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甲午海战中方伯谦临阵退缩被斩原是冤案
(博讯2006年6月23日)
    (博讯编者按:博讯在2000年曾收到方伯谦的孙女从英国发来的文章,大意是其祖父被冤枉。据称已经向中国有关方面反映多次。博讯早期的文稿文件管理零碎,至今没有找到该稿件。)
    
     作者: psz4838 和讯 (博讯 boxun.com)

    
    在中日甲午海战中,中方北洋水师济远号装甲巡洋舰管带(舰长)方伯谦,是唯一参加过两次甲午海战的管带。光绪20年(1894)6月23日的丰岛海战,济远舰以一敌三,管带方伯谦曾得到清廷的传旨嘉奖。但是,同年8月18日的黄海海战(大东沟海战)后,济远舰管带方伯谦却以逃军罪被杀。200多年来,人们一直沿袭当年清廷的说法,把方伯谦定位为贪生怕死,临阵脱逃的国家败类。甚至把他说成是北洋水师在黄海海战中战败的罪魁祸首,殊不知这都上了李鸿章、丁汝昌的当。因为纵观甲午海战的历史档案和资料,稍有头脑之人,略加分析,便可得出这样的结论:方伯谦案纯属冤案。
    
    首先,处决方伯谦的过程本身就带有蹊跷:
    
    光绪20年(1894)8月25日清晨5时,方伯谦在旅顺口黄金山脚下被处决,宣布的三条罪状是方伯谦在大东沟海战中“临阵退缩,首先逃回”,“牵乱船伍”,“撞伤扬威”。没有审讯,没有调查取证,没有本人口供和画押,没有任何证据就突然宣布死刑并且立即行刑,甚至连刽子手也不敢使用(唯恐遭到主管官吏的诘问),丁汝昌便急命亲兵将方伯谦上衣剥净,拔出自己的佩刀交亲兵去执行斩刑。方伯谦是副将,在武臣中属高级官员。如此处决一员副将,实为明清以来所仅见。
    
    第二,从当时的有关电稿看,方伯谦案属李鸿章和丁汝昌联袂制造:
    
    1、光绪20年(1894)8月20日丑刻,济远舰打完了海战回到旅顺,方伯谦上岸后即向水陆营务总办龚照玙叙述了海战的大致经过和舰队损失信况,并报告了济远号人员军舰伤损情况。龚照玙于卯时致电李鸿章,紧急报告了这条最初的关于大东沟海战和济远号人舰伤损状况的消息,这是海战后的第一封加急电报:
    
    “旅顺龚照玙效卯急电:丑刻,济远回旅,据称,昨上午十一点钟,我军十一舰在大东沟外遇日船十二只,彼此开炮,先将彼队冲散,但见击沉敌船四只,我军定远头桅折,致远被沉,来远、平远、超勇、扬威四舰时已不见。该轮阵亡七人,伤处甚多,船头裂漏水,炮均不能放,驶回修理,余船仍在交战等语,刻下胜负不知,候有确闻再续禀云。”
    
    “效卯急电”尽管是龚照玙简单转述方伯谦报告的海战情况,却清楚地告诉了三个事实:(1)开战不久,定远头桅折;(2)济远参战在3小时以上;(3)济远舰受了重伤,炮械全部毁坏,丧失了继续作战的能力。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李鸿章收到效卯急电后,没有按常规立即上奏光绪皇帝,而是进行了蓄意扣押。
    
    2、光绪20年(1894)8月20日中午,李鸿章接到了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的战况:
    
    “丁汝昌旅顺效巳电:昨日在大东沟外,十二点与日船开仗,五点半停战。我军“致远”沉,“经远”火,或“超勇”或“杨威”一火一驶山边,烟雾中望不分明,刻暂定远、镇远、靖远、来远、平远、广甲、广丙、镇中、镇南并两雷艇回旅,尚有两艇未回,济远亦回旅。当然时,我军先十船,因平、丙、中、南四船在港护运未赶上,后该船均到助战。日军十一舰,各员均见击沉彼三船。日船快,炮亦快,且多,对阵时,彼或夹攻,或围绕,其失火被沉者,皆由敌炮轰毁。我军各船伤亡并各船受伤轻重速查再电禀云。鸿查比战甚恶,饬将各船被击伤损处赶紧入坞修理,并防日船深入。未回者设法寻觅。请代奏。”
    
    丁汝昌在效巳电中,正确的指出了失利的部分原因:“日船快,炮亦快,且多。对阵时,彼或夹攻,或围绕,其失火被沉者,皆由敌炮轰毁”。这里应该注意的事,电文中没有一字涉及方伯谦逃跑问题。此时天津、旅顺间尚有数封电报往来,也无片语只字提及济远舰逃回。而且,李鸿章上奏此电时,仍没有附奏效卯急电。
    
    3、光绪20年(1894)8月20日申刻,李鸿章所寄丁汝昌回电文中称“此战甚恶,何以方伯谦先回”,并有“我为汝危之”等警告。第二天丁汝昌即致电李鸿章,称伤请假,一为抵挡舆论压力,二为秘密准备海战报告。
    
    4、光绪20年(1894)8月23日,在李鸿章的授意下,丁汝昌的海战报告出笼。报告中隐去了敌强我弱,北洋舰队开战伊始直至终战没有统一指挥这两个主要致败原因,一反效巳电所云,突然提出济远舰首先逃回问题,并且把战败责任全部推到方伯谦头上。报告诬称:“当酣战时,自致远冲锋击沉后,济远管带方伯谦首先逃回,各船观望星散,日船分队追赶济远不及,折回将经远拦截击沉……扬威舱内火起,又为济远拦腰碰坏,亦驶至浅处焚没……乃济远首先退避,将队伍牵乱,广甲随逃,若不严行参办,将来无以警效尤而期振作”。李鸿章接电后,立即转译署并乞代奏,并在文中加上:“实属临阵退缩,应请旨将该副将即行正法,以肃军纪”之语。至此,方伯谦必死无疑了。
    
    5、依照黄海海战中致远、经远的沉没时间、济远返港时间和海战终止时间等情况分析,方伯谦不仅无罪,反而是始终拖住日本联合舰队的精华——第一游击队的功臣。结论必然是济远没有在致远沉没后首先逃走,该舰与主力是同时脱离日舰,终止战斗行动的。
    
    根据以上情况,所谓方伯谦临阵退缩纯属丁汝昌在李鸿章授意下制造的一起冤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丁、李二人自己开脱罪责,同时也是在为光绪帝和慈禧太后开脱罪责。黄海海战使北洋水师受到重创,如果要追究责任,首先要追究丁、李,因为一个在前线指挥,一个在后方部署。正因为有了方伯谦的临阵退缩当挡箭牌,才使此二人避过了一场大难,仅受到一点“薄惩”而已。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日甲午黄海海战经过(博讯寻找方伯谦之孙)(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