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兩首《思鄉曲》背後的悲歌/林淵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8日 转载)
    悲歌更多文章请看悲歌专栏
     ●抗戰名曲《思鄉曲》的演唱者黃源尹四九年後投向共產中國,結果被劃成右派,文革中更飽受摧殘,以五十一歲盛年,慘死青海。
     (博讯 boxun.com)

     二○○八年初,筆者在《開放》雜誌撰寫馬思聰夫婦骨灰從美國費城運回中國廣州安葬的文章,指出中共當局藉此大搞統戰,對殘害人民的種種惡行卻諸多隠瞞。最近筆者還發現,大陸流行的互動百科網站有關馬思聰的報導,竟把馬思聰的名作《思鄉曲》與另一首由夏之秋作曲,戴天道作詞的抗戰名歌《思鄉曲》張冠李戴,亂套一番。在中共蓄意掩飾和偽造下,不少往事已變得面目模糊。
    
     這兩首同在抗日戰爭爆發初期面世的作品,不但曲名相同,兩位作曲人在文革中同樣有著坎坷經歷,因演唱夏之秋的《思鄉曲》而成名的男高音歌唱家黄源尹更客死青海,是又一名被中共害得家破人亡的歸國華僑。
    
    
    抗日名音樂家夏之秋創作甚豐
    
     馬思聰的管弦樂曲《思鄉曲》創作於一九三七年。當時他任教廣州中山大學,並在抗日合唱團擔任指揮,創作了大量的抗戰歌曲,《思鄉曲》是其作品《內蒙組曲》(原名《綏遠組曲》)的第二樂章,音樂素材源自內蒙民歌《城牆上跑馬》旋律柔和而憂傷,表達逃難人民思念故鄉的惆悵心境。
    
     一年後,另一首《思鄉曲》則在湖北作曲家夏之秋的筆下誕生。夏之秋與馬思聰同歲,一九一二年生於漢口,原名夏漢興,父親是漢口聖約翰小學的教師兼教堂琴師,故自小受音樂薰陶,一九三六年入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學習作曲及吹奏小號。抗日戰爭爆發後,他積極投入抗日宣傳工作,創作的抗日名曲《歌八百壯士》(又名《中國不會亡》)、《最後的勝利是我們的》、《女青年戰歌》、《遠征轟炸歌》等相繼問世,傳誦一時。一九三八年,他擔任武漢文化界抗敵工作團音樂組長和武漢合唱團團長兼指揮,帶團到南洋一帶巡迴演出,為抗日宣傳籌款。途經香港時,因夜間聽到街頭賣唱人淒婉的琴聲得到啟發,寫成了抒情的《思鄉曲》。翌年由合唱團成員戴天道填詞完成﹕
    
    
     「月兒高掛在天上,光明照耀四方,在這個靜靜的深夜裡,記起了我的故鄉。半夜裡炮聲高漲,火光佈滿四方,我獨自逃出了敵人手,到如今東西流浪。故鄉遠隔在重洋,旦夕不能相忘,那兒有我高年的苦命娘,盼望著遊子返鄉。月兒高掛在天上,光明照耀四方,在這個靜靜的深夜裡,記起了我的家鄉。」
    
    
    黃源尹毅然回國投入抗日演出
    
     當時一位在印尼歌唱界嶄露頭角的華僑青年從報刊獲知武漢合唱團到吉隆坡演出,毅然到吉隆坡要求加入合唱團參與義演,其後還隨團回國投入抗日演出,他就是其後以演唱《思鄉曲》、《追尋》、《牧歌》、《在那遙遠的地方》等歌曲廣受歡迎的黃源尹。
    
     據經歷抗日戰爭的老一代回憶,夏之秋的《思鄉曲》在抗戰時期比馬思聰的《思鄉曲》更為人熟悉。除了因為夏之秋曾到各地演出此曲,一九三九年重慶拍攝的電影《吉人天相》亦以它作主題歌,因而深入民心。馬思聰的《思鄉曲》則遲至一九四二年,由他和堂弟馬思周合作填上歌詞﹕
    
    
     「當那杜鵑啼過聲聲添鄉怨,更那堪江水嗚咽,暖麗南國多情的孩子,當那紅花開遍,瓣瓣是啼痕渲染,盡都已隨春歸去,流浪兒啊,你還在嘉陵江邊徘徊,那邊就是你可愛的故鄉,就是有水鳥翱翔的地方,那邊白雲映紅荔村前,孩子,你為什麼不回家?為什麼不回家?」
    
    
     四九年以後,名氣較大的馬思聰成為中共的拉攏對象,更以其《思鄉曲》向台灣廣播,爭取民心,馬思聰的《思鄉曲》便走紅起來。
    
     到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停播了馬思聰的《思鄉曲》,取而代之的是歌頌毛澤東的《東方紅》。翌年,不堪迫害的馬思聰出走美國,而夏之秋和黃源尹則和眾多大陸藝術工作者一樣,面對批鬥下放的命運。
    
     夏之秋四九年後一直致力音樂教育,擔任中央音樂學院任管弦系教授及天津、北京二管樂廠技術顧問,被譽為中國銅管樂的奠基者之一。文革期間,他被下放至河北保定鄉郊勞動改造,妻子及子女都分散至京郊、天津和湖北的農村。一九七三年,他隨北京鐵路文工團上山下鄉短期演出後獲准回校任教,不久心臟病由輕趨重,病癒後,埋首編寫著作《小號吹奏法》,將畢生吹號經驗傳諸後世。一九九一年,八十高齡的夏之初應四十年代的學生邀請,出訪台灣,兩年後病逝北京。
    
    
    夏之秋和黃源尹的悲劇
    
     相比之下,黃源尹的遭遇就更為不幸。他祖籍福建,一九二一年出生於印尼棉蘭市一個華僑商人家庭,十三歲被送到中國升學,抗日戰爭爆發後返回棉蘭學習聲樂,十七歲便舉行了首個獨唱會。他一九四○年跟隨夏之秋的武漢合唱團重返中國後,報考中央訓練團音樂幹部訓練班,由於面試演唱時表現優異,被聘為教官。考生一舉變成了教官,在當時樂壇傳為佳話,沒料到他這次出任國民黨的官職僅及半年,竟成了他日後的政治禍根。黃源尹其後畢業於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聲樂系,四十年代在中國的藝術圈享負盛名,周璇、王人美等名演員都曾向他學習聲樂。
    
     一九五○年,他不顧印尼的家人反對,放棄到英國皇家音樂學院任教的機會,從香港北上投入新中國懷抱。先後在上海音樂學院、新疆軍區文工團、解放軍總政治部歌舞團任教。但他很快便成為中共打擊的對象,先是一九五六年肅反運動期間被隔離審查,獲釋後又在五八年打成右派,工資降四級,剝奪歌唱權利,同時調離部隊發配青海,任教於青海省藝術學校和青海省歌舞團。他在一九六三年雖被摘除右派帽子,到北京的解放軍藝術學院擔任教職,卻不到幾年便遇上文革狂飆潮,黃源尹又首當其衝,成爲批鬥的對象,身心飽受摧殘,舉家再次被放逐到青海西寧。一九七二年八月,貧病交迫的黃源尹心臟病發逝世,終年五十一歲。妻子余啓英歷盡艱辛撫育三名孩子,於一九七七年移居香港尋找生路。
    
     幸慶這世代有了視頻網絡,我們不用大費周章,安坐電腦前就能欣賞這兩首優美的《思鄉曲》,以及黃源尹的動聽歌聲,消逝了的音樂人為世間帶來美妙的樂韻,也以其人生苦難展現了殘酷的政治現實,留下無限感慨與深思!
    
    開放雜誌二零一零年三月號首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经济挂帅无视污染,中国“癌症村”悲歌唱不完
  • “我们死定了”:中国近百癌症村悲歌
  • 中国近百癌症村悲歌:数万病患或被牺牲 (图)
  • 无助绝望痛苦的HIV输血感染者李喜阁和小女儿林林的悲歌
  • 山东齐鲁石化下岗工人悲歌
  • 槟郎:刘汉黄悲歌
  • 殺子悲歌──從汶川到天安門/孔捷生
  • 索马里的海盗悲歌:18年为何没有政府有效管制?
  •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张成觉
  • 余习广 李君 :环江悲歌(上)
  • 曾金燕如是说(7):怯懦大国的悲歌 /李俪洋
  • 孔捷生:愛國悲歌
  • 巴基斯坦的悲歌/江春男
  • 棄童悲歌/陶杰
  •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刘斌夫
  • 我为《同一首歌》唱一曲悲歌/钟垂林
  • 声声血字字泪——读叶永烈《曆史悲歌——反右派始末》
  • “政改方案”和潘岳新论都是徒劳的悲歌/瓦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