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共元勋,原中央常委张国焘的真面目
(博讯2004年5月08日)
    中共元勋,原中央常委张国焘,1897年出生,江西萍乡县人。北京大学学生。是中国最早接受、传播和投身共产主义运动的人之一。在中国最早的共产主义者中,中共元勋,原中央常委张国焘以为人厚道,有思想水平,极具组织能力和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著称。这四个特点决定了他坎坷不宁的人生路途和大起大落的党内经历。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了以反帝、反封建为旗帜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开启了中国革命的新篇章,为中共的建立和发展做了思想和组织上的准备。这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就是,中共元勋,原中央常委张国焘。 (博讯 boxun.com)

    1921年6-7月间,中国共产党先在上海后到浙江嘉定南湖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正式宣告成立。会议参加者有包括毛泽东在内的来自全国各地共产主义小组的代表共13人。中共一大的三位发起人是:陈独秀、李大钊和中共元勋,原中央常委张国焘张国焘。由于种种原因,在三位发起人之中,陈、李二人实际上未能参加这次会议(所谓陈、李在一大上如何如何,赞扬谁批评谁之说纯系子虚乌有,瞎编乱造)。一力召集、组织、主持并当选中共一大主席(君知否?中国共产党有史以来的第一位主席并不是毛主席,而是张主席。)的就是,时年仅24岁的张国焘。

    有人问,张国焘何德何能,凭什麽当一大主席?原因其实很简单:他是赫赫有名的五四运动领袖,北大三杰之一(北大三杰是指北京大学的两教授一学生:陈独秀、李大钊和张国焘),又是三位中共发起人之中唯一亲自参加一大会议的人。试问,有此人在,主持人和主席之位,可会作他人想?自然不会。张国焘当这个第一主席可以说是众望所归、顺理成章之事。若是换个不甚知名者,倒会是件怪事。

    若干年后,周恩来曾对中共元勋,原中央常委张国焘说:“这个党是你创建的,你不能离开啊!”

    在中共一大上,通过了党的纲领和章程,选出了党的三人核心领导。他们是:陈独秀(书记)、李达(宣传)和,张国焘(组织)。此后,张国焘长期担任中共核心领导成员。

    据史凭心而论,中国共产党创建人的名份,最当之无愧者应是张国焘。

    2、张国焘是中共早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人。

    1923年2月7日,张国焘主持和领导了震惊中外的京汉路矿工人大罢工。在党内主要负责组织和工运工作的张国焘,做了大量艰巨的发动和组织群众的工作。他深入一个个矿区和车站,向工人们宣传马列主义,建立工人俱乐部,再把这些俱乐部联合成工人协会以至总工会,从无到有地开创了中国工人运动。中国工运始于中共,中共工运始于张国焘。说他是中国工运第一人似不为过。中国工运史不应该忘记张国焘。

    1924年5月20日,张国焘被北洋军阀政府逮捕入狱,饱受摧残,几乎丧命。经全国各界呼吁救助,于同年12月25日获释。

    张国焘几次做为共产党的代表与孙中山洽谈国民革命和国共合作事宜。张国焘在此期间曾经赴苏联。是中共领导人中唯一见过列宁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与陈独秀的全盘照办不同,张国焘对共产国际关于国共合作的指示,“拥护国民党为中国革命的领导,甘做国民党的小伙计。”提出不同意见。不赞成放弃共产党独立地位,不赞成共产党员在组织上加入国民党。以后的历史业已证明他的不同意见是有道理的,是正确的。可在当时,他却屡屡遭到共产国际代表马林、鲍罗亭、米夫以及中共中央的批评,是中共历史上第一个(又一个第一)被戴上机会主义的帽子的人。因为,他竟敢对共产国际也就是斯大林的决定持异议。

    1927年8月1日,张国焘以中共中央特派代表身份,在江西南昌主持武装起义,打响中共武装斗争第一枪。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此诞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共产国际和陈独秀为首的中共中央已决定对国民党极右派的武装政变采取退让方针,并派张国焘前往南昌去阻止酝酿之中的共产党武装起义。假如张国焘是完全赞同和坚决执行退让方针的,那就不会有八一南昌起义了。但是,我们现在知道,张国焘其实从一开始就对国共合作的原则方针持有不同意见,而且主张对国民党右派的武装政变给予坚决反击。话如此说,在行动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他置共产国际和中共中央的决定和委派给他的使命于不顾,毅然维持和批准了起义计划,带头打响了反击蒋介石的第一枪。他还以第一领导人的身份参加和指挥了这次起义。彼时彼地,逆流而行,该需要多么大的政治勇气与主动精神啊!哪儿有一丁点儿被胁迫的影子?张国焘自己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一度被开除出中央政治局。历史毕竟不是戏说。事实终究胜于雄辩。而历史和事实都充分证明,张国焘在八一南昌起义中起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中国共产党人真应该庆幸,幸亏去南昌的是张国焘而不是陈独秀。对于用枪杆子打出了政权的中国共产党,带头打响第一枪的张国焘,功莫大焉!

    1928年,中共奉共产国际之命在苏召开中共第六次代表大会。是唯一在中国境外召开的党代表大会。这是中共党史上很有意思的一次大会。中共总书记陈独秀拒绝出席在苏联召开的这次大会。他对共产国际将第一次大革命失败的责任全归于他的做法不胜愤慨,“我有什麽错?我的错误就是不折不扣地执行了他们(指共产国际)的决策。”他是中共领袖中第一个尝到卸磨杀驴滋味的人。如果他真去了苏联,十有八九也会象其它一些儿子党首一样,消失在西伯利亚了。

    六大之后,张国焘被共产国际无限期留在苏联“学习”,纠正他的“机会主义倾向”。在这段时间,斯大林在留苏中国学生中物色和培植了对他俯首听命的王明、博古、张闻天、康生、陆定一等人来取代象张国焘这样“不听话”的中共第一代领导人。这些人在中共党史上被戏称为“28个布尔什维克”。

    1931年,张国焘返回中国。

    3、张国焘是中共鄂豫皖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的主要领导人和指挥员。

    1931年,刚从苏联回国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国焘受命担任中央军分会主席赴鄂豫皖根据地主持党政军全面工作。他和陈昌浩一起由顾顺章护送到武汉转车去根据地上任。顾在与他们二人分手之后即不慎被捕叛变。张国焘二人途中提前下车换道,让两头围捕的国民党军警扑空,机警地躲过一劫。其它许多中共要人就没那么幸运了。顾顺章叛变后,将中共组织人员和盘供出不算,还领着国民党军警四处搜捕和指认过去的同志。使多年积累的中共潜伏机关几乎全部被毁,大批党员被害。连周恩来都险遭毒手。周亲自带人将顾的在沪家属八人灭门而尽。成为当时轰动新闻。这是另话。

    张国焘到鄂豫皖后,根据地和军队的建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发展。张国焘将红军游击队加以整组,在湖北黄安县(即出了 233位解放军将领的著名将军之乡现红安县)七里坪建立了红四方面军。他慧眼识英,破格提拔当时仅为副军长的徐向前(解放军十大元帅之一)担任方面军总指挥,陈昌浩担任总政委。在张国焘的主持指挥下,红四方面军越战越强,根据地日益扩大。成为三大根据地和三支主力红军中发展最快最强的一支。红四方面军和鄂豫皖的老人们至今还记得“跟着张主席,天天打胜仗”的歌谣。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共史书只讲中央根据地和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如何如何,鄂豫皖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发展最辉煌的这个时期,却几乎只字不提。有些文献则大肆渲染鄂豫皖的所谓“滥杀”事件。实际上,共产国际指示的“肃反”“抓AB团”在各个根据地都有执行,绝非是张国焘辖下独有之现象。相比较毛泽东、周恩来在中央苏区以及贺龙、夏曦在湘鄂西的“滥杀”,张国焘在鄂豫皖真正是小巫见大巫了。唯独对张国焘隐善扬恶,有蓄意抹煞之嫌!

    4、长征中的“密电”之谜与“另立中央”。

    与中央根据地相同,鄂豫皖根据地也成功地打破了国民党军的多次围剿。与中央根据地不同的是,在国民党军堡垒战术的包围下,张国焘指挥着红四方面军不与绝对优势之敌正面硬拼,而是保存力量,跳到外线机动作战。其结果也截然不同。当三支主力红军在长征途中会师之时,红四方面军尚有兵强马壮的八万精兵。相比之下,中央红军只剩不足万人的残部(一、三、五军团都已折损过半,打残了。)。还有一个并非不重要的对比:国民党军方面指挥对湘鄂赣(即中央)根据地进行围剿的是陈诚,何应钦和蒋介石,是出了名的菜将和瞎指挥。而在鄂豫皖方面与张国焘交手的是李宗仁、白崇僖、卫立煌和郑洞国,是国民党军最为精明彪悍的几个将领。张国焘率部在绝对优势敌军的重重包围之中,不仅能全身而去,而且使强敌损兵折将。张国焘的卓越军事才能不仅受到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的衷心拥护和爱戴(这点在延安张身处逆境之时一再地显现出来),也使强敌屡屡失手,徒唤奈何。目中无人外号“小诸葛”的国军骁将白崇僖对输给占绝对优势的林彪部从不服气,唯独对屡战不下的弱旅张国焘部由衷赞佩,就很说明问题。有意思的是,中共党史不厌其繁地告诉我们,中央红军如何如何过五关斩六将,从八万大军打到懋功会师时少枪缺弹的近万残军。可是,这同一个党史却怎么也说不清楚,那支“执行张国焘错误路线”,屡屡败走麦城的红四方面军,怎么会在短短几年中在同样恶劣的敌重兵围剿下从小股游击队“败退”成为懋功会师时拥有炮兵连,机枪营和骑兵团的八万雄师!可以想见,这其中有多少比中央红军绝不逊色的艰辛、勇猛、精彩和辉煌都被有意识地掩盖和抹煞了。人们从这个党史中得知的红四方面军战斗历程,竟然就只剩下了“悲壮的西征”。

    这样的双重标准难道是公正的吗?这样的蓄意歪曲难道也是忠实于历史?

    1935年长征期间,就在三支红军主力合师一股的时刻,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所谓“另立中央”事件。因为这件事在中共党史上被铁口直断是张国焘的弥天大罪而且直接导致了他被批判整肃,本文有意对此略加分析。

    关于密电--据中共党史说,张国焘自峙兵多将广,想以武力将中央红军吃掉。那麽证据何在呢?据说中央派驻红四方面军左路军任参谋长的叶剑英(解放军十大元帅之一)亲眼看见了张国焘发给陈昌浩的一封密电(叶能看见的也算密电?),上称要对中央红军以“武力解决”云云。此事之所以称作“谜”,是因为除叶一人坚称有此电报之外,其它当事人(张国焘和陈昌浩)和在场者(朱德、刘伯承和徐向前)都不知道。连经手电文的机要局人员也没见过。空口无凭,查无实据,这事原本也就结束了。可偏偏有一个人要信它,而偏偏这个人又是中共新魁毛泽东。惊恐之下,他带着亲信率领的一、三军团连夜遁去。不仅未通告红四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的所谓兄弟红军,就连同属红一方面军的红五军团(起义投共的原国民党军赵博生、董振堂部)和红十二军都撇下了。研判此事真伪的一个重要佐证是:据徐向前在回忆录中透露,当天下午(也就是在叶剑英连夜飞马给毛泽东送信的若干小时之前),毛泽东就单独找他询问对红军分与合的看法。徐表明了宜合不宜分的态度。毛没再说什麽就走了。当夜,毛泽东即分兵不告而去。这个情况非常重要!它说明了,毛是先有“分”的念头而后有所谓张要“动武”的电报的。这就不能不使人对所谓毛泽东只是在听了叶的报信之后才仓惶决定带队出走的说法产生严重怀疑。后人曾问其故,毛答曰,有人打电报要武力解决我们,岂能坐以待毙?用一份其实莫须有的电报为自己不怎么光彩的行为正了名。还借此扳倒了资历声望均在自己之上的张国焘。反观张国焘,顾全大局,忍辱负重以致为奸计所算。真是应了那句话:人太厚道了吃大亏!尔后毛说:“吕端大事不糊涂。”叶剑英得以挂尾当上了元帅。这位“不糊涂”的叶元帅究竟是奉命行事栽赃,还是投机取巧押对了宝。反正他是直到死也没能拿出经得起核查的人证物证来,而“明察秋毫”的毛主席几十年来就从未对这个如此不清不楚的大案做一丁点儿查证核实。果真是一笔无法查清的糊涂帐吗?非也!二位当局者其实明白的很,只是不能说而已。而众多的旁观者也未必不是心知肚明,为尊者讳不敢说吧。今天客观的评价所有相关史料,我敢说,这个所谓“密电”事件根本是一起毫无根据的政治栽赃陷害。

    人具有两重性。为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立下过丰功伟绩的伟人毛泽东,也是玩弄阴谋权术的小人。毛泽东的‘阳谋’得逞,此后一发而不可收。终于有了后来“引蛇出洞”的反右,有了两次庐山会议上的彭德怀和林彪。可是,搞阴谋是双刃剑。也会自伤。夜路走多终见鬼!信用小人要上当!当初助毛搞阴谋扳倒张国焘的叶剑英,后来又搞阴谋助邓扳倒了毛泽东临终托付他扶助的华国锋。真是成也叶剑英,败也叶剑英。算是报应。

    关于另立中央--第二天发现毛中央不知去向,发电联络又不回答。随即召开的红军高干联席会议上群情激忿,包括红五军团和红十二军(属红一方面军建制)的干部都纷纷指责毛中央这样做太不象话,是分裂行为,没资格再领导、、、、、、 会议结果推选了张国焘、朱德、刘伯承等人组成了新临时中央。这就是中共党史上著名的“另立中央”事件。此后在共产国际的调解下,毛中央做了检讨,新中央亦宣告取消。暂时压下了矛盾,重又合兵一处,继续长征。这其中还有一个插曲,当红四方面军的前卫部队请示是否追击时,张国焘和陈昌浩没有同意(有一说是徐向前阻拦,可是当家作主的并不是他,又岂能算在他的帐上?)。设想,假如张、陈真有武力解决之心,岂会放弃这天赐良机?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假如张、陈确有动武之意,那麽中共和整个中国的历史就会是另一种样子了。可实际发生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唯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张、陈其实压根儿就没有动武意图。搞分裂的始作俑者其实是毛泽东。而他却倒打一耙,嫁祸于张国焘。就连中央派的朱德和刘伯承等人也因在“临时中央”榜上有名而受到牵连,长期被猜疑、虚置和监督使用。

    关于南下逃跑--张国焘的罪状之一是南下逃跑。这个指责也是十分的牵强可笑。当时的局面是整个中共及其红军都在进行战略转移,换句话也就是逃跑的过程中。领袖们在大军四面围堵的恶劣环境下对行进方向有不同意见极为正常。说向南是逃跑,向北就不是,岂不荒唐?其实,当时共产国际也是提了三个方案:一是向西去新疆,尔后退入苏联境内;二是向北去内蒙,伺机经由外蒙(当时尚未独立)退入苏联境内;第三是向南在川北一带寻机建立和发展新的根据地,在中国国内坚持斗争。任何人都能看出,在这三个方案之中,南下倒是个最不具逃跑意义的方案!据此对张国焘冠之以逃跑主义罪名,实在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伎俩而已。至于张国焘为什麽不愿向西向北而是要坚持南下?在他的潜意识中是不是还有不想去苏联再过那种寄人篱下的流亡生活的一层意思?毕竟,他在那里有过几年并不愉快的经历。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

    当张国焘最终放弃南下,回兵与毛合为一股时,他的政治末日就不远了。毛中央任命他为红军总政委,实际上剥夺了他的兵权。而后又将尾大不掉的红四方面军拆成东路军和西路军两部分(注意:此举不但犯兵家之大忌,而且与毛的寻常用兵之道相勃。)。更将红四方面军的主力做为西路军派过黄河,孤军深入到敌优势骑兵驻守的祁连山一带,致使全军覆没。号称用兵如神的毛泽东居然干这种自杀式的蠢事,不是十分奇怪吗?张国焘眼见自己历尽艰辛从鄂豫皖带出来的数万精兵转手之后竞遭此噩运,心中到底会做何想法?是痛惜?是愤怒?是悔恨?还是兼而有之?我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不容质疑:红四方面军主力的丧师发生在毛泽东从张国焘手中取走指挥权从而号令全军之后而非之前!承担这个责任的自然应该是毛泽东。把责任强加给根本无辜的张国焘是不公平和别有用心的。

    5、延安整风和出走脱党。

    1936年,红军长征到达陕西省北部的陕甘宁根据地。中共中央驻扎于延安。西安事变获得和平解决之后,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根据地改名叫陕甘宁边区。此时的张国焘已无任何实权,只担任一个边区政府主席的虚职。同是虚职,张国焘和朱德还不一样。他是被打入另册,必欲除之而后快的人。胜券在握的毛泽东,以“整风”名义组织了对张国焘的围攻。大会批,小会斗。无数的罪名和帽子扣在他头上。张国焘先是痛苦不堪,继尔心灰意懒。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迫使他最终下决心出走的事:早在苏联就企图排挤和取代张国焘等人的“28个布尔什维克”的首领王明从苏回国。在新疆经停时,便迫不及待地下令枪杀了张国焘手下的三位红四方面军的高级干部,罪名是“托派”、“反革命”。唇亡齿寒,这是压断骆驼背的最后一根草!

    1938年4月5日,张国焘在赴陕西中部县祭扫黄帝陵之后,掉头而去。尔后在武汉发表了他的退党声明,言辞充满了理想幻灭的沉痛:“这个共产党已经不是我毕生向往和为之浴血奋斗的那个党了!”。

    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张国焘就这样永远脱离了他一手创建的党,再没回头。

    张国焘被逼出走之后,毛泽东做了一件还算是仁义之举:他将张国焘的妻子杨子烈(1921年建党时期的老资格党员)礼送出陕甘宁边区,让他们夫妻父子团聚。

    张国焘的晚年在加拿大度过,夫妻融融。含饴弄孙,得以善终。

    后记--研读过中共党史的人,必定会对中共对待自己人的凶残和恶毒不胜惊谔。在历次肃反中丧生者不计其数,这里且不说它。单看中共如何对待陈独秀、张国焘等前领袖们就可明白。这些人是中共大业从无到有的开创者,对中共可说是有天大功劳(起码也有大苦劳)。可是中共的后任掌权者对这些革命先驱们是即不“饮水思源”,更不“涌泉相报”。而是批倒斗臭,赶尽杀绝。活着的是“机会主义”,死了的要“永远开除”。共产党从来容不得不同意见。共产党太擅长制造冤案。中共元勋张国焘没有被艰难困苦的对敌斗争压倒,也没有被九死一生的铁窗炼狱压倒,却被中共残酷无情的内部斗争所压倒了。 真是令人感慨系之。仔细地分析张国焘的每个“罪名”,尽可能地收集和对照各方参与者的记录和反应。我发现这些所谓的“罪名”,竟然没有一个拿的出充分的证据以证明其真实和成立。就是所谓“叛党”之说,其实也是站不住脚的:1、中共一大以来的历届党章都规定,党员有加入和退出共产党的自由。即有自由,何谓叛党?2、张国焘是担任过抗日联合政府的参议员(周恩来、董必武等也是)。但没有任何证据(传闻不算)证明张国焘参加国民党或做过类似顾顺章那样的事。3、各种证据均表明,张国焘是被逼出走的。若不出走,绝无善终(善终者,非被整死是也)。他不走,即便不死于延安,也一定活不过文化大革命。不信?请看一看陈昌浩的下场。

    一个居功至伟、又无大错的中国共产党创建人和元勋,为何竞遭受如此陷害和虐待,以至在本党本国之广大地界,竟然没有他的立锥之地而致终老异域?威望太高、功劳太大且兵权在握结果反尔招致杀身大祸者如汉韩信、宋岳飞、明袁崇焕者,都说是封建专制时代的悲剧,早已成为过去。那麽张国焘的悲剧又是什麽?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为把最高权力据为私有常常是什麽事都干的出来的!此其一例!

    这只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历史侧面,但却是很有代表性和延续性的侧面。中国共产党,你究竟是什麽?是大公无私的无产阶级先锋队?还是变着法将政权当做一党一己私有财产的畸种怪胎?        

    本文力图用各方面史料,剔除一切诬蔑不实之词,还原一个比较真实的张国焘。以作为对中共建党80年来为中国人民奋斗过和牺牲了的无数仁人志士们的纪念!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国焘被冻死
  • 张国焘成功逃出中共统治区后与陈独秀见面
  • 陆文:张国焘逃离陕甘宁边区之原因
  • 张国焘叛逃后的生活
  • 自由是最好的:张国焘是人民解放军的主要创建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