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谭震林为何被毛泽东当众称为“谭老板”?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2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董保存
    
    核心提示:有人说,叫他谭老板,是因为毛主席叫起来的。在一次会上,毛主席叫他:谭老板,说说你的意见。主席带头叫,别人跟着叫,老板老板的,很快叫顺了口。
    谭震林为何被毛泽东当众称为“谭老板”?


    本文摘自:《走进怀仁堂》,作者:董保存,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上到毛泽东主席,下到农口的一般工作人员,都称谭震林为“谭老板”。这个称谓从何而来?
    
    “大闹怀仁堂”这一说法,出自“四人帮”之口,却成了老一辈革命家向邪恶势力抗争的代名词。
    
    人民大会堂的批斗大会上,谭震林宁死不肯低头,有人动手打了他一个耳光,他说,这件事我永生不能忘。
    
    谭老板与江青的关系是人们说的比较多的,他说“我要是跟了江青,我的官比谁都大!”
    
    上到毛泽东主席,下到农口的一般工作人员,都称谭震林为“谭老板”。这个称谓从何而来?
    
    中国革命史中人物,有别名、绰号者甚众。细细考证,别名绰号的来源大致有两个方面——
    
    以形象特征得名者居多。周恩来早年蓄有漂亮的络腮胡子,人们便称之为美髯公。朱德的胡子也颇茂盛,因而红四军将士也称他为“朱胡子”、“胡子军长”。他当时的妻子任若兰,英姿勃勃,脸上有浅白麻子,人们干脆叫她“麻部长”(她曾做过妇女部长)。罗瑞卿的个子高,年轻时消瘦修长,便得了一个“罗长子”的绰号。李作鹏眼睛不好,戴了墨镜,便被人们喊为“李瞎子”……
    
    有些绰号、别名与职务分不开。称叶剑英为“参座”或“叶参座”,是因为他当过八路军的参谋长。称彭德怀、陈毅、贺龙、聂荣臻等人为“老总”,是因为他们总管过一个地区、一个方面的党政军事工作。
    
    谭震林却得了一个与形象和职务都无关的雅号——“谭老板”。他身材不高,大约不足1米60;面色不白,甚至还可以说有点黑,肚皮不大,还不如跟他多年的警卫员老沈肚皮大。这些,都与“老板”的形象相去甚远。要讲职务,他当过司令员、政治委员、省委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这些都与“老板”不搭界。
    
    然而,“谭老板”的名声却是人们公认了的。上至党的主席、国家主席,下至新四军的普通战士都如此称呼他。毛泽东在一次会议上,当着许多人的面,称赞他:谭老板,你这一炮放得好哇!在另一个会上批评他:谭老板,你那大炮也相当多,放得不准,心血来潮,不谨慎……谭震林分管的农林口,人们更是把“谭老板”挂在嘴边,汇报工作时,开口便是“遵照老板的意见……”“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对“老板”的称谓也有了兴趣,经过多方调查写了一篇《雅号“谭老板”的考证》刊登在《新农大》报上……
    
    “老板”必有些来历。
    
    《新农大》报上说,“老板”之称,来自浙江杭州,是杭州解放后所得。这想必是那时报纸凑不够版面,东拼西扯起来的,当然不足为凭。
    
    那么,“老板”到底来自何时何地?
    
    “老板”的战友、“老板”的亲属以及党史、军史研究专家的回答各异,甚至大相径庭。
    
    有人说,叫他谭老板,是因为毛主席叫起来的。在一次会上,毛主席叫他:谭老板,说说你的意见。主席带头叫,别人跟着叫,老板老板的,很快叫顺了口。
    
    有人说,因为他是店员出身,开店嘛自然是老板,所以,“谭副总理就成谭老板了”。
    
    有人说,叫他谭老板,起初是开玩笑。他不激烈反对,反而笑呵呵,所以越叫越响,叫得快把原名都取代了。
    
    还有人说,老板的名字是抗日战争时期他在新四军工作时,因执行任务的需要,化装成老板模样,对外称老板。以后就沿袭下来,习惯成自然,大家都称他谭老板。
    
    经过一番认真考证,笔者认为,这后一种说法真实性最大。他的部下、战友多数以为此种说法有道理。
    
    1940年3月23日,中共中央东南局和新四军军部发电给中共江苏省委称:
    
    现为加强东路工作,已调谭震林同志去组织军政会,以统一党军指挥,不日出发。
    
    这份只有几十字的电报,引出了许许多多的故事。
    
    当时,谭震林正在安徽省的泾县。他的妻子田秉秀(葛惠敏)已经是怀孕9月有余,眼看就要临盆。军令如山倒,妻子一边为他整理行装,一边抹眼泪。他只能安慰说:“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妻子理解他,他也很为自己不能在妻子身边而感到内疚——这毕竟是新婚刚一年,而且是自己第一次做父亲啊!
    
    “你身体不好,自己要注意。”妻子嘱咐他。他患肺病尚未痊愈,还不时咳嗽。
    
    谭震林没有时间儿女情长,他匆匆告别妻子,乘着月夜上路了。
    
    此行的目的地是“东路”,即津浦路东段的“苏太常”“澄锡虞”地区(苏州、太仓、常熟、江阴、无锡一带的简称)。
    
    坚持苏南抗战,是有着重大战略意义的。它西有日本侵华派遣军司令部及汪伪政府所在地南京,东临早已沦陷的上海市,中间是国民党江苏省政府所在地苏州。要在这一带发展抗日武装,坚持抗日斗争,确实责任重大。
    
    为了确保安全,谭震林和随行人员都进行了一番伪装。谭震林化名林俊,身份是上校衔的国民党“三战区参谋主任”。
    
    “从今以后,谁再叫出谭司令,我就不客气噜!”谭震林这样说。
    
    他的两个警卫员,一个化装为马夫,一个是挎盒子枪的。而随行的廖海涛化名廖涛,是林俊的“秘书”,俞炳辉化名张德标,职务是“侍从副官”。
    
    他们用特殊手段,制作了通行证,堂堂正正写好,去东路“检查工作”。——这个“国民党三战区”的“检查小组”,行色匆匆,奔走在皖南到江苏的路上。
    
    行程是异常艰辛的。从皖南到苏南,本来并不算远的路程,走了整整18天。到达新四军江南总指挥部水西村后,他们稍事停留,又匆匆赶路。
    
    此时,谭震林的衣着打扮已经是“鸟枪换炮”了。——雪白的衬衣,毛料西裤,外披哔叽长衫,头顶黑色礼帽。走路时前呼后拥,俨然一派“大老板”的神气。这还不够,他还借用延陵镇一家绸布店老板的名字搞了良民证,证上的名字是:李明。
    
    谭震林甩甩衣袖,对同行者们说:“我走几步,你们看看,像不像老板!”
    
    说完,迈起四方步,把肚子挺一挺,摇摇晃晃,逗得人们大笑不止。
    
    “笑什么?像,还是不像?”
    
    “像是像,就是有点太摆架子。”
    
    “不摆架子怎么行,我看很像。”
    
    同行的吵吵闹闹,谭震林却说:“像不像三分样。我尽量摆出老板的样子,有什么破绽,你们替我弥补着点。”
    
    “老板”的正式称谓,自此而始。
    
    “良民证”上是李老板,实际姓氏应为谭老板,按照化名,应为林老板。姓氏上容易出错,干脆把姓省略去,一律称“老板”。
    
    几天以后,老板出现在常州街头。
    
    到了常州,住进了一家“萃昌豆行”。老板的“买卖”越做越大,改行经营起豆类来了。——由日本人签发的通行证上,他又变成了豆行的老板。
    
    不要小看这张通行证,有了它,在苏州一带活动就畅行无阻。谭震林能够得到它,全凭“萃昌豆行”的小伙计,我们的地下交通员张建林。他买通各种关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了这个证件。
    
    虽说有了证件,谭震林仍然十分谨慎。在敌人眼皮底下活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此,到了苏州以后,住进东来旅馆,“老板”对他的“伙计”们说:“累是累点,可今晚都去看电影。”
    
    有随行者不解其意,谭又悄声告诉他们:“小心为好,看电影比在旅馆更安全。”
    
    这伙“商人”连看两场电影,回到旅馆已是深夜。第二天天刚亮,他们又在老板带领下登船直奔常熟。
    
    在常熟,大老板遇到了一对小老板。
    
    董浜镇的“涵芬阁”茶馆,是我党秘密交通站。店老板是陈关林、陈二妹夫妇。他们热情接待了远道而来、讲湖南话的老板。
    
    对此,谭震林记忆颇深刻。直到晚年,他还说:“1940年,我到东路,一来就到董浜的陈关林茶馆店,这位关林嫂,就是茶馆店的老板娘,曾经接待过我们。”
    
    至于京剧“沙家浜”,取材于这个小茶馆,那是另外的事了,我们不在此处赘述。
    
    谭震林在常熟没有停留,连夜前往徐州市“民抗”司令部驻地。
    
    第二天,太阳初升的时候,老板以很不协调的衣着,出现在“江南抗日义勇军东部司令部”和中共东路特委、常熟县委等同志的面前。
    
    不几天,队伍里便传开了这样一句话:
    
    “上级派来了个老板!”
    
    按理说,事情结束了,“老板”的称呼也就该结束了。谁知这称呼不仅没结束,反而越叫越响了。
    
    这其中,有人叫着好玩;有人觉得他总管一个方面的工作,叫“老板”也合适;他自己也没有及时宣布该结束这称呼,所以就叫下去了。他大概也没想到“老板”的称呼会伴随他的后半生。
    
    本文来源:凤凰网 (博讯 boxun.com)
3119817023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毅、谭震林为何匆忙灭口刺杀项英的凶手?
·陈毅、谭震林为何匆忙灭口刺杀项英的凶手?/刘梦溪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张成觉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康正果在主流之外戲寫人生——論楊绛的小說及其他
  • 谢选骏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张杰博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共红色娘子军团
  • 紫电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九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论坛最新文章: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旅美维吾尔人: 证据显示新疆有更多秘密集中营
  • 莫拉莱斯出走玻利维亚后抵达墨西哥城 誓言会继续留在政坛
  • 在华被判无期徒刑的日本前市议员是什么样的人物?
  • 越南强调应依照国际法和平解决中越争议
  • 香港暴力升级:警方校园镇压次日示威者瘫痪全港 北京威胁取
  • 宋楚瑜宣布参选总统亲民党不分区立委「会有郭台铭的影子」
  • 美高官在日表示韩国不应废弃《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 香港警民暴力升级 欧盟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促请全面调查暴力
  • 林郑班子民望全见红 中联办续撑港府止暴制乱
  • 堵路第三天:冲突致交通几近停摆 港府被迫俨如停课 罢工罢
  • 港警强攻中大激民愤 师生申请禁制令兼发起全球联署
  • 香港中大变战场 中共政法委撑警:不开枪 要枪何用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