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蒋介石“围剿” 毛泽东《沁园春•雪》秘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1日 转载)
    
    (转载)
     1935年10月,红军完成长征,胜利到达陕北。1936年1月26日,毛泽东亲自率军渡过黄河,到达华北前线对日作战。 (博讯 boxun.com)

    2月5日清晨,部队来到陕西清涧县高杰村袁家沟休整。这一带已经飘了几天的鹅毛大雪,雄浑壮观的北国雪景触发了毛泽东的诗兴。2月7日,怀着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毛泽东挥毫疾书,一口气写下了《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毛泽东于1945年8月28日飞抵重庆与蒋介石的国民党当局进行和平谈判。在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多次会见著名爱国人士。
    9月6日,毛泽东在周恩来、王若飞的陪同下拜访柳亚子。应柳亚子的请求,将自己写的《七律•长征》送给他。10月4日,毛泽东写信致柳亚子,使柳亚子“感发兴起”,随之作诗一首。两日后,柳亚子又“以诗代柬”,将“感赋二首”送毛泽东。
    接到柳诗的第二天,毛泽东把自己于1936年2月写的那首《沁园春•雪》重新抄录后,赠送给柳亚子。
    看了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后,柳亚子欣喜若狂,直呼“大作”、“大作”。他一面赞叹毛泽东的词,一面又写了同一词牌的《沁园春》和词一首,一并抄
    好送交《新华日报》发表。《新华日报》是中共在重庆公开发行的报纸,报社负责人提出要向延安请示。柳亚子不愿因此延误时日,建议先发己作。《新华日报》于
    10月11日,即毛泽东离开重庆那天刊发了柳亚子的和词。
    重庆各界在报上只见到柳亚子的和词而不见毛泽东的原词,都纷纷好奇地打探。柳亚子便“不自讳其狂”,开始把原词向一些友人传发。在重庆《新民报》任
    副刊《西方夜谭》编辑的吴祖光,先从黄苗子处抄得毛泽东词稿,而黄苗子则是从王昆仑处抄得,抄稿中遗漏了两三个短句,但大致还能理解词意。吴祖光跑了几
    处,连找了几个人,把三个传抄本凑起来,终于得到了一首完整的《沁园春•雪》。
    11月14日,吴祖光在《新民报》第二版副刊《西方夜谭》上发表了这首咏雪词,标题是《毛词•沁园春》,并在后面写了一段热情推崇的赞语。11月28日,《大公报》也发表了毛唱柳和的两首咏雪词。
    蒋介石看到这首词后十分恼火。他问专门为他起草文件的陈布雷:“你看毛泽东的词如何?”陈布雷如实答道:“气势磅礴、气吞山河,可称盖世之精品。”
    蒋介石说:“我看他毛泽东野心勃勃,想当帝王称王称霸,想复古,想倒退。你要赶快组织一批人,写文章批判他。”
    为了把毛泽东这首词压下去,国民党又暗中在内部发出通知,要求会作诗填词的国民党党员,每人写一首或数首《沁园春》,选几首意境、气势和文字超过毛
    泽东的,以国民党主要领导人的名义公开发表。通知下达后,虽然征得不少词作,但都是平庸之作,没有一首能超过毛泽东的。后来,虽然又在南京、上海等地雇佣“高手”作了数首,但仍是拿不出手的“低质品”。由于国民党的这次活动是在暗中进行的,又未成功,所以一直秘而不宣,高度保密。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才由当年参加过这项活动的一位国民党要员透露出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惊天披露英美谋杀蒋介石全过程(图)
  • 蒋介石曾派华罗庚等赴美学习制造原子弹
  • 潜伏在蒋介石军中的6大超级间谍
  • 1956年蒋介石面对祝寿寿礼勃然大怒
  • 蒋介石论马尔萨斯人口论之谬误及殡葬改革(1953年)
  • 蒋介石和宋子文被一个农民忽悠了
  •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次谈话(图)
  • 南方都市报:“不抵抗主义”绝非蒋介石提出
  • 蒋介石庐山私议毛泽东
  • 档案揭密蒋介石接收香港有谋略
  • 毛泽东与蒋介石隔海通信三次/天仝
  • 蒋介石日记:泡妓女和自慰;对宋美龄真心相爱
  • 日记曝光:蒋介石走下神坛和祭坛
  • 历史之谜:罗斯福曾下令暗杀蒋介石?
  • 十余份密电证实蒋介石曾欲秘密研制原子弹
  • 蒋介石临终前两个月秘密邀请毛泽东访台
  • 蒋介石晚年生活:受心脏病折磨去世前爱听唐诗
  • 蒋介石对中华民族的七大贡献(图)
  • 蒋介石在台湾的最后日子
  • 梁漱溟谈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
  • 明居正:蒋介石反思為何敗給中共
  • 蒋介石对中国的最后一次贡献
  • 曹长青:五星旗和蒋介石“共舞”
  • 蒋介石与张学良在抗日上的真正分歧
  • 孙文广:我们应该悼念蒋介石? (图)
  •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 曹长青:一个蒋介石,各自表述
  • 谢选骏: 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
  • 蒋介石不为人知的七大贡献
  • 谢泳:由叶利钦想到吴国桢和蒋介石的一次谈话
  • 蒋介石正被拉下神坛/凌锋
  • 蒋介石如何第二次帮助共产党夺权
  • 小议毛泽东与蒋介石/武振荣
  • 崇义:台湾的出路,在于肯定中国右派第一人——蒋介石
  • 管住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们……/巩胜利
  • 蒋介石吃过的亏民进党还要再吃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