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台湾二二八:真相必须还原恩仇还给历史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8日 转载)
    
    来源:中国时报
     不要流泪,因为真正受苦的人淌的是血。六十二年过去了,二二八烙印在台湾的伤痕到底何时才能抚平?马英九总统年年关心二二八受难家属,从不被谅解到被接受,儘管有家属告诉马英九,「下次来我家,不要再谈二二八了。」马英九还是维持他一贯的关怀,准备筹建国家级的纪念馆,让二二八基金会常态运作,因为这是国家走过的崎岖道路,是不能忘记的历史,只有记取历史的教训,我们才不会重蹈覆辙。 (博讯 boxun.com)

    
     历史不能忘记,族群感情却必须和解,毕竟先人已走,留下来的后代,必须在这块土地上共同奋斗。台湾从威权到开放,二二八从禁忌到年年讨论,自李登辉总统以降,不论省籍、党籍或世代,已经有三任总统为二二八道歉,做为国民党重新执政后的国家元首、曾经身为蒋经国总统秘书的马英九,直言蒋介石有责,「不必隐瞒」。
    
     回顾那段悲伤岁月,蒋介石人在大陆,为国共内战焦虑不堪,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基于台湾无事,已经让七十军、六十二军等接收部队先行内调,直到事件爆发,陈仪紧急电召兵援,廿一师遂来台镇压,被称为「沉醉在扣板机的乐趣」的这支部队,坐着船舰还没靠岸,就开始向岸上扫射,驻防五个月,从南到北,酿成台湾一甲子化解不了的伤痛,即使这几年,从政府单位到民间研究机构,不断从新出土的史料中,挖掘到新的材料,印证当年悲剧到底有多惨烈,却永远有更新而曾经被湮灭的资料,幽幽地诉说他们的冤屈。
    
     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在二二八前夕,呼吁政府积极主动公布相关史料,因为真相完整呈现,社会才能真正和解,除了二二八,还有林义雄家宅血桉和陈文成命案,都应该组成调查团队追查。
    
     这个呼吁从李登辉执政时代就开始提出,直到扁执政八年,从没停过。扁政府到底公布多少相关史料了呢?扁政府公布的史料还不能满足社会寻求和解之心吗?扁政府八年都做不到的事,马政府能满足吗?
    
     真相到底是什麽?当批评者指责执政者一面在受难家属面前流泪,另方面又在加害者蒋经国坟前哭泣,批评者显然忽略了,二二八不能隐其责的是蒋介石,勉强和蒋经国牵上关係的是白色恐怖。从二二八到白色恐怖,台湾有多少人经历一辈子无法言说的痛苦,这些受苦受难的人们,包括了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和客家人,举凡走过那个年代的人,其实是一起承担了时代的悲剧。来台镇压的廿一师,结果在上海保卫战中,遭到解放军歼灭;电请兵援的陈仪,不久后被以匪谍之名遭处决,留在台湾的是五股的墓,如今墓木已拱;曾任国大代表的张七郎,被指因为和当时花莲县长张文成不和而遭密裁,但是,其子孙却直指史料不见得是全貌;同样被捕的刘阔才以五百万贿赂保住一命,日后一路当上立法院长,但终其一生,他再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一段人生最黑暗的经历。
    
     追索历史真相,儘管只有片断,也是痛苦的。走过苦难岁月的倖存者,有人从大陆流离到台湾,有人从台湾流离到大陆,还有更多人已经埋骨他乡成故乡,再踏不上曾经熟悉的土地;即使真相在旧纸堆裡翻滚,每一个名字都还是让人憷目惊心,除了街头鼓动事端的人之外,有太多想像不到的社会菁英、知识分子,在那一次事件中罹难,台湾因此受到重大创伤。政治,成为人生必须远离的诅咒。
    
     六十二年过去了,台湾的政治诅咒不能再年复一年,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下去,纪念二二八不能再蓝绿壁垒分明地,这边只谈和解,那边只谈真相,甚至一边谈着和解与真相,一边却批评彼此的诚心。朝野政治领袖没有人有资格指责对方是消费二二八的人,但也没有人是必须为二二八负责的人,悲剧的一代已经过去,把上一代的恩仇交给历史,真相必须持续追索,但不论本省、外省、客家或原住民,都是要在这块土地生死与共的台湾人,二二八悲情的包袱该到放下的时候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