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清华副书记刘冰写信给毛泽东报告谢静宜作风问题的后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1日 转载)
    
    来源:摘自《高考是怎样卷土重来的》
     1975年8月至10月,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刘冰等四人两次写信给毛泽东,报告1968年7月带领工人宣传队进驻清华、现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的迟群、副书记谢静宜政治上、思想上、工作上和生活作风等方面的严重问题。11月26日,中共中央转发《打招呼的讲话要点》的通知:遵照毛主席的指示,中央最近在北京召开了一次打招呼的会议。会上宣读了毛主席审阅批准的《打招呼的讲话要点》,会后分组进行了讨论。毛主席说:清华大学刘冰等人来信告迟群和小谢。我看信的动机不纯,想打倒迟群和小谢。他们信中的矛头是对着我的。1975年12月14日,中共中央转发《清华大学关于教育革命大辩论的情况报告》,说刘冰等人给毛泽东的信是右倾翻案。刘冰等人很快被诬为否定教育革命,翻文化大革命的案,被批斗220多次。1978年11月,清华大学党委公开纠正这一错案,认为刘冰等人写信完全符合党的组织原则。 (博讯 boxun.com)

    
    1975年12月4日,《人民日报》转载《红旗》杂志发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撰写《教育革命的方向不容篡改》:最近,教育界有一种奇谈怪论,说什么文化大革命以来,教育革命这也不行,那也不是,教育革命的方向“总没有解决好”,因而“就是要扭”。这无非是说,教育革命搞过头了,搞糟了,要把教育革命的方向“扭”回去。问题很明显,当前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坚持教育要革命的方向,把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进行到底,还是为修正主义教育翻案,复辟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旧教育制度?我们必须抓住问题的实质,批判否定教育革命的错误思潮,分清路线上的大是大非,继续巩固和发展教育革命的成果,加强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
    
    坚持教育要革命的方向,就必须“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毛主席的“七二一”指示,明明是首先针对理工科大学怎么办而讲的,然而教育界的怪论却偏在这个问题上唱反调,强调理科“要挑中学生好的,要直接上大学”。请看,这不是明明要脱离毛主席指示的方向另搞一套吗?学校究竟向谁开门,招收什么样的学生,直接关系到教育的阶级性质。劳动人民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但在以往几千年的阶级社会里,却被剥夺了享受文化教育的权利。解放后,工农群众成了我们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主人。然而在文化大革命前17年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统治下,广大工农兵竟被排斥在大学校门之外。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破了这种状况。遵照毛主席“七二一”指示,大学开始改革招生制度,实现了亿万工农千百年来的愿望。劳动人民进了清华、北大和其他高等院校,培养出自己的第一代大学生。从工农兵中间选拔大学生,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带来的一项重大成果,是教育史上的革命。这个根本方向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要恢复文化大革命以前的中学生“直接上大学”的招生制度,实际上就是否认了毛主席“七二一”指示对教育革命的普遍意义。照此下去,毛主席关于教育革命的一系列指示,就会一步一步地被篡改、被摒弃。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就会被攻击,被否定。这样做,就是要“扭”回到修正主义教育路线上去,搞什么“拔尖子”的资产阶级教育,引诱学生去爬那个“小宝塔”,即通向资产阶级精神贵族的阶梯。与此同时,广大工农兵就要重新被赶出高等学校的大门。文化大革命前,清华、北大在修正主义路线统治下,工农子弟曾被诬蔑为“粗瓷茶碗雕不成细花”,用“泻肚子”的办法将他们赶出校门。那种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的历史,决不容许重演。如果有人要从理科开刀,重演这样的历史,那么,我们有权质问:这样搞,不也是要用“泻肚子”的办法将工农兵赶出大学校门吗?……旧北大、清华号称什么“最高学府”、“红色工程师的摇篮”。可是,摇来摇去,许多学生被摇的晕头转向,追求个人名利。学哲学的搞不了哲学,学文学的写不了小说,学工科的既不会开机器,也不会修机器,学理科的只能关在高楼深院里纸上谈兵。有的人怕苦怕死,不服从党和国家的分配。有的甚至堕落成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
    
    工农兵学员毕业实践的丰硕成果,更是有力地驳斥了那种所谓“质量低的谬论。清华大学的两届毕业学员完成了564项专题研究、生产任务和重大技术革新,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或填补国家空白的项目占三分之一以上。电子系72届学员担负的12个项目,全部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其中9项填补了国家空白。北大文科毕业学员结合战斗任务,编写了55本书,在报刊上发表700多篇文章。外语系的学员共翻译了16种文字、250万字的材料。理科学员完成了393项科研课题,79项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还有一些项目,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具有重要价值。
    
    人们知道,苏修叛徒集团的头目,大都是经过大学培养的所谓“红色专家”,正是他们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变成了社会帝国主义。这个“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历史教训,我们在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时候尤其不能忘记。
    
    1976年2月24日,教育部临时领导小组成立。由张春桥策划批准,夺了教育部的领导权。这一年全国高校招收工农兵学员21.7万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