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最是仓皇辞庙日:蒋介石1949年前后日记选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0日 转载)
    
    来源:世界周刊
     史丹福大学(即“斯坦福大学”,下同)胡佛研究院收藏了蒋介石1917年至1972的55年日记,今年 7 月公开了1946至1955年的第三批,包括国共内战、金融危机、下野、退守台湾、复位、连任等近代史上大事都在里面。作家李黎生长在强人主政、台海紧张、生活困顿年代的台湾,如今机缘巧合,细读强人内心的国仇恩怨,爱恨??,自是别有一番体会,并与读者分享。 (博讯 boxun.com)

    
    我在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的档案室里翻阅蒋介石日记。
    
    在一个安静明亮寥寥数人的大房间里悄悄翻阅一个人的日记,虽然已非原件,而是浅绿色纸张的复印,依然隐隐有着窥视他人隐私的不安。毛笔手书笔迹历历在目,疏密工整潦草改动之处在在提醒这还是原貌;同时这是历史,是一个历史人物在一些关键时刻当时当下的所思所记。
    
    这个人我从未真正见过,除了被纠集游行挤在千百人群中遥远一瞥不算,仅有的一次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远远见他们夫妻,老人红润得出奇的脸色像舞台化妆,那是唯一印象。当我生活在他的年代里,关于他的事凡非光辉灿烂的歌颂、凡是未经公开的耳语,就是禁忌、就是麻烦的可能。他的形象、名讳几乎每天出现在我生命的头20年,但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过他。但我知道因为他的缘故,我的父母亲从南京追随他到台湾;我更知道,因为他的缘故,我有师友和长辈蒙冤坐监甚至丧生;许许多多我周边不计其数的人的命运在自觉或不自觉之中因他而改变。
    
    从离开台湾那天起,我从此离开那个他无所不在的地方,而不久之后,他也怀着难以弥补的遗憾离开这个世间。许多年后,当我得知他在那些年代亲手写下的私语就在离我住家步行可及的地方,我决定走进那间存放他的日记的档案室……
    
    走进胡佛
    
    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院收藏的蒋介石日记共计有55年,由1917至1972年,其中唯缺1924那年(该卷存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胡佛研究院作了精密慎重的整理工作,然后逐批开放。第一批1917至1931年已于2006年3月公开;2007年4月公开了第二批1932至1945 年;今年7月公开了第三批:1946至1955年,国共内战、二二八、金融危机、下野、退守台湾、复位、连任等大事都在里面。至今总共已开放了38年间多达51箱的日记档案,其余的将在今后几年里陆续整理公开。
    
    数十年前的陈旧纸张,难免有水渍虫蛀发霉沾黏的种种状况。胡佛研究院使用最先进的修复技术,然后作了高清晰度的35毫米微缩胶卷,之后便将原件存放在调控酸度湿度的档案馆保险库里。开放给研究者查阅的文档都是从微缩胶卷翻印到纸张上的,字迹清晰,应与原件相去无几。
    
    
    
    
     山雨欲来:1948年
    
    翻开他1948年5月的日记,字体有了明显的改变;人,更非当年那个痛骂自己荒唐的青年,他已身为中华民国大总统了。
    
    我看到的三年(1948、1949、1950)的日记都是同一格式:每天一页,每页有框,框外侧有一行印好的“X月X日 星期X 气候 温度 地点 民国XX年”。蒋氏多半会在“气候”之下填晴、阴、雨之类;“温度”很少填;“地点”则从来不填。
    
    框里就是写日记内容的地方,有10行纵格子,另在右侧划出两行的空间,顶上横印两字“提要”。蒋氏习惯在“提要”下横写“雪耻”两字,字下还打个横杠,天天如此。通常他都把这两行的空间写满,并不一定是一日之提要,而真发生了重大事件,他会在框外右侧用较大的字体醒目的写出来。
    
    每个星期六之后,就会出现“上星期反省录”和“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有时还会出现“上月反省录”、甚至“民国XX年反省录”。他还常在日记中夹进剪报,也与当天日记一并复印出来,所以往往可以从他收录的剪报看出来他的关注焦点。
    
    我的重点既是1949年,对于1948年这年我只选择翻阅5、8两个月──5月他就任总统时正处在内外交困之局:东北、华北、西北纷纷告急;物价飞涨、法币狂贬;美国政府从杜鲁门至下都没有人给他好脸色;而他最讨厌的桂系李宗仁竟然选上了副总统?在如此难堪的情境之下,虽然即将就任总统职,但心情显然很坏,觉得自己陷在进退维谷的窘境,还没上台就已在日记中提及考虑下野了。
    
    1948年:“五•二○”和金圆券
    
    5月20日就职大典那天,“心绪愁郁精神沉闷似乎到处都是黑暗悲伤凄惨未有如今之甚……更切辞职之念矣” (1948-5-20) 。(他的日记都没有标点符号,我的引文皆保持原貌,包括留空、误书、看不清楚的个别字眼等。)
    
    在5月的“上月反省录”中,他竟还留意到以色列复国,说美俄都承认了,却遭到阿拉伯各国的围攻;为自己因忙着应付“共匪内乱”而不能相助其立国感到惭愧。
    
    恶名昭著的“金圆券”就是从1948年8月取代法币上市的,到1949年7月,10个月之间贬值超过两万倍。虽说战场上兵败如山倒,但千万百姓毕生积蓄化为废纸的泣血哭号,更加速了“国民政府”在大陆的败逃。
    
    1948 年8月蒋氏夫妇在庐山避暑,当时他对金圆券上市信心满满:“昨夜决定改革币制与管制经济日期余注重于辅币之兑现以增加新币之信用或可延长新币之命运也 ”(1948-8-9) 。两周后的反省录里还兴奋地记下:一星期下来总共收入1800多万美元,仅上海一地就有300万美元之多;对于人民如此热情拥护币制改革政策颇感意外与欣慰----其实他当然知道:人民是被强制在9月30日以前将私有的黄金、白银、外币交出来兑换中央银行发行的金圆券,逾期没收。
    
    
    
    
    
    
    
    
    
    
     卜问“中华民国”存亡
    
    10 月10日,蒋氏以基督教圣经卜问“国” 运,方式大概是祷告后随手翻开一页、指向某一处,然后查看内容:“今日国庆双十节四时起床盥洗后凝神默祷卜问中华民国存亡前途得使徒行传第9章41节之启示有彼得拯救多加起死回生之象感谢 上帝使我中华民国得由忠贞子民介石之手能使之转危为安重生复兴也”(1949-10-10) 。
    
    (《圣经‧新约》〈使徒行传〉第9章41节原文为:“彼得伸手扶他起来,叫众圣徒和寡妇进去,把多加活活的交给他们。”)
    
    虽然求神问卜得到的启示有“起死回生之象 ”,但大陆几乎完全“沦陷”,手下颇多众叛亲离,心情愁郁难解的字句常常可见。10日下午蒋氏飞浙江定海视察沿海阵地,见“工事薄弱且多暴露形同儿戏”,而官兵面黄骨瘦不见一个强健之人,他们没有冬衣被服草鞋药品,病兵卧床呻吟却告以无医无药,“此为带兵以来从未见过之悲剧不知如何收拾矣 ”(1949-10-13) 。
    
    次日飞回台北,即接获广州弃守的消息,不免又要怪部下:“闻广州已于今日放弃之报惊骇之至国政无主中枢无心其何能久若辈只知争权夺利”(1949-10-14) 。
    
    就在此时,发生了后来所称的“古宁头大捷 ”──金门战役。蒋氏在10月25日的日记里提及获知金门岛昨夜有共军登陆,正在激战,后又称大部份“匪军”已被消灭,只剩千余占据碉堡顽抗。26日接陈诚电话,称接汤恩伯电话说登陆匪军已被肃清。蒋氏已不敢信任前方的军情报告,直到“经儿”亲自去金门视察回来,报告确已全部肃清,方才安心,“金门胜利后定海士气亦受良好影响官兵较能积极奋发也”(1949-10-30) 。
    
    10月31日生日那天,蒋氏在日记中写道:“本日为余六十三岁初度生日过去之一年实为平生最黑暗最悲惨之一年当幼年时命相家曾称余之命运至六十三岁而止其意即谓人余六十三岁死亡也惟现在已过今年之生日而尚生存于世其或天父怜悯余一片虔诚对上帝对国家对人民之热情赤忱始终如一有增无已所以增添余之寿命而留待余救国救民护卫上帝教会以完成其所赋予之使命乎 ”(1949-10-31) 。蒋氏生于1887年,此处算的是虚岁。
    
    
    
    
     冬夜梦魇
    
    1936年12月12日,蒋氏在西安遭张学良“兵谏”扣押,故12日的日记不忘提及此事:“本日为西安蒙难第十三年纪念日时时追想当时危难险恶情形则感今日亡命台湾犹得自由生活殊觉自慰故频谢天父与基督洪恩不置也”(1949-12-12) 。
    
    紧接着12月16日的“上星期反省录”,就是进行自我检讨:“愧对大事只顾目前问题之解决而不注重其后果冥顽不灵粗忽大意竟至一败涂地乃余一生最大缺点亦即所以功败垂成之由来也”(1949-12-16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 。
    
    对于卢汉、龙云的“叛变“,蒋氏得此结论:“边区之人善变多疑而况于苗夷卢龙乎(卢汉是彝族人) …更觉凡是政治与外交绝无信义更无情感可言只有实力与强权方是政治与外交之本质也”(同上) 。
    
    有一晚他作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梦,详记在日记中 :“昨晚冬至夜得梦在新建未漆之楼梯努力挣扎扒上梯顶时已力竭气衰而醒若此为预兆则前途虽艰危可知而成功亦可卜也”(1949-12-23 ) 。把梦写到日记里,可见他相信这是一个预兆。
    
    年底检讨,这次不得不怪罪爱将胡宗南了:“过去一年间党务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教育已因胡宗南逃避琼岛之故澈底失败而绝望矣”(同上) 。
    
    圣诞节,官邸布置起圣诞树,孙辈来玩、交换礼物,日记中出现难得的温馨画面,不免提及妻子还滞美不归的落寞心情。
    
    彭孟缉与“二二八”
    
    局势一日数变、一夕数惊的风云变幻的一年到了终点,蒋氏写下一份长长的“反省录”:“一年悲剧与惨状实不忍反省亦不敢回顾兹略述其最感苦痛而悔之已晚者数则以志其不可补偿之罪愆耳”,共计九点,观其内容其实反省不多,而更近于一年大事记。其次是“本年最感苦闷而不易处理事”,提到的是军官、军属、军纪的问题,其中第四点最有意思:蒋氏慨叹军纪之坏、官兵之乱,“匪探”夹杂混入其间,以三教九流的行业作为掩饰,以致基隆台北有不可收拾之情况。
    
    接下来他表扬陈诚和保安司令彭孟缉两人在如此状况下起的安定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回头肯定彭孟缉在“二二八时期”的表现,大为赞赏,认为是难得的将才,当培养他担负重任:“…四、军纪之坏官兵之乱… 当时如非辞修负责主政积极清除则比之于卅六年二二八案件更为险恶也而彭保安司令之得力实非浅鲜孟缉对台湾之安定其一为二二八时期其二即为本月混乱时期其毅然挺起xx(小字不清)扫荡廓清之决心与行动实非常人所能奏此大功也此实为难得之将才要当培植有方使之不骄不矜堪负第三期国民革命重任之准备也”(民国卅八年反省录) 。
    
    对手下如此毫不保留的褒奖之词,在蒋氏日记中,尤其是战败的年代里,委实罕见;可见蒋氏对彭孟缉的表现──包括其对二二八的处理行动之高度肯定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蒋介石枪决韩复榘内幕:被诓开封命陨武昌(图)
  • 毛泽东厉声:这还了得,搞得我进北平比蒋介石还要厉害
  • 蒋介石骂娘 为何毛泽东延安窑洞都能知道 (图)
  • 还原蒋介石在二二八的作为与责任
  • 蒋介石捕杀杨虎城 竟是斯大林在背后使坏(图)
  • 从大陆逃到台湾后的汤恩伯:蒋介石命令拉下飞机
  • 揭秘蒋介石儿媳裸奔事件 (图)
  • 档案解密:蒋介石身边的女共产党到底是谁?(图)
  • 刘文典没有踢过蒋介石,请勿以讹传讹
  • 揭秘:蒋介石日记中的宋氏三姐妹
  • 蒋经国身世之谜:是不是蒋介石亲生又有何妨
  • 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被毛泽东和蒋介石公认的民族将军
  • 蒋介石收复新疆 (图)
  • 蒋介石未杀张学良的内幕
  • 胡适斥毛泽东诗肉麻不通,蒋介石曾想胡适当总统 (图)
  • 听闻林彪死讯,蒋介石老泪纵横
  • 蒋介石大度以德服人,从不整肃知识分子
  • 1960年代台独分子谋划刺杀蒋介石父子的内幕(图)
  • 圆山饭店保存35年:蒋介石逃生秘道 (图)
  • 蒋介石、宋美龄、马英九、连战书画在京展出 (图)
  • 扔鞋算什么?安大校长还踢了蒋介石一脚呢
  • 27岁的温家宝倘若遇上蒋介石 /横眉
  • 槟郎:论鲁迅对蒋介石政府的批评
  • 梁漱溟谈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
  • 明居正:蒋介石反思為何敗給中共
  • 蒋介石对中国的最后一次贡献
  • 曹长青:五星旗和蒋介石“共舞”
  • 蒋介石与张学良在抗日上的真正分歧
  • 孙文广:我们应该悼念蒋介石? (图)
  •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 曹长青:一个蒋介石,各自表述
  • 谢选骏: 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
  • 蒋介石不为人知的七大贡献
  • 谢泳:由叶利钦想到吴国桢和蒋介石的一次谈话
  • 蒋介石正被拉下神坛/凌锋
  • 蒋介石如何第二次帮助共产党夺权
  • 小议毛泽东与蒋介石/武振荣
  • 崇义:台湾的出路,在于肯定中国右派第一人——蒋介石
  • 管住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们……/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