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时中俄边境的“特务村”:70%的村民被批苏修特务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3日 转载)
    
    来源:中新网 作者:杨敏
    
    核心提示:张玉福告诉记者,只要家里有一人被打成苏修特务,整个家庭就都被认为是苏修特务家庭,因此,村里约70%的人戴着苏修特务的帽子。
    
    宏疆村两个混血家族的第一代中俄混血儿:徐维义(左)和徐英杰。图片来源:中新网,摄影 甄宏戈
    文革时中俄边境的“特务村”:70%的村民被批苏修特务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杨敏,原题为《中俄边境“特务村”:文革后村民被集体平反》
    
    文革时期,黑龙江车陆公社出了一起“苏修特务集团”大案。宏疆村挖出的特务之多,使这个村子成了远近闻名的“苏修特务村”。
    
    凌晨三点多,黑龙江省逊克县车陆乡宏疆村,朝霞的光辉已然可见。78岁的老汉徐维义已经出门,去江边收他昨日布下的渔网。徐维义捕鱼的这条黑龙江,是中俄两国的分界线。江的对岸,便是俄罗斯。
    
    徐维义长了一张典型的俄罗斯人脸孔,蓝眼睛,高鼻子,络腮胡,但他其实是俄罗斯母亲与闯关东的山东人所生的混血儿。
    
    俄国十月革命之后,由于苏维埃红色政权的建立引发难民潮,以及随后的大清洗运动等各种原因,数以万计的俄罗斯人先后迁入中国黑龙江境内。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后来陆续移居他地或回归俄罗斯,真正落地生根的多是与中国人组建起家庭的俄罗斯妇女。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苏友好,江两岸的人来去自如,互通有无。但1960年代中苏交恶之后,两岸关系变得紧张。文革时期,车陆公社(今车陆乡)制造出了一起“苏修特务集团”大案,宏疆村挖出的特务之多,使这个村子成了远近闻名的“苏修特务村”。

“上山搞资本主义”
    
    “苏联老太太”——徐维义的儿子们常常这么称呼他们的奶奶葛金丽娜。奶奶家族姓亚力山大,是俄罗斯贵族后裔。孩子们小的时候,家里常常能收到从河对岸邮过来的瓜子、糖和被面,这令他们如过节般欢喜。
    
    “苏联老太太”来中国时,还带来一个儿子,后来取名叫徐维刚,村里人称“傻大爷”,是如今村里仅存的、有纯正俄罗斯血统的人。
    
    苏联大清洗运动开始后,葛金丽娜把1岁多的徐维刚兜在裙子里,走过冰封的江面,流落到中国。当时,正赶上大批山东人闯关东,很快,葛金丽娜嫁给了一个姓徐的山东人,在中国安了家。
    
    然而,文革时,因为没有国籍,“傻大爷”却反而因祸得福。
    
    文革开始后,徐氏家族被打成“苏修特务”的有7人:“傻大爷”、大哥徐维义、二哥徐维新、小弟徐维祥、大姐夫张运山、二姐徐桂贤和二姐夫王海丰。只有“傻大爷”没怎么吃苦头。
    
    徐维义被关进了牛马棚达5个月。当年,徐维义是村里的生产队长。在大儿子徐福胜眼里,父亲特别能干。闲暇时,常常上山打野味。打来的野味也可拿去卖钱。
    
    造反派们逼徐维义交代“苏修特务”的罪行。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情急之下,为自己罗织了一条罪名——“上山搞资本主义”。
    
    徐维义如今已是村里最年长的一辈,颇得村里人尊敬。过去的许多事他已不愿多提。有时候在村里偶然遇到当年折磨他的造反派,他也会不咸不淡地打个招呼。

“苏修情报员”之死
    
    在村里的一个小卖部里,徐维义的大姐、张运山的妻子徐桂芝躺在炕上听人聊天。徐桂芝的丈夫叫张运山,是文革后县里唯一一个专门为之开了平反会的人。
    
    在徐桂芝的二儿子张玉福的眼里,父亲能干,有见识,人缘好。“每天家里总有南来北往的客人,母亲炒菜,父亲和他们喝酒。”
    
    年轻的张运山是村里的民兵队长。运动的风暴到来的时候,张运山第一个被卷了进来,罪名是“苏修特务集团大头目”。据1979年县里给张运山平反的材料,他于1945至1947年给苏军当过情报员。村里老人们说抗日战争时期,他曾将一份日伪名单的情报送给了苏联红军。
    
    张运山被关进牛棚后,每天晚上都有造反派来光顾张家,房前屋后,掘地三尺。“若是情报员,家里必定藏了电台和坦克、枪支之类的武器吧,但是他们什么都没找到。”张玉福说。
    
    最后全家人被驱逐到一间破旧的小房子里,里面只有一张炕。“每天白天干活,晚上开二哥的批斗会。我就在台下看着,我不想看都不行,必须得看。”张运山的妹妹张淑娟说。
    
    终于有一天,趁大家都去田里干活,只有一个年轻女造反派看着,张运山跳井身亡。

集体平反
    
    其时,整个宏疆村30来户人家,只有4户属于纯正的中国人,其他都是中俄混血家族。最大的4个混血家族,即徐维义家、张运山家、徐英杰家和袁吉先家。这4个家族都没能逃过这一劫。
    
    徐英杰今年74岁,同徐维义一样,是村里所剩无几的第一代中俄混血儿。他记得,妻子张凤云被关进牛马棚时是夏天,天气闷热,整个村子也极沉闷。
    
    1979年4月,县里来了平反工作小组,落实政策。一份平反材料显示,文革期间,百余人的上道干第二生产队(包括宏疆村和上道干村),有32人被打成苏修特务,有12名社员被监督劳动。
    
    张玉福告诉记者,只要家里有一人被打成苏修特务,整个家庭就都被认为是苏修特务家庭,因此,村里约70%的人戴着苏修特务的帽子。
    
    除了集体平反之外,工作组还专门为张运山召开了平反大会和追悼会。当着全村人的面,宣布:“张运山充当苏修情报员的这段历史早已清楚,不应作为政治历史问题。”

被稀释的俄罗斯血统
    
    文革的风暴过后,村子变得沉默且自卑,村里人对自己的外貌变得敏感。他们迫切地想要改变自己的容貌,成为真正的中国人。唯一的办法,是找汉人结婚,逐渐稀释自己的俄罗斯血统。
    
    “咱们这种血统的人,尽挨斗,再找这种血统的人,要是再来一个文化大革命怎么办?”在饭桌上,老人苦口婆心教育下一代。
    
    第二代中俄混血儿徐月娥是现任村妇女主任,也是县人大代表。1990年代她去北京开会时,有人问她是哪里人,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你既不是俄罗斯人,看上去也不像是中国人。”
    
    如今,村里已经出现了第四代混血儿,大多数人的容貌已基本与汉人无异。虽然仍有俄罗斯血统的特征留存下来,但这不但不妨碍他们被认为是纯粹的汉人,反倒是锦上添花了。(《中国新闻周刊》2011年第32期杨敏)
    
    本文来源:中新网 (博讯 boxun.com)
181934114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 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
  • 習近平香港之役敗局已定
  •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 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共产党里的好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严家祺严家祺谈『黄台之瓜不堪再摘』释义
  • 谢选骏断水香港并非玩笑而是恫吓
  • 台湾小小妮死亡之握😄
  • 张杰博闻否定《中英联合声明》中共满盘皆输香港民众再赢一局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租界党
  • 台湾小小妮呂說,不要太相信蔡總統、、.
  • 谢选骏建立全球政府的文化战争已经打响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必须首先挂虑自己的灵魂,然后再为他人祈
  • 百家争鸣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 独往独来香港市民告大陆同胞书【我们也在为你们争自由】
  • 谢选骏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警察快被整治
  • 谢选骏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 中国“九九归一”论庙小妖风大,人毒是非多
  • 谢选骏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 张杰博闻二十万网络水军集体阵亡香港民众智破中共凶猛组合拳
    论坛最新文章:
  • 谷歌YouTube关闭210散布香港运动假信息账号
  • 英雇员被捕 加拿大取消驻港人员大陆行
  • 2英在港银行报纸登广告支持和平解决香港冲突
  • 香港8.23手牵手人链看不到尽头
  • 英国驻港雇员被中国官媒称嫖娼 家人斥捏造 深圳警方不答
  • 黎明:中国官媒对香港抗争活动的扭曲宣传导致中港民众隔阂
  • 白夏:七强峰会必须关注香港问题
  • 亚马逊大火全球担忧 巴西总统警告外国不得介入
  • 郭柯王藉出席八二三炮战纪念音乐会首度合影
  • 韩国废弃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遭美日非议
  • 支持防暴警不戴证执法金融界议员张华峰被轰“傀儡”
  • 元朗数百人逞凶港府被指为势所逼只交出两名暴徒虚应一番
  • 环时指英使馆职员因嫖妓被捕公安好心帮隐瞒
  • 蓬佩奥:监禁加拿大人令人无法接受
  • 美国出生大熊猫贝贝迎来4岁生日
  • 马克龙:亚马逊火灾是一场“国际危机”
  • G7峰会前 戈恩妻子向马克龙求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