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宋美龄慰问远征军 伤员抱着她连声喊“妈妈”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28日 转载)
    
    来源:快乐老人报 作者:李仲文 孟企平
    
    核心提示:黄天跟宋美龄说到家乡长沙已沦陷,禁不住哭了起来,“夫人也哭了,抱着我安慰起来。也许是太想家了,我就顺口叫起了‘妈妈妈妈……’最后,宋美龄夫人还给我发了‘智仁勇’三级勋章。”
    
    宋美龄慰问远征军 伤员抱着她连声喊“妈妈”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2年8月27日第15版,作者:李仲文 孟企平,原题:远征军老兵曾抱着宋美龄喊妈妈
    
    黄天指着自己的雕像说,“像看到多年的好友一样。”
    
    与黄天曾打过几次照面,但这位90岁的远征军老兵,每每都不愿多回忆往事。18日,赶上广东著名雕塑家李春华来湖南长沙给远征军老兵制作雕像。看着自己的雕像,黄天说,“就像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一样。”那些往事,也就像流水一样泻了出来。

美国医生为我刮骨接筋
    
    “我16岁考入黄埔军校,军校生活十分清苦,黄埔校歌歌词‘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被我们改成了‘罗卜白菜,霉米豆腐,这是要命的黄埔……’”1943年10月毕业后,黄天被分配到中国远征军第八军荣誉一师二团三营重机枪连任少尉排长,驻守云南边防。
    
    1944年,远征军总部展开了滇西大反攻。“我在一次战役中受了伤,在卫生队换药治疗3天后,即回连队接收新员进行训练,并暂代连长。不久,松山战役打响了,几天下来,全连就只剩下30多人。战斗中,我发现了敌主碉堡群中的观测所,立即指挥小炮班班长王运祥精确计算后连发10炮,将其炸毁,封锁了敌人火力。”黄天指挥得当,前线指挥的宋希濂总司令手书嘉奖令,并派人给他送了800元奖金。
    
    那次战争,黄天不幸受了重伤,以至于现在走路仍很困难。“一颗日军的枪榴弹在我身边爆炸,我的屁股被削去一大块肉,昏了过去。一位战士解开裤子,在我伤口上撒了一泡尿,权当清洗消毒了。在医院里,美国医生给我刮开骨头,取出弹片,用死人的筋把炸断的筋给接上。”

敌人碉堡里躺着女学生尸体
    
    松山战役全歼日军3000余人,我军则伤亡6000余人。
    
    “在松山战役中,有两桩灭绝人性的日军暴行,使我终生难忘。当时,日寇侵入滇西时,从缅北和腊戌、畹甸、龙陵等地掳来青壮年700多人,强迫他们在松山修筑碉堡群,建成后就将这些人集中起来用机枪扫射和军刀劈杀。当我们攻进碉堡时,看见地上摆放着31具女尸,其中16具女尸衣上绣有“龙陵女子中学”校徽,都是十五六岁的学生啊……”

抱着宋美龄喊妈妈
    
    “我受伤后,被送到后方的远征军医院。10多天后醒来时,刚好碰上宋美龄夫人来慰问。”说到此,黄天挺直了身体,擦了擦眼睛,“她来到我床前时,我努力想翻身撑起来表示感谢,还故意露出内衫上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几个大红字。夫人看我很痛苦的样子,立马扶住了我,仔细询问我的姓名年龄和受伤情况。”
    
    此时,黄天跟宋美龄说到家乡长沙已沦陷,禁不住哭了起来,“夫人也哭了,抱着我安慰起来。也许是太想家了,我就顺口叫起了‘妈妈妈妈……’最后,宋美龄夫人还给我发了‘智仁勇’三级勋章。”
    
    本文来源:快乐老人报 (博讯 boxun.com)
41919720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民国拼爹游戏:谁令宋美龄侄女孔祥熙女儿吃瘪? (图)
·宋美龄书信揭秘:与美国朋友大胆谈性事
·1937年宋美龄致友人:我走过战场后 鞋子浸满鲜血 (图)
·蒋介石与宋美龄长期不同床引发“男性疾病” (图)
·《宋美龄传》作者:“蒋夫人认为自己优越于同胞” (图)
·宋美龄在蒋介石棺材里放哪些书? (图)
·美作家揭宋美龄:访美态度倨傲白宫给差评 (图)
·揭秘:被宋美龄捉奸在床的女人是谁 (图)
·蒋介石与宋美龄鲜为人见的浓情照 (图)
·少女宋美龄的情爱秘闻曝光 婚姻想法独到 (图)
·政治斗争败给李登辉 宋美龄再没回台湾 (图)
·宋庆龄与宋美龄珍贵吸烟照:两姐妹的烟瘾都很大 (图)
·美记者披露:宋美龄当年差点成“游击队长” (图)
·揭秘宋美龄:若无法嫁心爱之人 那就嫁名利(图)
·蒋介石与宋美龄亲密照曝光(图)
·宋美龄:从小肥妞到“男人的迷魂药”
·宋美龄的四大谜团:为何不与蒋介石合葬? (图)
·宋美龄义女曾夺女泳全部金牌 “美人鱼”一生坎坷(图)
·非同寻常:张学良与宋美龄之间的微妙情感
·南京现宋美龄民国户籍卡 因身份特殊无照片 (图)
·宋美龄在美国学籍档案捐赠给建川博物馆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中國最適合君主立憲制
  • 徐永海山东访民赵作媛姊妹被抓我们来为她祈祷
  • 胡志伟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 牧草地謝松齡:永遠活在上帝的面前
  • 非智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 滕彪Panopticism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
  • 谢选骏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 曾节明“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谢选骏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 徐永海不要许愿而要坚定地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9-11-8圣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心中的神灯
  • 谢选骏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悠悠南山下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曾节明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谢选骏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