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重庆谈判似演义 身边一虎二龙三鼠护驾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2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华宸
    
    核心提示:在旁边的周恩来一听,也不禁连连叫好:“一虎二龙三鼠,为毛主席护驾,凑都没这么好,真是无巧不成书呀!”毛泽东听到这个“一虎二龙三鼠”的说法,也哈哈大笑:“龙、虎、鼠,都给他们当了,哪我当什么呢?当不了龙虎,当钻地洞的老鼠吧,哈哈,也没份儿了呀!”
    
    毛泽东:重庆谈判似演义 身边一虎二龙三鼠护驾


    本文摘自《毛泽东的红色卫队》,作者:华宸,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毛泽东多次身历险境而毫发无损,多次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而安然无恙,这一切,除了他本人的大智大勇外,还要归功于他身边那支神秘骁勇的警卫部队。这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钢铁部队,号称“红色战车”。《毛泽东的红色卫队》以翔实的史料、生动的文笔记述了毛泽东警卫部队的辉煌历史,揭开了这支红色卫队的神秘面纱。
    
    一虎二龙三鼠为毛泽东护驾
    
    1945年8月,日本终于投降了,中国历史又进入了一个重大的转折关头。
    
    延安的毛泽东、朱德等人工作很紧张。抗战胜利来临之快速,于蒋介石来说,更是极度意料之外。当获知日本要投降的消息时,他完全手脚乱了。
    
    好在他早就有与中共夺取胜利果实的打算。8月14日,在某幕僚的建议下,他啥都没想好,就“按计”先发制人地向延安发出电报———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16日,素为“中央喉舌”的《中央日报》国内要闻版以三栏篇幅、大字标题刊出“蒋主席电毛泽东,请克日来渝共商国是”的新闻,抢先摆出要“谈判求和平”的姿态。紧接着,20日、23日,蒋介石又连续发出两封电报,要求毛泽东去重庆与他“共定大计”,且“已准备飞机迎接”。区区10日之内,蒋介石三请毛泽东,大有毛泽东不去,“国是”就没法办了之意。
    
    对于蒋介石的“盛情邀请”,延安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鸿门宴。可若毛泽东不去重庆进行所谓的“谈判”,蒋介石就可以把“不要和平”的屎盆子扣到延安方面。毛泽东等人召开会议,讨论后决定由周恩来先去重庆,毛泽东去不去、何时去由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再根据情况确定。
    
    谁知周恩来尚未启程,8月24日,盟国中国战区的美军司令官魏德迈在继蒋介石“三邀”之后,也发电邀请毛泽东赴渝和谈。美国人的介入,使得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25日晚,中央政治局再次开会讨论毛泽东去重庆的问题。为了国内和平,毛泽东毅然决定深入虎穴去。政治局决定由周恩来、王若飞陪同前往。
    
    毛泽东去重庆的安全自然是党中央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
    
    经过多次研究,周恩来和康生决定指定龙飞虎和陈龙负责,另派颜太龙去。为什么派龙飞虎和颜太龙去呢?他们两个都是井冈山下来的老红军,且是贺子珍的永新县老乡,经历过长征的考验,智勇双全。在西安事变时,他们先后随周恩来去西安负责保卫工作。抗战爆发后,1938年,周恩来去重庆与国民党继续进行谈判。两人先后随从并在八路军重庆办事处负责曾家岩和红岩村的保卫和行政工作,龙飞虎为周公馆馆长,颜太龙为副官。周恩来外出,一般是他们两人随从保卫。1941年,周恩来、邓颖超、林彪从重庆返回延安,龙飞虎、颜太龙也随之回到延安。两人对重庆的情况很熟悉,又长期负责保卫工作,政治上也可靠,是毛泽东去重庆的最佳警卫人选。
    
    随后,周恩来和康生等人对毛泽东在重庆的保卫工作又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经过仔细考虑,决定除龙飞虎、陈龙、颜太龙外,还增派蒋泽民等人为保卫人员;毛泽东的警卫班派齐吉树去照料生活,另派枪法不错的警卫员舒光才、戚继恕等人随行。
    
    同时,周恩来对尚在重庆各单位的保卫工作也进行了安排,曾家岩50号周公馆的保卫,由武全奎负责;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的保卫,由办事处主任钱之光负责,何谦、吴宗汉等人协助;谈判期间代表团对外办公地点的保卫,由朱友学负责。
    
    散会后,周恩来、康生、李克农等人,来到毛泽东住处。
    
    康生拿着李克农写好的随从名单琢磨着,边踱步,边咬文嚼字地念着他们的名字:“陈龙、龙飞虎、颜太龙……”突然节节叫好,“好,二龙一虎护驾,主席这次去重庆肯定平安无事!”
    
    二龙自然是指陈龙、颜太龙,一虎则是指龙飞虎。
    
    李克农笑道:“康老,除了二龙一虎外,还有‘三鼠’呢!”
    
    “哪三鼠?”康生问道。“齐吉树、舒光才、戚继恕三人,不是‘三鼠’(树、舒、恕与鼠同音)吗?”
    
    在旁边的周恩来一听,也不禁连连叫好:“一虎二龙三鼠,为毛主席护驾,凑都没这么好,真是无巧不成书呀!”
    
    毛泽东听到这个“一虎二龙三鼠”的说法,也哈哈大笑:“龙、虎、鼠,都给他们当了,哪我当什么呢?当不了龙虎,当钻地洞的老鼠吧,哈哈,也没份儿了呀!”

    
    有“怪才”之称的康生灵机一动地说:“那你只能当鸿门宴中的那个沛公了!”
    
    毛泽东却若有所思地说:“多年的战祸把中国人民害得苦不堪言,国不成国,家不成家。我一不当沛公,二不当霸王,此行只为和平建国虑!”
    
    一虎二龙三鼠陪毛泽东闯“虎穴”
    
    1945年8月28日下午3时27分,毛泽东等人乘坐的飞机经过五六个小时的飞行,徐徐降落在重庆九龙坡机场。
    
    当晚,蒋介石在林园宴请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一行。
    
    宴会结束后,毛泽东回到了林园的下榻地。
    
    林园原是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公馆,林森去世后改作国民政府招待所。在毛泽东到来之前,龙飞虎带着警卫员先将驻地检查了一遍。周恩来也赶过来,亲自查寻了一遍,然后交代龙飞虎说:“毛主席住中间的那间玻璃房,你们警卫员住旁边的那间平房。”
    
    毛泽东是在酒宴结束后,才来到玻璃房的。蒋介石、宋美玲、蒋经国都住在林园。颜太龙带着舒光才、戚继恕等人去保卫周恩来和王若飞的住处了,只有陈龙、龙飞虎和齐吉树三人负责警卫毛泽东。
    
    重庆虽是大后方陪都,但特务、流氓、官家子弟横行,各种帮会也浑水摸鱼,社会治安十分糟糕。而蒋介石邀请毛泽东赴渝,谁都知道是一场鸿门宴,因此,保卫毛泽东安全的任务十分繁重。在夜幕之下,军统特务和蒋介石的侍卫散布在各处,有明的,有暗的,林园里面人影婆娑。龙飞虎、陈龙和齐吉树身在“虎穴”里,不敢怠慢,也不敢大意,提着枪,守卫在平房,警惕地注视着外面的动静。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突然,一队荷枪实弹的卫兵向毛泽东住处走过来了。随即,一名国民党军官走过来,告诉说:“蒋先生来看望毛先生了。”
    
    在张治中、邵力子陪同下,蒋介石由一大群侍卫簇拥着,走过来了。齐吉树立即跑进房子报告毛泽东。毛泽东说:“那就请他们进来吧。”
    
    齐吉树出门迎客时,龙飞虎和陈龙立即退出平房,与蒋介石的侍卫一起笔直地站在室外,警卫四周。齐吉树把客人迎进房子后,边倒茶,边在旁边侍卫,观察动静。
    
    毛泽东和蒋介石寒暄后,谈起会谈事项,两人商定了双方谈判代表的名单,中共方面为周恩来和王若飞,国民党方面为张治中、邵力子、张群。约交谈了半个小时,蒋介石等人告辞离去。
    
    蒋介石走后,龙飞虎三人“一龙一虎一鼠”没有松懈,坐在平房的沙发上,双手握着顶上膛的枪,不敢入睡,也不敢打盹,枕戈待旦。
    
    第二日早晨,毛泽东起得很早。随后,在警卫人员陪护下,在园子里散步。碰巧,蒋介石也起得早。结果,两人不期而遇,打了招呼后,见旁边有个圆形石桌,于是谦让着,走过去,坐下来谈话。
    
    陈龙和龙飞虎没打扰他们,稍微离开了一段距离,看着两位巨人谈说着。这时,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的童小鹏正好带着照相机远远地跑过来,对着他们“啪啪”拍下了一幅具有历史意义的合影。
    
    毛泽东和蒋介石说了些什么,无人而知。警卫员们也没有听清楚。
    
    之后,毛泽东在林园又住了一晚。
    
    晚上,四周照旧有不少特务和宪兵走动。陈龙和龙飞虎不放心,不敢睡觉,在毛泽东卧室外的沙发上彻夜坐着,警卫班则在外站岗。重庆的蚊子非常多。两天两夜下来,龙飞虎认为这样熬下去不是事。第二日一大早,他找到周恩来汇报说:“大家都感到很疲倦。这样熬下去肯定不行,警卫力量也不够!”
    
    周恩来说:“那就让主席搬到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去吧。那里也便于安全警卫。”
    
    “红岩村地方狭小,早被特务监视,也不方便主席接待来访人员。”龙飞虎说,“最理想的地点,我看莫过于张治中将军上清寺的官邸———桂园。”
    
    “桂园,哦,那个地方不错。”周恩来被他一提醒,也觉得桂园好。
    
    龙飞虎继续说:“桂园离曾家岩50号和红岩村都不远,马路对面就是蒋介石的侍从室,蒋官邸也在对面。这一带戒备森严,特务们不敢乱来。”
    
    “好。”周恩来说,“那就让主席白天在桂园工作、休息,晚上到红岩村过夜。”
    
    随后,周恩来把这个想法婉转地告诉了张治中。张治中爽快地答应,把家眷搬到复兴关中训练团的一个小院,把桂园腾出来给毛泽东办公用。
    
    桂园其实只是一幢两层的小楼,有十多间房子。小院右侧是主楼,楼下右边是会客室,左边是餐厅,楼上作为毛泽东的卧室和办公室。院子左角有一间小房,警卫班就住在此。
    
    为了保证毛泽东的安全,张治中抽调了自己属下的政治部特务营手枪排进驻桂园。
    
    由于重庆散兵游勇多,袍哥帮会也时常捣乱,周恩来认为仅一个手枪排还不安全,又找到张治中商量,请他找宪兵司令张镇,派些宪兵来。
    
    因为毛泽东晚上回红岩村过夜,红岩村的警卫甚至比桂园还重要。而红岩村小楼东面山下就是国民党参政会机关,国民党外交部部长王世杰的公馆也在此,特务机构多如牛毛;西边山上是宋子文的公馆,也是特务重点警戒的地带。从小楼大门至公路有一条小路,约500米长,特务们还放了流动哨。红岩村虽是八路军办事处,但实际上蒋介石的特务机关已在四周围成一片,紧紧地包围了这里。
    
    陈龙和龙飞虎、颜太龙经过仔细商量后,对红岩村办事处、桂园、曾家岩50号的警卫工作重新做了分工,并提出一个新警卫方案。其中,桂园主要由国民党宪兵和张治中的便衣警卫负责,八路军办事处副官朱友学带一个警卫班进驻桂园,曾家岩50号周公馆,是周恩来的办公地点,董必武、邓颖超、徐冰、龚澎等20多人也住此,公馆的保卫由武全奎负责;“一虎二龙三鼠”和钱之光负责红岩村的保卫,龙飞虎负责对外,陈龙负责对内。
    
    红岩村外设三道岗,第一道在黄桷树附近,第二道在大门门卫,第三道在楼房外。办事处大门到山下500米的路铺设了100多个台阶。龙飞虎说:“每个台阶石板下都有缝隙,可以放进东西,特务可能做手脚。这是警卫工作容易忽视的一个点。”钱之光当即组织办事处干部把缝隙全部堵上。在这个地段,龙飞虎再安排了一个便衣游动哨,昼夜值班巡视着。
    
    在楼房内,陈龙也做了相应的警卫安排。办事处是一个三层小楼,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胡乔木住在二楼,龙飞虎和陈龙、颜太龙、蒋泽民住二楼靠楼梯口的两个房间,分别担任值班警卫。毛泽东住二楼东北角的一间较大的房间,龙飞虎、颜太龙住在一上楼梯的第一间,陈龙、蒋泽民住第二间。副官李泽纯负责做毛泽东的饭菜,副官岳仁和负责釆买。齐吉树负责毛泽东卧室的内勤。一楼与二楼之间有个楼梯口,钱之光也设了岗哨,由办事处的干部轮流值岗。钱之光住一楼,带领何谦、吴宗汉、祝华、郭端正等人负责办事处的保卫工作。三楼是机要科,电台设在那里,由童小鹏负责。另外,办事处干部轮流派人在外面的高地上放哨警戒。
    
    毛泽东外出时的保卫工作也十分重要。在出发前,龙飞虎和陈龙负责对毛泽东要去的目的地的沿途路线、路况进行研究、分析,制定应急方案,并负责在临出发前通知司机和警卫班。毛泽东出行时,前面两辆三轮摩托车开道,后面四辆小车跟随,龙飞虎有时坐在前面的摩托车上开道。毛泽东的座车是蒋介石从他的座车中抽派出来的。毛泽东和陈龙坐第一辆小汽车,周恩来坐第二辆小汽车,舒光才、戚继恕和其他随员、警卫坐后面两辆车。有时,龙飞虎和陈龙与毛泽东乘一辆车,一人坐前排,负责控制车速,一人坐毛泽东身边,负责他的安全。车辆出行的顺序则根据不同场合进行灵活的调整,外人无法发现毛泽东的乘车规律。
    
    这次蒋介石邀毛泽东来渝,重庆许多民主人士很担心毛泽东安全,生怕蒋介石像当初在西安事变中背信弃义扣押张学良一样,把毛泽东也扣起来。有人在桂园面见毛泽东时,暗示蒋介石是个不讲信用的人,要提防。毛泽东说:“德不孤,必有邻。谢谢你们这些主持正义的朋友。”
    
    民主人士的担心虽不是空穴来风,但毛泽东的安全,蒋介石的主子———美国政府公开作了担保。为此,唯美国人是亲的蒋介石生怕出事,到时无法向主子交差,亲自把军统局局长戴笠叫到办公室,下令他对毛泽东的安全负全责,并警告说:“出了事故,我就把你送到国际法庭去。”
    
    这话把戴笠吓住了,除派出精干特务日夜守卫毛泽东周围担当警卫外,还派出外围特勤组的特务四下侦探安全情报,生怕重庆哪个混混头脑一热,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本文来源:凤凰网 (博讯 boxun.com)
4119810002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闻天评价毛泽东:动不动发脾气 好像不好合作
·毛泽东重庆谈判似演义 身边一虎二龙三鼠护驾
·毛泽东女儿保姆被奸杀案曝光:康生列为“绝密” (图)
·毛泽东女儿保姆被奸杀 惊动党中央高层
·前专机师长揭秘:毛泽东为何不坐飞机? (图)
·1968年毛泽东征询对文革看法 全场鸦雀无声 (图)
·毛泽东并非歧视知识份子 只是对文科生有偏见 (图)
·国民党丢掉大陆后蒋介石最恨谁:并非毛泽东 (图)
·毛泽东自述:我知道恩来是不同意我和江青结婚的 (图)
·1957年毛泽东谈鲁迅:我们上海的共产党员也整他 (图)
·揭秘:毛泽东最后一个生日的奇怪事件
·谭震林为何被毛泽东当众称为“谭老板”? (图)
·江青批评毛泽东吃红烧肉:总吃大肥肉 能补什么脑 (图)
·毛泽东身边人员:贺大姐回来 江青咋办 (图)
·毛泽东发出“下乡”号召后哪里落实指示最快? (图)
·红军时中央评毛泽东:好揽权 排斥异已
·毛泽东在1954年:除了工作还有生活  (图)
·毛泽东如何评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的段祺瑞 (图)
·揭秘:林彪如何利用毛泽东“致命弱点”夺权? (图)
·洪深:大连晚报曝光毛泽东保姆被奸杀显示中共掩盖无数丑闻 (图)
·温家宝自曝:家人在毛泽东时代遭到迫害 (图)
·伤不起 毛泽东母校的学生游行 (图)
·温家宝透露:家人在毛泽东时代遭到迫害
·大家谈中国:看“毛泽东旗帜网”被关闭整顿 (图)
·毛新宇是如何评价毛泽东主席的三位夫人的 (图)
·“毛泽东的孙子”陆柏权被抓回上海
·毛泽东资中筠翻译炮轰中共弊政 呼吁还原真相 (图)
·铁流:2011年《人民日报》十一社论,不提毛泽东是明智之举
·“毛泽东市”遭批评 盲目偶像崇拜引发反思
·人民日报十一社论完全没提毛泽东
·洪深:凤凰台揭秘毛泽东是7、23动车祸新闻发言风格首创者 (图)
·北京南站:“毛泽东”和孙子陆柏权擦肩而过 (图)
·对博讯提点意见:陆柏权是不是毛泽东的孙子
·视频:北京南站驱赶访民 毛泽东的孙子被抓前
·警察出重手清理北京南站访民 毛泽东的孙子也被抓
·《历史决议》:把毛泽东思想同晚年错误分开  (图)
·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将军说话鬼打墙/视频
·铁流:中共十八大应彻底清算毛泽东反人类罪行
·毛泽东家乡湘潭县农民七一赴京上访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评、抨、呯何新《重论毛泽东》/网络游戏
·薄熙来消费毛泽东/网络游戏
·毛泽东“西学观”对中国政治的影响/何清涟
·为什么说陆柏权不是毛泽东的孙子/钟孝义
·“毛泽东孙子”的真假奇案琐谈/于雁
·毛泽东、林彪本是一家人诗证/刘自立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基因差异
·解龙将军:为何说卡扎菲是毛泽东的好学生
·毛泽东的“唯物辩证法” /田辰山
·毛泽东为何尊称日寇为“皇军”?/谢选骏
·毛泽东对日本战犯为何“以德报怨”?/谢选骏
·旷世枭雄,悲剧人生——解析毛泽东
·杨晓刚:蒋介石为什么没打过毛泽东?
·那幅"猪头像"是否该摘下了--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末篇)/淳于雁
·女作家丁玲的“幽默”回忆—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续篇)/淳于雁
·胡锦涛所谓“社会管理”是回到毛泽东专政时代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 /淳于雁
·唱红歌 借来毛泽东 中国的复辟浪潮/许知远
·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读《红太阳的陨落》/茅于轼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