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台湾“二二八事件”真相/萧玉珍口述
(博讯2007年2月28日 来稿)
    本人亲身经历二二八事件,现虽年事已高,但自觉有义务将当时所见所闻加以说明,一为历史作见证,二来但 求告慰这些冤死者在天之灵。

    台湾光复初期,因着蒋总统的以德报怨号召,从大陆及南洋平安遣返的台籍日军有数十万人之多,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已被完全日化,以讲日语为荣,自认为大日本帝国台湾国之子民 ,无法接受日本战败之事实,仍缅怀昔日的皇军威风,无视於尽管当时百废待举,而政府仍尽力照顾,遣返,医 疗之苦心,而心怀不满,待机生事。同时,在光复两年後,亦有不少昔日皇民化的公务员,因仍习讲日语,不讲 国语,而被替换,一下子无法适应从大人降为老百姓的心态,也就不满政府而推波助澜。

     我是广东 人,当时在夏门高等法院作个小职员。与同事朋友十馀人一起赴台观光(当时大陆局面尚未恶化) ,在基隆,台北游玩後,再独自至高雄探望叔伯。我们一行人坐着朋友借来的车子到四处游玩。二二八当日及後两叁天高雄 平安无事,大概就在第四五天时,我们在外面玩到一半时,高雄就变成了个恐怖城。 (博讯 boxun.com)

    依稀记得当日 该是个周末吧,街上游人甚多,在下午一两点,我们欲转往屏东游览时,暴乱开始发生。在十字路口,我们被一 群浪人拦车盘查,为什么称他们为浪人呢?因为他们都是一副日本打扮 - 头绑日本巾,手持武士刀。都是五 十岁以下之壮丁,二叁十人一夥,拦人拦车查问。我们夏门也讲台语,因此未遭毒手,但当时我亲见车外两位 男子被盘问砍杀的整个过程。

    他们当时被拦下,被用台语盘问,供日语没?不会。供台语没?不会。 供客话没?不会。当场,巴格野鲁,干XX ,武士刀就砍下来。一人当场罹难,另一人想逃跑,亦被追上用 武士刀砍死,身上喷出的血溅了尺高。

    当时只以为是局部的,偶发的事件,只想逃离现场,结果越走 越不对劲,几乎每个大路口,都有这类浪人成群的在把关,街上的体也越来越多,惨不忍睹。在车上眼见对穿 旗袍者就连问都不问,持刀就砍,男女老少全都不放过,有的甚至全家罹难。小的有至襁褓中的一两岁小儿及大 至十来岁的小孩,都无一幸免,更有的头被完全砍掉,身首异处。不把人当人,只要非我认同族类,一律消灭,与南京大屠杀军民不我们深受惊骇,决定绕路返回,结果是愈见愈惨,尤其是高雄 火车站,前镇一带及往高雄工职的大马路上,体堆积如山。就我粗略估计,应有上千人之多。仅高雄一地,我所见者就如此,全省死难者更不知有多少。

    当时在台的除军人外,外省人大部份就是公务员,及沿海 省份来台经商人士,以温州人居多,浙江人也不少,这些人是无辜冤死的大多数。在街头屠杀还不够,这些浪 人开始逐屋寻人杀戮,於是外省百姓开始逃向要塞寻求保护。在一些善良百姓帮忙下,假借日本装扮,恶补些日 语,台语,以逃避浪人之盘查捕杀。姑不论所谓之定稿评论,柯远芬,彭孟辑,史宏喜,张慕陶等人,在当时的 避难百姓眼中都成了保生大帝,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我法院一客家同事,先生在新竹当军需处 长,住在客家村,亦被暴民入村点名要人。先生虽有两只枪,却不敢用,怕子弹用完仍救不了全家,只好个人躲 入粪坑躲藏,还因此得病,但勉强幸免。

    当时外省人户籍资料根本不全,所以被屠杀多少,根本无法统计,遗留在大陆之亲戚家人根本无从得知,超渡无门,亦为人间一大惨事。

    在如此悲惨,屠杀多日的局面下,你说政府怎能不派兵?而军队上岸後,所见遍地死,及街头上耀武扬威拿着武士刀滥杀无辜的浪 人,又怎会不开枪呢?没等到戒严,我就提前返夏门了。现虽已事隔半甲子,但当时之惨状。犹历历 在目,难以忘怀,我若不替他们说出来,我心不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二二八事件中故意被遗忘的章节
  • 纪念二二八与选举无关/凌锋
  • 国民党给共产党做了个榜样--比较“二二八”和“六四”/李大立
  • 绝不许把“六四”变成“二二八”/石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