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安事件真相》第十二章 西北地区的内战是如何停止的?/陈守中
(博讯2006年10月24日)
     不少人不认真的探究引发每件事的真正原因,仅仅将不同原因所引发的事串联起来,想当然的认为後面的事,是前面的事引起的,得出西安事变使中国停止了内战的结论。让我们认真的察考一下,西北地区的内战是如何停止的?

一、蒋何时 "放弃剿共政策"的

     早在中共退出当时南京中央政府心脏地区江西,不再构成南京中央政府心腹大患後,南京中央政府就主动与中共谈和,希望尽快结束内战,用和平的方法,实现全国统一,以能集中全国力量,一致对外。甚至还有这么一种说法:"蒋介石和共产党早就在进行秘密和谈,双方都把张学良蒙在鼓里;张氏发动西安事变,到头来只成了两党谈判的筹码,白白作了牺牲。"尽管此说法(後面的结论)值得商榷,但此说法所依据的事实:"蒋介石和共产党早就在进行秘密和谈",却千真万确,即早在西安事变前,蒋就放弃"剿共政策",改用与中共和谈,以和平的方法,解决国内问题的政策了。可见所谓西安事变才使蒋放弃"剿共政策"不是事实。且蒋早在西安事变前的和谈条件就已相当宽松,既不要中共改制、改编,更不要中共投降,如一九三六年一月三日,邓文仪赶回莫斯科,找中共谈判,邓文仪根据蒋公的指示,向中共提出:"蒋先生知道红军没有军事装备和食品,南京政府可提供一批军事装备与食品给红军…… 。红军到内蒙去参加抗日斗争,因为南京政府军队主要的军事行动在长江流域。"[注5]随后南京政府又提出给中共靠近外蒙的五个富裕县作据点。且不要中共改制、改编。这样既让中共有固定的地盘;又可让中共背靠苏联,从苏联取得武器装备等援助,使中共失去以 "打通国际路线"[注5]为由,而挑动内战的藉口,均为中共所拒绝。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六月二十八日,致彭德怀电:"南京以铁道部次长曾养甫出面答复我们的信已收到,满纸联合抗日,实则拒绝我们的条件,希望红军出察绥外蒙边境,导火日苏战争。"[见《毛泽东年谱(上)》(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554页]再次拒绝议和。清楚的表明南京中央政府早就想尽一切方法,结束内战,以能一致对外。且想方没法,把日本这股战争祸水引走,使中国免於战祸,减轻战争给同胞带来的苦难;将战火外引,以夷制夷,趁日本精疲力尽之时,收回东北三省。

     中共与张学良却妄顾国家民族存亡,在抗日反内战的幌子下,妄图分裂国家,据西北称雄,即"我们(中共)所希望的地区为青海、甘西、宁夏至绥远一带,我们除加紧与蒋介石进行谈判,求得在一般基础上要求他们承认划出红军所希望的防地外,还需须解决一个具体作战问题,因为即使蒋承认红军占领这个地带(这个可能是极大的)。也不见得能使这一地带的土著统治者自动让出其防地(这个可能是很小的)。这一地带布满着为目前红军技术条件所不能克服的许多坚固的城池,堡垒及围寨,需苏联确实替我们解决飞机、大炮攻取之。"[注59]

     南京中央政府若听任中共如此妄为,何以面对西北地方政府,不得不千里赴戎机,派中央军入陕,维护西北地区的安宁。所谓剿共,实际上是被迫用武力维护人民正常生活秩序,完全是被迫的,任何政府,只要有叛乱,就会被迫平乱,可以说是本能的反应,根本就不存在放弃的问题。蒋公为了应付中共这一轮叛乱,计划从东、南、西三方,将红军赶到外蒙边境去,以平息中共在甘宁挑动的内战。十月下旬蒋介石对冯玉祥说,关于同中共关系问题,他已考虑很久。问题主要有三点:(1)"人的问题,这好解决,从前大家在一桌子吃饭,一屋子开会,现在变成对打的冤家,如妥协成功,仍一起对外,并无不可。"(2)党的问题,"这好办,待我们实行宪政,各党派都可参政,共党当然不能例外。"(3)军队问题,这是最不易解决的问题,谁敢去领导他们的军队呢?何况现在他们不答应改编,我想还是送他们到外蒙古去吧!并希望冯玉祥和其他人能够想到办法,使红军"能够服从统一与服从领导"。可见并不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是西安事变才使蒋介石放弃剿共,而是早在西安事变前,蒋公就极积谋求与中共言和,也没有要将中共崭尽杀绝。只是在中共坚持要在西北挑动内乱的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不得不想法从东、南、西面,将红军赶到外蒙边境去,以维护西北地区的安宁。

二、反内战伪装下的叛乱

     张学良煞有介事的宣称:"我们的枪,不是打中国人的,不是打任何中国人的,我们的枪,所有中国人的枪,都是打日本帝国主义的。"[注3]"我一听打内战我就难过,我就是要中国停战,不要打仗。 我实在是反对内战,反对透了。" "自己同胞相互屠杀,而有为有志之青年,多为牺牲,大伤国家元气,衷心时为忏悔。"气壮山河以 "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为名,发动西安事变,令人吃惊的是,他们成功的发动西安事变後的真实行动,不但不是 "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而且 "要求红军与他们共同行动,首先打击胡宗南"[注4],并命令已在华北抗日前线的万福麟军,枪口转内,南下夺取中央政府控制的郑州[注3,7],命令炮兵旅旅长黄永安,攻取中央政府控制的洛阳[注3],命令于学忠军攻占中央政府控制的兰州。[注3]

     西安事变第二天,即十二月十三日,毛、周致电张、杨:确占兰州、汉中两战略要点及隔离甘肃蒋军。红军以主力进至海原、固原地区,以有力一部尾随胡宗南於豫旺地区策应。

     十二月十四日,毛致电宋时轮、宋任穷、谢嵩、甘渭汉并致彭德怀:立即集中二十军向灵武前进,占领灵武附近地区,扩红筹款,声言渡河。同日又致电彭德怀:野战军应开至西峰镇。

     十二月十五日,毛致电彭德怀、任弼时:我军仍应向西峰镇方向行动。

     十二月十六日,毛致电彭德怀、任弼时:应立即向延安出动,以十至十二天到达延安。

     十二月十七日,毛致电彭德怀、任弼时:部队到保安、安塞後,应调换一方面军先行,首先攻克当地民团驻守之延安、甘泉两城,将延安飞机场占领。

     十二月十八日,毛致电彭德怀、任弼时:如友方同意,我军第一步出至西峰镇,第二步出至泾川、长武,以便求得以後或出河南或出长安,如在甘兰作战则我军可不经延安多走几天路,否则仍在西安集中,野战军明後两日在原地待命。

     十二月十九日,毛致电彭德怀、任弼时:八十一师、二十八军立即开延安,分别限本月二十九日和一月二日到达。同日电令彭、任:野战军到达曲子后,分数个梯队,沿马路直下,以急行军直达长武待命,愈快愈好。

     十二月二十一日,毛致电彭、任,催促八十一师速向延安开动,万不可缓。三十二军速开大水坑、惠安堡接替二十八军。

     十二月二十二日,毛致电周恩来:红军正在向南急进,二十天内准可集中咸阳。罗炳辉、肖劲光、谢嵩三部箝制胡宗南,必要时宋时轮部亦加入。陕北苏区均恢复,瓦窑堡、延川、延长、延安四城均入我手。如甘(泉)鄜(县)(注:即今富县)亦入我手,则苏区扩大巩固。

     中共一方面暗中攻城略地,另一方面又不愿脱下"假抗日,真叛乱"的面具,於二十三日晚中共中央给张回电,仍拒绝张学良一再苦苦请中共公开三位一体的恳求。[注47]中共如此不卖张的账,不能不使张做更多的联想:中共封他的政府首席,联军总司令权威何在?中共有甚么难言之隐?苏联如此严厉的谴责他,是不 是真的像中共向他解释的那样,仅仅是为了"应付外交"?若无苏联的援助,即使中央军撤至潼关以东,张学良也无法在贫脊的西北立足,使张对据西北称雄完全失去信心,转而全力为自己留後路,主张尽快无条件释蒋。

     但中共仍未完全放弃一切制造混乱,以便乘乱夺权的机会,仍於十二月二十四日晚电张学良,鼓吹:"只要打几个胜仗,就可奠定胜利基础。"[注27]阻挠张尽快无条件释蒋,但张学良因盼不到俄援,无法在西北立足,只得重新投靠南京,要重新投靠南京,亲自送蒋回南京,成了张重新投靠南京的"投门状",已决心重新投靠南京的张学良,怎会为中共火中取栗呢?当然不会理会中共的"只要打几个胜仗,就可奠定胜利基础"的指示,张甚至避开中共,於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四时,"私做主张"[注72],"一人作主"[注73],送蒋公回洛阳,西安事变落幕。

    三、西安事变虽落幕,毛泽东仍未放弃挑动内乱

     西安事变落幕後,毛泽东仍在 "抗日" 与"反内" 战的掩护下,挑动内乱,於十二月二十六日,毛致电彭、任:用一切可能的快集中於兴平、扶风、凤翔线,占领有利的战略形势。

     十二月二十七日,毛电告彭、任:我们拟提议第一步驻汉水流域,两三个月後移兰州、宁夏,要求汉中、兰州、凉州、宁夏归我们,陕北高双成、高桂滋调开,防地亦归我们。

     西安事变後,中央又电中共西路军:虽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但西路军仍执行向西打通新疆的任务。

     西安事变後的一个星期,中共的"西征军"根据中共中央的电令,於一 九三七年元旦,攻占高台。

     一九三七年一月三日,毛致电彭、任:告以十五军团拟出陕南之理由:(1)该地为影响数省之战略区域,为敌进攻之一翼,该军团向陕南不但可以打击正向洋县集中之万耀煌、王耀武两师,且可箝制正向商县进攻之李默庵、李铁军,以保障西安右翼。

    (2)与陈先瑞配合扩大苏区,扩大红军。同日致电谢嵩、甘渭汉:二十九军任务是保卫定(边)盐(池),为达此目的,除以一部向安边警戒外,应抽一部向宁夏方向活动。二十八军及骑兵团向固原方向行动,明日开始西进。同日致电彭、任:由二十八军、三十二军及骑兵团组成之追击军,仍受军委指挥,先开豫旺堡,再开黑城镇、固原附近,处在胡宗南、孔令恂、周祥初、关麟征诸敌侧面,配合王以哲军以箝制之。

     一九三六年一月五日,毛致电罗炳辉、宋任穷并告宋时轮:你们每天以七十里左右行程向固原附近前进,直属军委指挥。又电周恩来、博古:十五军团第一步到西安南地区集结待命,准备或出东江口,或出商县。野战军主力集中枸邑、淳化地区待命。紧接着又电周、博:彭、任速令十五军团出陕南。

     一九三七年一月上旬,"红军主力秘密集结……然後以主力向潼关迂迥" [注5],策划更大规模的内 战。

     二月二日,孙铭九等"提出三项革命主张":

     "一、 不放弃革命策源地之西安;

     二、 不放弃革命的八项主张;

     三、 革命组织三位一体不得分割"[注9]。

    发动被称为"二、二 事变"的新一轮叛乱,并枪杀王以哲等。

     特别是中共仍在打通国际路线,一九三七年二月二十二日,以刘伯承为司令、林育英为政委,组建援西军。由十五军团、三十一军、二十八军、三十二军及骑兵第一团组成。 准备与 (中共的 )"西路军" 一道,"打通国际路线",并要苏联为他们提供飞机、大炮用於夺取西北地方政府管辖的坚固城寨。[注5]"纯粹只从阶级观点看问题的那些莫斯科的决策者,之所以毫不在意张学良和杨虎城所做的牺牲,根本上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把中国的军阀看成是不可信任的投机者。但这并不意味著他们有可能放弃对自己的同志---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红军的暗中支持。即使是在这时,在他们从自身的外交利益出发,希望看到共产党尽可能快 地与南京政府达成政治妥协的情况下,他们也仍旧在坚持这种妥协不能影响中共与红军的日後独立展。他们这时甚至仍旧全力准备通过中国新疆对红军进行具体的军事援助。其渴望红军西征军打通新疆的程度,远比中共中央还要急迫。"[注5]请注意该密电中的 "打通新疆" 四个字,即直到一九三七年三月,苏共与中共仍着眼於 "打",即他们 仍未放弃内战。苏联在一九三七年三月给中共的来电中,甚至许诺,一旦红军能够打通新疆,苏联方面可以将援助军火再增加一倍以上。 其中包括了红军急需的火炮,以 及在西北地区作战中,极为有用的装甲车,另外还可送给红军五十个左右在莫斯科已经孰练掌握装甲车技术的中国同志。"[注5](请注意该密电中 "在西北地区作战中,极有用的装甲车" 十四个字,说明该批武器是用於西北地区内战的,而不是用於抗日的。)中共拿到这批军火後,西北地区将会是有装甲车参於的更大规模的内战。

     铁的事实证实,西安事变後,中共仍在攻城略地,并没有停止内战。

    四、西北地区的内战是如何停止的

     不少人忽视西安事变後,中共仍在西北攻城略地,西北的内战并没有停止的客观事实,硬说西安事变使中国停止了内战,西北地区的内战又是如何停止的呢?

     西安事变後的一个星期,中共的"西路军"根据中共中央的电令,於一九三七年元旦,攻占高台,临泽县城。

    十二日,西北地方政府军将领马步芳、马步青将军,不得率部赶来,维护地方正常的秩序, 以一部分兵力钳制临泽地区的西路军第九军、第三十军,并集中主力,於二十日,全歼入侵台高的内战罪犯达三千馀,并击毙首犯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等。中共西路军指挥部曾派骑兵师驰援,途中遭到马军截击,大部被歼。

     二十一日,西北地方政府军还收复临泽城,并歼灭入侵者中共第五军直属队及另两个团。

     高台之战後,西路军实力大损。陈昌浩、徐向前等西路军领导决定全军东返,倘若中共真的停止内战,放弃侵占甘肃合法的地方政府所管辖的地区,马步芳也乐得让中共西路军快点离开的,更不会阻碍中共东撤,即刻就可停止由於中共入侵而引发的甘肃省内战。

     可中共中央电令准备东撤的中共西路军,"因为西安事变後,国共谈判正在进行之中,将来要划分防区,西路军如能在河西占据一方,则等於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本。" 命令他们继续攻占马步芳所管辖的地区,马步芳是纯粹的地方军阀,他不管是什么军,侵入他的地盘就是不行,立即调动部队保卫家乡,从二月开始,与入侵的中共西路军血战於倪家营子,双方反复厮杀近十天,倪家营子内外鲜血已流成了河,西北地方军民负付重大的代价,按中共的记录,牺牲三万馀人的宝贵生命,才把入侵者赶走,恢复地方和平。

     (在此,引用一段中共记录,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在会宁胜利会师,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三军会师后,为了执行党中央提出的"宁夏战役计划",四方面军总部及五军,九军,三十军,从靖远的虎豹口西渡黄河,准备和河东红军配合,夺取中卫,攻占宁夏,在甘肃和宁夏富饶地区建立根据地,从蒙古接通与苏联联系的通道。红四方面军渡过黄河後,冲垮了马步青骑五师的防线,将骑五师分割包围。频频得手,已形成了夺取宁夏的有利局势。[中共的纪录证实,的的确确是中共在西北挑动内战,受中共侵犯的西北地方政府,向中央求救,中央军千里赴戎机,及时赶到,制止中共叛乱,因而]形势发生变化,中共放弃宁夏战役计划,渡河的红军组成西路军,创建甘北根据地,经过新疆,打通国际路线,取得苏联的帮助,打开了悲壮的西征序幕。)

    (渡河的21800余名将士,转战于甘肃的靖远、景泰、永登、古浪、武威、永昌等县,翻越终年积雪的祁连山,横跨荒无人烟的荒漠,余部达到甘新交界的猩猩峡。在整整半年时间里,西路军经过大小战斗百余次,同盘踞甘、青两省的马步芳、马步青的反动军队及地方民团120000馀人次,进行了殊死搏斗,杀伤敌人30000余人。)

    (西路军先后经历了干柴洼拉锯战、横梁山、古浪城血战、古 浪南山激战共四次规模较大的战役……。)

     铁的事实,清楚的证明,西安事变,并没有停止内战。西北的内战,是西北地区地方政府,以坚定的勇气与毅力,保卫家乡,於西安事变後经过四个多月的努力,付出了重大的贷价(按中共的说法牺牲了三万馀宝贵的生命,)於次年四月底,才把 二万一千八百馀名中共入侵者几全歼,仅剩下四百二十余人再也无力在甘肃攻城略地,而不得不逃出甘肃,才恢复甘肃境内和平与安宁。

     倘若马家军也像张学良一样无能,让中共打通国际路线,让中共接回其中包括了"红军急需的火炮,以及在西北地区作战中,极为有用的装甲车,另外还可送给红军五十个左右在莫斯科已经孰练掌握装甲车技术的中国同志"[注5]後,(请注意该密电中 "在西北地区作战中,极有用的装甲车" 十四个字,说明该批武器是用於西北地区内战的,而不是用於抗日的。)西北地区将会是有 装甲车参於的更大规模的内战。(若出现此种情况,中央军会再一次应邀而不得不赴西北制止内战,中共若胜利,他们会宣传他们革命胜利,中共若失败,他们又会说蒋仍未放弃剿共政策。所谓剿共,实际上是南京中央政府被迫用武力维护人民正常生活秩序,完全是被迫的。)

     那些把西北地区停止内战的功劳,归功於张学良所发动的西安事变的人们,何以面对史实?又置阻止中共打通国际路线,从而制止中共从苏联取得飞机、大炮以及在西北地区作战中,极为有用的装甲车,而发动更大叛乱过程中英勇牺牲的先烈们於何处?

     以上事实清楚的证明,西北地区的内战,并没有因西安事变而停止,而是西安事变後,西北地方政府,花了四个多月功夫,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最後把入侵者赶走後,才使西北地区恢复和平。

     此外,中共用"特别突出强调有取得苏联援助的保证,以影响这些地方实力派向自己靠拢。"[注37]来蒙骗张、杨及其部下,为中共火中取栗,欺骗是不能持久的。最後张、杨及其部下,均认清中共的真面目,如最先联共的王以哲:"我们撤军後,也不能靠近红军,要脱离红军,因为今後我们也不能跟着红军他们走。"[注29]中共劝说于学忠与中共靠拢,可是于学忠哭泣着说:"我现在五十多岁了,难道还要我当共产党吗?" [注29] 坚决要求东调。"[注29]"杨虎城这时回到西安,与顾祝同直接晤谈,只谈十七路 军改编问题,一切都不再与中共代表团商量。"[注29]

     就连著名的"激进分子"孙铭九、苗剑秋、应德田,也只是暂借中共的据点避难,风声稍松,他们即从中共的据点云阳出走,与中共分道扬镳。至此,东北军与十七路军中的左、中、右三派,均认清中共的真面目,使中共完全失去影响力,得不到广大民众支持,再也无法煽动他人叛乱,才使西北能有短暂的和平。

     往後的事实更证明,西安事变失去及时扑灭只局限於一偶,小规模的内战的机会,演变成中国五千年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九四六年至一九四九年大内战,直到现在仍台海分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安事件真相》第五章 西安事变的策划过程(3)火线入党——“双十二革命”/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五章 西安事变的策划过程(2)张学良武装起义计划/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五章 西安事变的策划过程(1)/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序/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四章 西安事变的近因(下)/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四章 西安事变的近因(上)/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3.2) 张学良、杨虎城的“活路”/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三章 西安事变的远因(1)/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六章 (3)释蒋的条件? 与承诺?/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六章 (2)张学良从劫蒋到释蒋的心理历程/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六章 张学良为甚么劫蒋,又为甚么释蒋(1)/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七章 中共在西安事变中所扮演的角色(4)/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七章 中共在西安事变中所扮演的角色(3)/陈守中
  • 《西安事件真相》第七章 中共在西安事变中所扮演的角色(2)/陈守中
  • 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毛泽东到底在干甚么?/陈守中
  • 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3)/陈守中
  • 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2)/陈守中
  • 西安事变的起因绝非抗日(1)/陈守中
  • 张学良与西安事变:张学良是否是秘密共产党员?/陈守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