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与杨振宁谈淮海战役:情报战共军远超国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6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博讯 boxun.com)

    
    潘汉唐/华北平原并非辽阔的「沙原」,但一马平川的渺茫仍会带给人们‘浩浩乎平沙无垠,敻不见人’的感受,唐朝李华的《弔古战场文》一千多年后读之,仍然令人心惊。当汽车驰骋在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闭起眼也可以想像在历史上,这里曾发生过数不清群雄对决的战役。尤其是六十年前的淮海战役(徐蚌会战)更是惊天动地扣人心弦。
    
    都说三大战役决定了国共命运,共产党赢了战争,国民党播迁台湾。但是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淮海战役是真正的决战。一直到现在,国军依然在检讨,为何输了这场会战?一直到现在,仍不断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军事专家,到此做现场考察以求深入了解,鑑往知来。像西方的特洛伊、温泉关、马拉松、滑铁卢、诺曼第,中国的官渡、赤壁等都成了永恒的军事教材和战地学习的重要据点。
    
    国民党最常为人问到的问题是,为何当初拥有如此悬殊的兵力优势,却会丢了江山?当然当时二战之后複杂的国际局势是一个重要因素。不少学者诿过于美国,也有不少学者归咎于苏联,但最真正的原因还是要回到国内主战场。孙子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国军失利最主要原因之一是,共产党伐谋(情报战)的功力远远超过国民党。
    
    杨振宁博士曾问我:「在淮海战场上,听说很多举足轻重的国军将领,周围都有共产党渗入?」我点头说是,并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抗战胜利后,政府迁都南京,我家搬到重庆原孙科官邸,位于现在重庆李子坝嘉陵新村一八九号,当时称为「圆楼」。圆楼为名建筑师关颂声先生的作品,主体建筑呈圆形。这个房子曾经有不少的历史事件发生,据《重庆抗战丛书》所载,一九四二年国民党高层与周恩来曾在此共商国事。当时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瑰中将亦为近邻,他和周围居住的将领们时相往来。但一直到大陆易手,他的共党身份才暴露出来。
    
    蒋纬国将军也曾对我说过,当初他怀疑时任徐州剿总之中将参谋长郭汝瑰似有不轨。他的部队查获一名共谍身上居然藏有徐州剿总之作战图。他闻讯立即亲自审问。共谍向他说明了交货的地点及受货人,他研判该人即是郭汝瑰的少校侍从参谋。杨振宁博士此时面色显得深思凝重。他的令岳杜聿明将军,淮海战役中国军的主角,实在是最真实的历史见证。杜对郭亦曾有同样的疑惑。
    
    淮海战役期间,除正面作战外,「伐谋」方面国军至少经历两次重大挫折,造成决定性的影响。一是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八日,国军第三绥靖区副司令何基澧、张克侠率第五十九军一八零师、三十八师、第七十七军一三二师共三个半师两万三千馀人在江苏贾汪、台儿庄投共。二是十一月二十七日,国军第八十五军一一零师师长廖运周率部五千五百馀人在安徽蒙城双堆集投共。之后徐州剿总军心涣散,士气难振。
    
    
     父亲旅居美国纽约时,常有黄埔的老朋友到访,谈到这些往事,大家都不胜希嘘。杨振宁博士有感而发:「国共内战,真是民族悲剧。」「千真万确,多少国之英才,多少抗日名将因而丧生。」我回答:「黄伯韬、邱清泉都是在淮海战场上阵亡。」来往的父执辈朋友中,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九四九年陈官庄阵亡名将邱清泉的夫人。邱夫人极有将军夫人的风范,岁月的风霜不掩其庄严的面容及坚毅的神情。她几次提到,如果我有一天到徐州,代她向邱清泉将军上一柱香。
    
    某日在徐州官员陪同之下,我访问了位于徐州南郊凤凰山东麓的「淮海战役纪念馆」。淮海战役纪念馆是专为纪念淮海战役而设的专题性博物馆,馆内陈列面积达二千八百平方米,收藏文物一万五千多件。较为重要的有毛泽东起草的《关于淮海战役作战方针》的电报手稿、总前委作战指挥所用的电台、中央军委领导人指挥战斗的照片、文电手稿、题词、诗稿、武器、装备、宣传品及缴获的各种火器等等。
    
    但是作为黄埔子弟,最引起我注意的却是一把邱清泉将军的佩刀,寂寞孤独的横放在古旧的刀座上。我低头不语,默祷邱将军英灵常在。由于展出的内容及方式都是以大陆的角度为出发点,我向陪同官员表示,希望他们有所调整,他们坦然接受。
    
    之后我们又驰车去碾庄参观「淮海战役碾庄圩战斗纪念馆」。这是当地比较不受重视的纪念馆,「门虽设而常关」。好不容易联络到管理员,才重温这段名将黄伯韬在战役中被围及自杀的过程。回程返徐州路上,我又要求迂迴绕道进入鲁南境内,访问「台儿庄大战纪念馆」。这是抗战期间,国军英雄彻底打败日军震惊全球的一场大捷。在这里,不论你是国民党、共产党,或无党无派都会以身为中华民族一分子为荣。
    
    「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分别担负著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略态势。」我引用胡锦涛主席曾对抗战作过的讲话。「这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实事求是的评论。」我再强调:「希望以后国共双方都能历史归历史,全力致力于两岸和平发展。」
    
    杨振宁博士说:「希望中华民族不要再有战争了。」我双手合什。
    
    潘汉唐﹕美国纽约大学企管硕士,有汉企业集团董事长,亚太台商联合总会创会总会长,亚洲台湾商会联合总会第十届总会长,香港台湾工商协会第四、五届会长,中山学会第三、四届会长。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迟浩田上将会议:亲历淮海战役 (图)
  • 秘书揭秘: 粟裕不写、不读、不看淮海战役文章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