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世界战史上的大悬案:中外军队集体神秘大失踪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31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博讯 boxun.com)

      成百上千人的军队成建制集体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声无息,杳无踪迹……这被认为是世界军事史的第一大悬案!几百人甚至数千人成建制集体失踪,有的甚至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瞬间消失得无踪无影,这不能不令人瞠目结舌。
      最令人称奇的军队集体大失踪一案当属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英国军队。此案发生在1915年8月28日,当时英军和新西兰部队部署在土耳其的嘉里玻里地区。白天一队800多人马的英军向一个高地机动,当时天气晴朗,少有云彩,有近似面包状云片在英军阵地上空飘浮,而英军所要机动的山头有一片浓浓的灰色雾气,山巅却隐约可见,山下晴朗一片。
      随着大队人马的不断攀升,队伍逐渐地遁入迷雾之中,等到最后一名士兵消失在迷雾中后,一会儿,惊人的奇迹发生了,整个大队人马无声无息地失踪了,再也看不到一个士兵从灰色雾团中走出来了。几十分钟后,山头弥漫的灰色雾团一部分四处消散,大部分慢慢浓缩成一个硕大无比的雾团缓慢上升,最后和英军阵地上空的几朵浮云融到一起后就静静飘离而去。
      山头雾气消失后,整个高地寂静无声,山上植被清晰可见,然而整整800多人杳无踪影,800多条人命像那一团神秘莫测的灰色雾团一样静静地雾消云散!当年和800多英军同在一阵地的22名新西兰士兵就曾亲眼目击过这一事件,当时这22名士兵就驻守在离英军60米左右的小高地上,英军800多人从机动地攀登对面高地直到最后一名士兵消失在山头的迷雾中,其全过程这22名士兵都尽收眼底。
      最后当发觉英军大队人员全部失踪后,这22名士兵向上级作了报告,英军接到报告后,曾制定了周密的搜寻计划,进行大规模的搜寻,然而毫无结果。当时英军一直认为最大的可能是全队人马均为土耳其军所生俘,等到战争结束,英国向土耳其提出要交回那失踪的800多名英军,要求遣返生存的俘虏,然而土耳其一直坚持说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这支部队。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800多士兵中的任何一人了。那800多人马犹如遁入了一个神秘王国,成为英国军事历史上一大悬案。
      无独有偶,也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军也同样鬼使神差地遭此厄运。布置在马尔登高地上整整两个营数百名的士兵也同英军一样悄无声息地神秘失踪了,法军也曾派出大部队进行全面搜寻,后来同样空手而返。
      规模最大的一次军队集体神秘失踪一案,很不幸运地让西班牙给碰上了,此案是发生在距今289年前的1711年,当时近4000多名西班牙士兵驻扎在一个叫派连山的山上过夜,以待后继援军的到来。第二天早上援军到达山上宿营地时,军营内柴火仍然在燃烧,马匹、大炮也原封未动,然而就这样一支遍布满山遍野、浩浩荡荡的大部队竟然一个不留地全部消失了。和英军失踪案不同的是,西班牙的这支部队毕竟还留下一些马匹、火炮和柴火,然而人却全部和英军、法军一样魔鬼般地神秘失踪了。在西班牙官方文献上曾清清楚楚地记载了这一神秘的失踪奇案。
      60多年前,我国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曾遇到过这种怪事。在1937年12月初的南京保卫战中,国民党集中了20万军队云集在南京市周围。此役中方军队损失惨重,尤其是远道赶来助战的川军某师损兵折将尤为重要,该师有一个团,因担任阵地侧翼对敌警戒任务,重点防御京杭国道一侧敌人可能突如其来地穿插分割,故一直未直接参战,当防御战役失利后,为了保住有生力量,全团二千余人急行军向绵延数十里、森林茂密的南京东南部青龙山地区撤退。然而,部分进入青龙山地区后,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支部队,全团二千多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后来有人推测这支部队是不是分散突围出去了,然而仔细分析推敲一下日军当年的战役态势和兵力部署后,此种假设便不攻而破。因为当年围攻南京的日军总指挥就是南京大屠杀的首犯,灭绝人性的松井石根大将,早在离开日本东京赴上海战区之前,就早早着手于筹划对南京实施进攻,因此,在攻陷上海后,他在没有报请统帅部最后批准的情况下,就令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乘中国军队溃败之机,分多路向南京追击,进攻计划详尽而又周密,企图把整个南京围得滴水不漏,来个一锅端。
      为了一网打尽中国军队,日军采取撒大网的大迂回包围,于1937年12月1日出动了两个精锐师团从上海以南的杭州湾登陆,沿途经嘉兴、湖州、广德、芜湖一路包抄中国防御部队的大后方。仅10天这支日军的一部就和与沿无锡、镇江、句容一线围追过来的日军在南京东南部汤山镇连接起来,从而达成了日军大撒网、大包围之企图,形成了三面对南京围攻收缩之态势。
      当时,众所周知,中国守军只有邓龙光将军所指挥的93军一部趁日军尚未合围之际,幸运地从山道间大胆穿插突围出去,在这支部队突围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一支成建制的中国守军能够冲出日军密不透风的封锁圈了。所以提出这支2000多人的全团人马全部突围出去的假设绝难成立。
      退一步说,就是全团突围出去,国民党军队应有一星半点信息,然而1939年国民党军总部在统计作战情况时,就曾发现这个全团人马不知下落的奇怪事件,无奈只能将全团列为集体失踪案件。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总部曾组成联合调查组,对这一全团失踪悬案进行过专项调查,然而一无所获,此案最终也不了了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希特勒批判日本军队“把南京变成了一座兽城”/解龙
  • 60年里两岸军队鲜为人知的几次配合 (图)
  • 真实的战场经历 中国军队在越南太善良了
  • 令人震撼:海明威曾随同中国军队破坏日军军事建筑(图)
  • 学者质疑兵马俑身份 称是秦国礼仪队伍并非军队(图)
  • 国民党军队为何宁死不拆民房?大陆沦陷60周年感言!
  • 珍宝岛事件真相:苏军设伏引诱中国军队进攻 (图)
  • 江青说:“军队有两霸,一是许世友,二是韩先楚。”
  • 最倒霉的越南特工队:唱错歌被中国军队消灭
  • 历史沧桑:国民党军队拍摄的淮海战役老照片(图)
  • 台湾官员澄清日抗战史实:毛泽东鲜少直接与日本军队作战
  • “魔爪”伸向军队 林彪差点儿毙了江青(图)
  • 老照片:1941年真实的中国西藏军队和藏兵(图)
  • 周恩来:军队国家化与政治民主化要同时进行
  • 解密:中国军队阻止62年香港逃亡潮
  • 中共和它的军队是用卢布豢养起来的
  • 中国军队台儿庄大捷 歼灭日军一万余人(图)
  • 89年6-7月北京地区军队镇压死亡人员尸体焚毁部分资料
  • 罗马尼亚军队1941年敖德萨战役
  • 军队总长陈炳德发飙反映出中南海方寸已乱/胡少江
  • 新疆军队靶场遗留火箭弹爆炸,土尔逊·吾普尔兄弟2死2伤(图)
  • 因军队抢险而染病的宋光辉因为无钱被赶出医院(视频)(图)
  • 军队买官卖官成风,张柏森的军衔不翼而飞(图)
  • 刚刚提升上将的秘书谈军队乱源:两个司令部/博讯独家
  • 军人宋光辉因执行任务而染病,军队抛弃慈善家救命(视频)(图)
  • 梁光烈贱卖军队土地 胡锦涛严厉批示督查处理
  • 世界杯-西班牙加时绝杀10人荷兰 加冕第8支冠军队
  • 胡锦涛开始在军队反腐
  • 总政后,涉军访民到国防部拦截军队首长轿车(视频)
  • 军队转业干部孙自卿在国家信访局上访遭拒(视频)(图)
  • 在军队公司担保下 覃辉开始“天上人间”夜总会
  • 江苏镇江动用军队拆迁并殴打民众
  • 江苏镇江动用军队拆迁,殴打民众
  • 青海玉树灾区内幕:政府出动军队阻喇嘛赴追悼会(图)
  • 玉树地震:温家宝到灾区迟到,且没有军队将领随行
  • 老乡跪求军队援助青海震区垮塌孤儿院
  • 中南海三代核心内情:另一“太上皇”陈云赞军队六四镇压
  • 胡锦涛开始抓军队 要其服从服务大局
  • 致中共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控诉书(之一) ——中国军队压制吴宣玖的冤假错案不平反
  • 军队的代表、委员们:听听梁凤芝的控诉 (图)
  • 茶香阁:呼吁党中央和新闻媒体都来关注军队信访死角!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中国一旦有事,军队不会支持胡锦涛/春秋戈
  • 突尼斯军队为何不敢向国民开枪
  •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高洪明
  • 八一前再论军队国家化与政治民主化/吕洪来
  • 张召忠:中国军队就是要时刻准备打仗
  • 国防部长梁光烈上书主张军队国家化
  • 军队国家化 国家民主化 人民主权化 社会公正化/李勉映
  • 众叛亲离, 中共只剩下最后的靠山------军队/谭松年
  • 军队撤区建委将酿成中国的大祸/姜维平
  • 高山: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 施化:未来的安危,在于军队是否中立
  • 军演战机坠毁暴露中国军队两大软肋/陈龙飞
  • 张海阳政委 现在如此腐败的军队能打仗吗/朱福群
  • 难找工作 大学生毕业当兵 军队不稳/张生泉
  • 说说军队贪污猫腻
  • 89年中共动用正规军屠杀平民,对军队伤害其实也很大/吴仁华
  • 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究竟抵制了谁
  • 为什么巴基斯坦军队打不垮塔利班/穆斯塔法•卡德里 
  • 笑谈党卫军教援齐彪“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