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身边的孟锦云为何入不了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7日 转载)
    
    来源:《毛泽东身边的人》
     (博讯 boxun.com)

    孟锦云是毛泽东主席的半个老乡,当然也是作者一清的“半个老乡”了。因而下笔时,总是反复推敲,从哪个角度去写,才不会伤害到这位曾经历经坎坷的“半个老乡”呢?
    
    文革似乎发生得太早了,以至于孟锦云这样注定要有一段曲折经历的“演员”们没有接受这种命运转折的半点准备。她们太年轻了,年轻得让她们对复杂的中国政治以为是孩子们的“办家家”。
    
    孟锦云参军时,才11岁,到文革中进入叶群办公室、进入毛泽东的办公室,也就18岁。由于看到叶群和吴法宪他们在摸毛泽东生活习惯的底,包括毛泽东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吃什么药等等都在打听,孟锦云觉得奇怪,便由她哥哥将情况向江青反映,以为这就是保卫毛主席。谁知,江青却将这信交给了“被反映”的人,由叶群来处理。这下,孟锦云就只有下狱的机会了。
    
    1968年3月9日被捕,到1973年1月释放,在近5年的关押、劳改时间里,孟锦云受尽了苦辛与折磨。1975年5月,当她再一次见到毛泽东时,毛泽东已经不是1968年的毛泽东了,眼睛已看不清楚孟锦云长什么样了。孟锦云的悲伤故事,让毛泽东心怀恻隐,“他一直拉着小孟的手,抚摸着,他的眼睛湿润了,他再也不会想到,这么个坦率真诚的小姑娘,怎么会打成反革命,竟然在监狱里蹲了三年……”毛泽东当即决定把她留下来,留在自己的身边:“你不要再讲了,你来了,就什么都好办了,你就留在我这里工作。”(HHSY·48-49)
    
    毛泽东一句话,大局就定下来了。这事发生在1975年的5月24日。
    
    留下来的孟锦云做什么事呢?机要秘书的职事是去年的10月22日才定下来由张玉凤担当的,护士长是俞雅菊,疗组成员都是北京各大名医院的名老医生、教授。但既然毛泽东发话要将孟留下,便考虑到她在林彪事件后被释放出来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在医院任护士的经历,让她以毛泽东的护士的身份出现在中南海医疗小组的编制里。
    
    实际上,也就是端茶倒水,服侍一个老人一样地服侍毛泽东。
    
    毛泽东显然是很喜欢这位“半个老乡”的出现的,已至于毛泽东还借故辞退了另一位护士。这样,孟锦云得以在毛泽东身边,为老人家读报,听老人家讲故事,或者说一些开心的话,也做一些属于“护士”应该做的工作,如洗嗽、接尿、通便之类。
    
    后来,情况有些变化,毛泽东让孟锦云也念一些文件给他听,并让她代他圈阅一些文件。有关这个情况,张玉凤作为机要秘书,是看在眼里的。张玉凤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对这种变化,她不可能不敏感到这意味着什么。有一次,张玉凤对孟锦云开玩笑地说:“小孟,你这个非党员,可还替主席圈阅党中央文件,你可真是党外布尔什维克啊!”
    
    张玉凤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情、心理,我们不好说什么,即使是女人间的嫉妒,张玉凤也是有道理的。毕竟张玉凤是中央任命的毛泽东的机要秘书,这是有文件的。但孟锦云没有这个资格,她是不能看中央的高层文件,更不能代毛泽东圈阅党中央重要文件的,即使是毛泽东让她这么作,似乎也不合规矩。
    
    张玉凤的话,刺痛了孟锦云敏感的神经。于是,入党的问题就成了孟锦云迫切考虑的大事。以至于,为了尽快入党,竟至自作主张地请毛泽东当她的入党介绍人。当这个问题提到毛泽东面前时,毛泽东有一段表态:“你入党我同意。但是我同意了不算数,你要去找党小组长,把申请书交给他。然后再找两个入党介绍人。你把申请书交给小组长后,要经过党小组讨论通过了才算数。”并强调,“这是组织原则问题。”孟锦云还是希望主席能在她入党的问题上推一把,便说:“您同意了都不算数,还有谁同意了算数呢?”毛泽东说:“要按组织原则办事嘛。我身为党的主席,我哪能带头破坏我同意制定的原则呢?”
    
    这次谈话也就到此为止。后来,孟锦云将申请书交给了当时负责医疗工作的小组长李**。孟锦云又找了汪东兴做她的入党介绍人。还差一个,孟锦云不想找别人,还是想让毛泽东做她的入党介绍人。毛泽东听罢,沉吟了很久,最后说了一段语重心长的话:“我做你的入党介绍人,恐怕不合适。人家会说你拉大旗了。”
    
    孟锦云是不是有“拉大旗”的想法?其他人怎样看待突然降临到毛泽东身边的这位“护士”?孟锦云有没有因为“就留在我身边工作”的重大信任而让其他的、或原来的“同事”感到不适?那些因为孟锦云的到来而不得不离开毛泽东的人会对此有什么想法?
    
    我们无从得知孟锦云的出现,在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中会起什么样的冲击,但据《毛泽东的黄昏岁月》记载,对于孟锦云代毛泽东圈阅文件,张玉凤是有不同看法的,她曾经以开玩笑的方式,善意地提醒过孟锦云,但孟没有能把这种善意的提醒当回事。作为党中央正式任命的机要秘书张玉凤心里是有气的。借着孟锦云入党并请毛泽东担任她的入党介绍人一事,张玉凤表现出了她明显的不高兴:
    
    “你什么事都找主席,你不知道主席的身体不好啊?你老打搅他做什么呀?你急什么嘛!早晚还不得都入!”
    
    虽然入党确实会是“早晚”的事,但孟锦云知道,不能再晚了,因为毛泽东的身体状况没有谁比她更清楚的。越是急,越入不了党。又过了很久,党小组长找到了孟锦云谈话:“你的入党问题,小组里讨论过了。有的同志给你提了些意见,说你骄傲自满,希望你再努力争取吧。”
    
    这“有的同志”是谁呢?孟锦云想了好半天,排除了张玉凤,认定是某天值班时两个党员工作人员临时缺岗,孟锦云批评了她们,以至那两位受批评的“同志”当场把孟锦云的批评顶了回来:“你干嘛对我们这么横?我们是平等的,你干嘛指挥我们呀?”
    
    这是不是毛泽东所提醒的孟锦云“拉大旗”的注释呢?不得而知,反正,孟锦云在中南海毛泽东身边时,一直没有入党,1976年,毛泽东去世,1986年,孟锦云终于如了心愿,但这却是毛泽东去世十年之后的事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