[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刘路:最小的反革命
(博讯2004年2月02日)
    8岁那年,我上小学了,虽然是个混乱的年代,但老师多少也教几个字,记得语文课文内容都是些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的政治口号。但是老师教得很认真,并且反覆警告我们这几个字绝对不能写错、更不能乱写。说这话的时候老师的脸色就像父亲母亲一样的铁青。我就知道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搞不好又要吃包著耗子药的饺子,又要死掉。我吓得大哭起来,裤子也尿了。老师不知所措,只好把我送回家。

     回家以后,我坚决拒绝再去上学。农村的孩子上学晚,我在班上算是年龄最小的学生,父母无奈,就决定让我第二年再读。 (博讯 boxun.com)

    第二年我刚上学,我们学校就出了一件政治大案。比我的高一年级一个叫翠儿9岁的女孩被当成反革命抓起来了!

    当时的胶东国贫民穷,学校的办公费主要依靠学生勤工俭学,高年级的学生养猪种地,我们低年级的学生养兔子。为了给兔子提供食物,我们常常要在寒冷的冬天到野外去挖野菜。学生们连绵鞋都穿不上,更不用说戴手套了。一些聪明的学生就挖鼠洞逮老鼠,将老鼠皮剥下来做手套,鼠肉则烧著吃。那时人太穷,田里没有粮食可偷,连老鼠也又瘦又小,常常几个老鼠皮做不成一付手套。

    有一次,翠儿和小伙伴们捉到了一只又肥又大的老鼠,剥下皮来竟然可以做一只完整的手套,翠儿高兴极了,脱口说:「天大地大不如老鼠皮大。」

    当时有一首流行的革命歌曲,其中有两句歌词:「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翠儿一言既出,其他学生也跟著唱起篡改了歌词:「天大地大不如老鼠皮大,爹亲娘亲不如老鼠皮亲…….」因为新奇、有趣,被篡改的歌词一时流行校内外。

    这两句歌词传唱到我们班时,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唱。后来老师追查的时候,全班54名同学齐刷刷站起了53名,只有我一个人稳稳地坐著。其实,并不是只有9岁的我有多高的政治觉悟,而是那个深夜笼罩在心头的恐惧让我像小狗一样敏锐的嗅到了那两句篡改了的歌词的危险气味!

    翠儿最终被作为篡改歌词的原创作者当了最小的反革命分子,每当开批斗会,她都会跟著地主、富农、坏分子以及像我爷爷那样的「历史反革命」一起被押上台去接受群众批判。不同的是那些成年被批斗的对象都是五花大绑、在台下排山倒海的口号声中由两个年轻力壮的大汉两边夹著押上台去,翠儿则由一个大汉揪著头发脚不沾地提上台去。久而久之,翠儿的头发被揪光了,造反派们就提著她的衣领,有一次,我在露天的主席台下,亲眼看见她被衣襟勒地当场翻白眼昏死过去。

    1972年冬,大规模的批斗会不太开了,不少斗争对象都回了家。因为翠儿是现行反革命,她的父母和学校都不肯收留,翠儿流落街头。有一次,好像是年末,学校已经放了寒假,我护校时,在学校影壁后面见过她避雪,衣衫褴褛,像三毛一样飘零的几根头发,还有一双惊恐的小老鼠一样的眼睛。

    第二年,我们村里的人都没再见过她,她家里的人也没有找过她,这个小女孩从此无影无踪。她大约已经永远消失在那个让人恐惧的年代了吧。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