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红墙医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3日 转载)
    
    周恩来家的那顿饭让他终生难忘
     (博讯 boxun.com)

      王鹤滨第一次为周恩来看病,是刚进中南海不久。那天,傅连日章带金茂岳和王鹤滨,三个人一起给周恩来检查身体。周恩来经常流少量鼻血,没有更有效的办法,就用盐水棉棒擦洗来减轻这种折磨。
    
      经过检查,王鹤滨发现周恩来鼻中膈左侧的黏膜上,有麦粒大小的浅表性溃疡面。王鹤滨向周恩来、傅连日章、金茂岳讲了,周恩来问:“如何治疗呢?”“可以用硝酸银轻轻地腐蚀一下,以促进溃疡面的愈合。”王鹤滨认为处理并不难。
    
      周恩来微笑着说:“那好啊!就试试看吧!”可金茂岳当即表示反对:“不行!不要把鼻中膈腐蚀穿了!”王鹤滨觉得金茂岳是妇科专家,这方面的治疗可能不太熟悉,但他是位老大夫,革命的资历也深,王鹤滨觉得不好与他争论。
    
      傅连日章没有表态,这等于是把王鹤滨的治疗方法否定了。多年后,王鹤滨说,如果他那时就达到后来具备的业务水平,一剂中药便可以把这点小病治好,就不会提出让两位医学前辈担心的方法了,也可免除周恩来一生受此小病拖累了。
    
      除了照顾自己的保健对象外,也要连带照顾保健对象的家人,因此王鹤滨到西花厅同时也照看处在更年期的邓颖超。一次,邓颖超得到了王鹤滨父母来北京看他的消息。当他到西花厅时,邓颖超一见面就说:“鹤滨同志,听说你的父母来北京了,这是50元钱,送给你的父母。也算是我做了点群众工作。”
    
      王鹤滨很纳闷,因为自己并未向什么人透露过父母来京的消息啊。邓颖超又说:“收下吧,鹤滨同志,这是国家每个月给我作为人大代表用于做群众工作的费用。这个月的就给你的父母啦,请代我向老人问好!”邓颖超的真挚,使王鹤滨感到很温暖,就接过了钱。
    1950年3月5日,王鹤滨给邓颖超进行治疗后,正欲离开,邓颖超说:“鹤滨同志,今天是恩来同志的生日,就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吧。”
    
      王鹤滨留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和周恩来夫妇一起吃饭。那天,王鹤滨被邓颖超安排在了她自己和周恩来的对面。还有著名演员金山,周恩来的养女、金山妻子孙维世。
    
      邓颖超一直忙活到饭菜都齐了,才来到餐桌前。她带头举起酒杯,祝周恩来健康长寿,王鹤滨等也站起来,举杯祝贺周恩来生日。周恩来很高兴,谈笑风生。他说:“1939年,在延安时,因骑马,我跌伤了右臂,去延安中央医院诊治。一位年轻的外科医生,也是位X射线技师,他认为是骨折,应该按骨折处理。而另外一名知名的专家,则认为不是骨折,是软组织损伤,按一般方法进行治疗即可。结果,我当时听了专家的意见,遗留下了残疾。”
    
      由于错误的治疗,使周恩来深受臂伤痛苦,后来不得不专门赴苏联去诊治。经仔细检查这才发现,不是软组织损伤,而是骨折。后来,王鹤滨又了解到周恩来摔伤手臂的情景。那是1939年7月10日,周恩来去延河对岸的中央党校作报告,江青也骑马同行。江青骑的是贺龙送给毛泽东的马,比周恩来的马高大。过河时,跟在后面的江青突然打了一下马,她的马一跳跃,溅起水花,使周恩来的坐骑受到惊吓,狂奔起来,使他被重重地摔在满是石头的河滩上……但周恩来在讲述自己的臂伤时,并没有提到江青的名字,也没讲摔伤的经过。
    一见面林彪就问:“什么食物是酸性的,什么食物是碱性的?”
    
       在力伯畏服务过的保健对象中,军队的将帅也不算少,只是管的时间不太长,就移交给了其他的大夫。例如中国的十位元帅,除了朱德,她都负责过。
    
      笔者曾听中共中央进北平后担任毛泽东保健大夫的王鹤滨说,他有一次受毛泽东委派,去毛家湾看过林彪。他进到林彪的卧室里,发现挂了好多白纸条。后来才得知是因为林彪怕风,挂白纸条是通过看纸条动不动,辨别有风没风及风向的。笔者讲述了这个情况,并问力伯畏去林彪那里时,是不是也看到这样的情景。
    
       “对,他的床就在卧室的中间,周围吊着纸条。给他看病时,他全身都盖着,只把手伸在外面,让医生把脉。这是因为他怕风怕光。”力伯畏还告诉笔者,医生为林彪诊断时,往往和他说不上一句两句话,要更详细地了解林彪的身体情况或病情,都是到叶群的房间,向叶群询问。
    
       当年为林彪做过诊断和治疗的医务人员,都知道一些发生在林彪家中而不为外间了解的古怪现象,诸如林彪和叶群各住自己的房间,有什么事情不怎么当面交流,而是互相递纸条……
    
       力伯畏最初几次去林彪家,都是和专家一起去的,后来才单独去。去了一段时间后,逐渐对林彪有了一些感性认识,甚至还从林彪那里学到了一些自然科学知识。
    
      林彪喜欢读书,而且注重从书本上汲取知识。特别是当他从书中发现一些与他的认识相一致的观点时,更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笃信和恪守。他不知是受什么启示,也不知是怎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就是他的体质只适合吃酸性的食物,而不适合吃碱性的食物,所以他提出自己以后只能吃酸性的食物。
    
       当力伯畏听说这一情况,感到很新奇。心说我学医出身,只知道中医里对食物有热、寒之分,还从没听说有酸、碱之分。因为在自己过去看过的相关书本里没有这方面的阐述,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分别酸、碱食物。
    
       有一天,林彪打电话到中央保健委员会,说要力大夫到他家去。因为他点了名,过去总陪力伯畏去林彪家的傅连暲就没有一起去。力伯畏到了毛家湾,林彪一见面就问力伯畏:“什么食物是酸性的,什么食物是碱性的?”力伯畏真不知道,就如实相告。
    
      林彪听后,很平和地对力伯畏说:“槟子是酸性的,沙果是碱性的。所以我可以吃槟子,不能吃沙果。”他一边说着,还把一本书找出来,翻给力伯畏看。力伯畏说,她看了林彪的这本书后,觉得对保健工作有用,很想自己也买一本。她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余,几次到书店寻找相关的书籍,可寻觅了许久,也没能买到。
    
       在回忆此事时力伯畏说,要不是林彪,她这辈子也许真长不了这个见识。这两种水果吃起来都有点酸,长相又非常相近,可居然一种是酸性的,一种是碱性的。
    
      林彪读的书不算少,特别是20世纪30年代初,他部下的一个连队,因为缺乏中医知识,闹了个喝人参汤流鼻血的大笑话,勾起了他对中医的浓厚兴趣,陆续收集了不少中医中药方面的书籍,在作战间隙阅读,具备了相当高的中医中药水平。据说战争时期和解放初期,林彪曾开中药方治好过自己部队战士中出现的小毛小病,还曾给自己开方医病。
    
      但是,林彪读书也有一些实用主义的倾向,当他脑子里先有了一些意念和想法时,就到书本中去找根据和相关的论述。例如认为自己适于吃酸性食物,不适于碱性食物的意念;例如他认为自己不能吃蔬菜的意念等,而且他一旦形成了某种意念,还特别的固执。对此,力伯畏也是深有体会。
    
       自从林彪坚信他不宜吃蔬菜后,就坚拒吃蔬菜。当国内的和苏联的医学专家了解这一情况后,都认为这种做法是缺乏科学依据的,长此以往会影响他的健康,因为无法摄取人体必需的营养,所以必须改变这种状况,让林彪吃蔬菜。
    
       当劝说无效后,专家们就让力伯畏向林彪家的大师傅作交待,每天给林彪熬菜汤喝,但并不告诉林彪喝的是菜汤,力伯畏还记得提出这一建议的专家之一是协和医院的张孝骞大夫。
    
       在这样做了一段后的一天,力伯畏又去林彪家,当她到厨房了解有关情况时,正赶上大师傅在给林彪熬菜汤。力伯畏看大师傅是把整个菜叶子放在锅里煮,就告诉他说这样煮效果不好,营养不容易煮出来,建议大师傅把菜切一切再煮,大师傅二话没说就照她说的做了。
    
       谁知过了几天,力伯畏突然听说叶群给傅连暲打了电话,告知说首长说了,以后不要让力大夫到毛家湾来了。力伯畏闻此一时摸不着头脑,这究竟是怎么了?
    
      傅连暲最初也不清楚林家为何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后来他在不经意中向叶群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叶群才把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原来是有一天大师傅给林彪熬汤,切碎的菜叶子没捞干净,林彪喝汤时看见了碎菜叶子。这下露馅儿了,林彪穷追不舍诘问是怎么回事,家里隐瞒不过去了,只好说是力大夫吩咐让熬菜汤给他喝。进了菊香书屋北面的房屋,才知道拍片对象是毛主席
    
       从1958年到1961年,力伯畏在中南海里工作生活了三年,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力伯畏说几乎没怎么见着毛泽东。
    
       笔者因此只好问她是否还记得第一次见毛泽东的情景。力伯畏说她还记得,但那时她还没有进中南海,而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给毛泽东拍X光照片。那次不像给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看病或检查身体那样,带他们到外面的医院去进行,而是把X光机拉到了中南海里。
    
       去之前,傅连暲跟力伯畏说要带她一起到中南海里给中央首长检查身体,也没说是给谁,由于中南海她此前没去过,当然想进去看看。因为那是初次进中南海,所以进去后他们究竟到的是哪个部位,怎么走的,力伯畏至今也说不清楚。
    
       “车停下来,看了大门上的牌匾,才知道进了丰泽园。车上的人把机器抬进了院子,傅连暲跟我说:‘走,咱们也进去吧。’我跟着他过了两道门,进了菊香书屋北面的房屋,一看,毛主席在里面哪,才知道拍片的对象是毛主席。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毛主席。”力伯畏说道。
    
      中南海里常有些跳舞、看电影、看戏剧的活动,但中共中央的领导人参加这些活动,一般都是护士们跟着去,大夫们去的少一些。到了星期六,护士们下班不回家,在办公室等着去中南海跳舞的通知,什么时候叫,什么时候走,不叫就等着。力伯畏当时已经是干部了,有的时候还得负责组织人去跳舞,可她自己却不跳。如果通知去,就有辆大车来拉;但也有最后没来叫的情况。
    
       开第一次政协会议的时候,也老组织在老北京饭店跳舞,舞场设在六层,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去跳。中央保健委员会的护士们都陪着跳,也是保健大夫去跳的少。所以人们都说大夫不开窍,保守。也由于此,多数保健大夫到现在也不怎么会跳舞。
    
       力伯畏还记得,邓小平因为打台球把腿摔骨折了,因而没能上庐山参加中央政治局的扩大会议,这件事正好也发生在她在中南海的那段时间里。那天听到邓小平摔着的消息后,保健大夫带了一副钢夹板去看他,如果骨头断了,钢夹板就可以马上固定腿,结果也没有用上。邓小平随即被送去了北京医院,住进了三楼的331病房。(新民晚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