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盛世才:从南京到新疆(图)
(博讯2005年5月12日)
    
盛世才:从南京到新疆

     我於民國十八年六月間離開全國政治中心的首都南京,遠去荒涼的塞外新疆的動機有兩個:

     第一個動機是為了開發邊疆,建設邊疆和鞏固邊疆;

     第二個動機是為了新疆接近蘇俄,有機會看看第一個社會共產主議國家的實際情形。因為當時我也是一個被馬克思主義錯误理论所迷惑的青年人之一,所以极願看看根據馬克思主義理論建設蘇俄的實際情形如何?以及所謂世界革命導師的斯大林是怎樣的領導世界革命?以便決定我一生的信仰。

     所以說,動機雖然是兩個,而願望只有一個,那就是使我能够就近看看蘇俄的一切實際情形,以決定我一生的信仰,那麼結果是如何呢?我的回答是寶山未空入,收穫是非常的豐富而輝煌的。就大的項目說來,那就是:

     第一、我以六大政策的親蘇政策應付蘇俄,才能够始終的保障了中國西北邊陲廣大領土的完整(新疆佔整個中國領土六分之一);

     第二、我憑藉蘇俄紅軍的援助,消滅了受日本法西斯軍閥指使的馬仲英的侵略力量,粉碎了馬仲英企圖在新疆建立「回教國」的野心,並打擊了日本法西斯軍閥們,利用馬仲英建立「回教國」以封鎖中國西北國際交通路線,以便更易於吞併中國的企圖;

     第三、就是在我和斯大林和毛澤東的十年直接鬪爭中,使我澈底認識清了蘇俄的實際情形。什麼實際情形呢?那就是在各期五年計劃中,軍事建設雖然有進步,但由於馬克思主義缺少了一個建設社會主義國家的藍圖,所以工業生產力和農業生產力始終是落後的;而更由於農業生產的始終歉收,導致每年有許多人民死於飢餓,使我眞實的認識了斯大林領導世界革命政治總路線是錯盏摹?

    

     斯大林不知道用馬克思主義理論以爭取馬克思主義在全世界的勝利,而對新疆抱有領土野心,於是使新疆的對蘇政策,由親蘇而反蘇;使我的思想由信仰馬克思主義而信仰三民主義,也就是把三民主義理論,特別是把三民主義哲學基礎的「民生哲學」的正確理論,作為我一生的信仰。同時,由於蘇俄和共匪,仍然繼續不斷的,對新疆實行滲透顛覆工作。於是我終於民國卅一年(一九四二)十月五日,向斯大林攤牌,要求蘇俄駐哈密的紅軍,及探採錫礦人員,並所有各機關的蘇俄顧問、專家們,各部隊裡的教官們,一律限期在三個月內離開新疆。雖然在開始時斯大林對於新疆的這一要求的反應是驕悍蠻橫,而不加理睬;接着又由蘇俄的外交部、國防部加上斯大林自己等三方面以太極拳的方式來敷衍新疆,但最終斯大林在新疆的强硬交涉下——新疆挑選了各民族壯丁,進行組織十萬游擊隊,和廸化日夜挖掘防空洞以表示不惜一戰的決心,並利用反間諜工作,使蘇俄廸化總領事普式根認為交涉再拖延下去,是可怕的——完全接受了新疆的要求。於是新疆人民勝利了,於是斯大林對新疆的十年夢想,一旦付諸流水!

     假如當時斯大林能够閉門反省思過時,以斯大林的過人聰明,自然會理解到他領導世界革命在原則上所犯的錯誤是在什麼地方了。惜乎斯大林自命不凡,不肯反省思過,乃至死不悟。

     民國十八年,雲南和四川兩省,都有意請我到他們那邊去辦教育,卽充當講武堂教育長。因為滇川兩省在人事方面,都與我有些淵源,當時假如新疆去不成時,可能到滇川兩省去。

     我與雲南的淵源來說,我過去是由廣東省韶關滇軍講武堂分校畢業的,當時的校長就是粵贛湘邊防督辦李印泉(根源)兼充的。如果我到那邊去,自然有很多的雲南講武堂同學,在作事方面不僅方便,且當無寂寞之感。

     至於我與四川方面,亦有淵源。過去當民國十一年奉直兩軍尚未展開大戰的時候,東北當局為了爭取四川方面劉湘,和長江上游總司令孫傳芳兩方面的合作,預期獲得勝利起見,乃由第二旅張漢卿(學良)和第六旅郭茂辰(松齡)兩旅長,向當局推薦我到重慶方面聯絡劉湘,和宣昌方面聯絡孫傳芳;不過主要的是聯絡四川劉湘,因為過去郭茂辰將軍服務四川時,和劉湘是老同事。

     在臨去四川前,由張漢卿旅長帶我進帥府,晉謁張雨帥(張作霖字雨亭)請示機宜,當時是在張雨帥臥房見面的,張雨帥坐在一張大牀上,到牀前我向雨帥行禮後,雨帥卽命我坐下;當時在牀前僅有一把椅子,我看了看張漢公,於是雨帥說:「教他站着,你坐下!」我不得已坐下了。雨帥就說:「你是郭茂辰的學生?」我說:「是的。」然後雨帥說:「你這次去的任務是很重大的,所有應該對你說的話,你們旅長已經和你說過了。不過路程遙遠,沿途不好走時,不要勉强,如不好走,你就回來,不要冒險前去!」張雨帥說最後的幾句話,眞是猶如家人父子一樣的親切,乃使人雖冒險亦必須前去。

     張雨帥面目清秀,對人親切,是北方人而南相,身材短小而精悍;惜乎他的思想跟不上時代,假使有學識的話,則其一生事業當更為輝煌。古人說,人之一生,蓋棺論定,由日本軍閥定要在皇姑屯把他炸死一事看來,可以充分證明,他乃是一個保衛東北國土和主權完整的民族英雄。

     我辭別了張漢卿和郭茂辰兩旅長,卽行動身赴四川。迨抵達宜昌時,前往晉謁孫馨帥(孫傳芳字馨遠),孫對待我甚親切,有禮貌。談話之間,他認為四川對大局有舉足輕重之勢;我當時亦恭維他,並說宜昌地位重要。隨後我到重慶,與劉湘晤面後,彼此相談甚為融洽。他表示甚重視我的前來,因為四川地廣人衆,古時雖係天府之國,但當時四川的局面,乃係羣雄割據,對內不易統一,亦不易發展,只有向外發展之一途。我在重慶住月餘(住康局長公館),待雙方商談各事,大致成功,而劉湘卽派一張代表赴奉,與我同行。我在重慶住的時間內,因為劉湘時常請客,使我和四川各將領常有晤面的機會,如參謀長王方舟,司令楊子惠(森),軍長熊錦帆(克武)等,以及其他各將領們。這就是我以後計劃到四川去時,在人事方面的淵源。

     迨我離開重慶抵達宜昌後,知奉軍敗退,時局大變。同時,使我最感到奇怪的,乃是四川張代表不知去向。當時我認為情勢有些不對,乃去總部見孫馨帥,但門房說孫總司令有病不見客,而孫之部屬對我亦冷落異常,不像我來時那樣的有禮貌,於是不得已,我就找王副官長,與王見面後請他報告孫馨帥,就說我有要事,一定要向馨帥當面報告。王說「好吧,因為總司令有病,看他見不見你。」王回來說請代表到上邊客廳坐。我進去坐有五分鐘,孫馨帥就進來了,他問我:「有什麼事?請說!」我當時看情形不對,乃說此次奉軍不幸打了敗仗,但是東北乃進可戰,退可守的地方,而直軍祇能够追到山海關為止。方今天下大勢,乃正是各方面羣雄逐鹿中原的時候,以馨帥的學養、名望,將來亦是逐鹿中原之一人。東北地大物博,兵强馬壯,凡有意逐鹿中原之人,將來借重東北的地方尚多,也就是借重張雨帥的地方尚多。談到此處,我看孫馨帥已把古板而冷酷的面孔,一變而為和顏悅色了,他問:「你是什麼學校畢業的?」我說:「我是上海吳淞中國公學專門部政治經濟科畢業,畢業後又留學日本,在留學期間由東北遼寧省同鄉會選舉我回國爭青島交涉,又參加上海全國學生聯合總會;後來我又棄文學武,考入廣東省韶州雲南講武堂分校,當時的校長是粵贛湘邊防督辦李根源兼充的,我是李根源的學生。」他說:「你是文武雙全之才。」我說:「不敢當。」他又問:「你還有什麼話說?」我說:「以我個人來說雖然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但由於我是張雨帥的代表,所謂我個人事小,而得罪張雨師之事大。在中國多事之秋,正由於馨帥是有志於天下事,似更無得罪張雨帥的必要。」談到此處,馨帥對我的態度就更覺親切了,於是他說:「好了,你回去休息吧,要少出門,我負責保險把你平安的送到上海。我要安排安徘,你明天晚間動身。」第二天晚八時,來人請我到總部去,我到總部門房時,就遇到馨帥的一個參謀,他說他奉命把代表送到船上去,我說要向總司令辭行,這參謀說總司令說過不必辭行,我們要趕快上船去。於是我們坐上汽車,放下車簾子就走。這參謀把我送到一艘日本船上,而日本船長又把我位置在船長室內,就開向漢口去。到漢口後,曾有蕭耀南的軍隊上船檢查,但並未檢查船長室。待檢查後,船長說尚需要換船,我謝謝船長,於是又把我送上個開往上海的日本船上,仍然住在船長室內。到上海後,又買去天津的船票,到天津下船,轉道山海關,始知道張郭兩旅長正由前線向山海關退却中。於是我就先回到瀋陽等候他們。以上就是我與四川的一段淵源。

     當時(民國十八年)新疆省主席金樹仁,曾派有代表魯秘書長效祖在南京辦事,新疆是我最希望去的理想地方,於是經國民政府秘書彭昭賢向魯代表介紹我去新疆。我和魯代表晤面後,彼此相談甚好,魯認為我是一個理想的軍事家,如去新疆,則將來定大有造於新疆。於是魯乃特電金主席,並將我的簡明履歷在電文中敍明,向金主席介紹我到新疆去。魯認為當時的新疆乃正當整軍經武之際,而金一定會歡迎我去;但結果是被金拒聘——金認為只要聘請一位初級軍事人才就可以,不必聘請由日本陸大畢業的高等軍事人才,致無法位置。魯接電後很生氣,於是乃向金辭職,請另派賢能。而金是很知道魯的為人,於是不僅回電慰留,而且遵照魯的意見聘請我到新疆去,於是拒聘的一場波折乃告平息。當一切都決定後,我乃一面準備去新疆,一面卽向參謀本部請長假,偕眷於民國十八年六月間離開南京。當我正和魯代表準備動身時,蘇俄和東北有了戰爭,西伯利亞鐵路不通車,我乃等候了一年多,直等到十九年雙十節,我才偕眷和魯代表坐西伯利亞鐵路火車,經蘇俄到新疆塔城,然後由塔城坐汽車到達迪化。

     到迪化後,我和魯代表一同晉謁金督辦,金督辦乃命我以上校參謀名義,代理新疆邊防督辦公署參謀處主任,後又升充參謀處少將主任。

    以上《从南京到新疆》,是以《传记文学》总第99號(1970年)同名内容全文光盘版文本为发布底本;收入析世鉴时,由HGC另行配图一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