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万名山东妇女新疆屯垦戍边60年 开拖拉机灯防狼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4日 转载)
    
    来源:中国网 作者:孙源泉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同年10月,人民解放军挺进新疆。1952年2月,毛泽东主席向这支英雄部队发布了一手拿枪一手拿镐的命令,从此开创了大规模生产建设的伟大事业。但这支近20万人的大军,几乎都是男性,为此,经中央批准,新疆军区向全国部分省市招收了数万名女兵和妇女。革命老区山东向新疆选送了12000名女兵和妇女。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她们带着山东人民的重托,像男儿一样,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巩固边疆,建设边疆的滚滚洪流之中。这是山东人民继闯关东以后的又一伟大壮举。

惜别父母奔边关
      
    1952年5―7月份,新疆军区司令部招聘团到泰安、济宁、潍坊、文登和莱阳等专区招收了4000余名、年龄在16至25岁女兵。1953年12月,新疆建设妇女工作总队在文登招收了7500余名、年龄在18至35岁的农村中年劳动妇女到新疆参加经济建设。
      
    适龄女青年纷纷报名应征,亲朋好友都说:“这些丫头都疯了,非要去新疆不可。”今年78岁的李素君是1952年8月从威海市橡胶厂应征入伍的,该厂有60多名女工应征入伍。现已退休的郑华处长,是1954年从蓬莱县城中学应征的,当时才14岁,妈妈不同意,郑华报名后不敢回家,在同学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从县城跳上了开往青岛的汽车。都桂松,文登县马石波村人,1952年她16岁,没有被选中,她就一直跟着队伍走到荣成县石岛,在石岛,有一位女兵想家不去新疆了,她就拿着她的船票随队登上了开往青岛的轮船。张新亭、张彦亭,朱宝香、朱宝倩,陈炳英、陈炳茹都是亲姐妹俩,一起报名应征入伍来到了新疆。临别这天,家乡的各级政府领导和父老乡亲张贴欢送标语,敲锣打鼓,有的还披红戴花,像当年欢送子弟兵上前线那样欢送她们出征。
      
    她们一路唱着到了西安,在西安改乘敞篷车时,一个车上坐35个人,挤得腿根本不能动,屁股底下坐的是机器、西安的大饼和从家乡带的咸菜,没有多长时间大饼发了霉,但也舍不得扔。晚上在庙里或学校里住一宿,十几天都洗不成脸,她们的脸都从“水萝卜”变成了“哈密瓜”。七、八月份越往西走越热,最热时气温达到近40℃。过了星星峡有土匪,土匪专门袭击车辆和行人,为防不测,有的车上还架着机枪。她们走了一个多月才到达兵团的各个团场。分配前她们先到乌鲁木齐休整三天,王震将军和兵团领导亲自去看望她们,鼓励她们安下心、扎下根,把尸骨埋在天山脚下。

撑起屯垦半边天
      
    自踏上新疆的那一刻起,山东女青年和所有的兵团人一样成为我国西部屯垦戍边伟业的奠基者。
      
    新疆干旱少雨,160万平方公里的疆域面积,绿洲面积不到7万平方公里,其余都是沙漠、戈壁、碱滩、雪山。当时新疆经济极端落后,生产力极端低下,年人均粮食不足100公斤。有人说,那时新疆的重工业是钉马掌,轻工业是弹棉花,第三产业是烤羊肉串。加上高山大漠的阻隔,部队供应十分困难。
      
    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屯垦的主要任务是垦荒种田。按照党中央对屯垦戍边的要求和不与民争利的原则,兵团的团场呈两条线分布、建设:一条是围绕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和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的沙漠前缘团场带,一条是沿5600公里国境线分布的边境团场带。当时,摆在这“两带”的军垦大军有17.5万人之多,其中有13.5万名生产部队官兵,余为从山东、湖南、甘肃、陕西、上海等省市征进的数万名女兵和建设妇女,其中,从山东来得最多。
      
    山东女青年被分配到各个团场后,一下车,看不到一间房,这时带队干部大声高喊:“女兵到了,大家快出来欢迎啊!”不一会呼啦啦从地里钻出许多灰头土脸的大老爷们,向女兵们热烈鼓掌。再仔细看,这些人一个个是从隆起的土包里,一条条凹陷的地沟里钻出来的。这种隆起的土包叫地窝子,像是山东的地窖,在平地上挖一个大洞,上面盖上胡杨木、红柳条、芦苇和泥浆,留出门窗,这就是她们要住的地方。地窝子是兵营,后来也成了她们的“洞房”。
      
    山东女青年们第一要过强体力劳动关。早晨天刚亮下地干活,天快黑时才收工,一天劳动十多个钟头,没有机械化作业,用的是十字镐、军用圆锹、少量自制的坎土墁。但是,谁也不叫苦,谁也不偷懒,咬着牙关干,从不落在男战友后面。不给山东人丢脸,是女青年们对家乡父老的承诺。由于长期住地窝子和高强度劳动,不少人得了关节炎和腰痛病。从长清县入伍的田增芳得了腰痛病,痛得时候下肢都直不起来,只好跪在地上,一点一点向前爬动着干活。一天下来,腰椎变得麻木,收工后她只好躺在田里休息一会,再让队里的姑娘扶着她回连队。连里领导要把她调到后勤上,她坚决不同意,领了点针药又走进了农田。在垦荒造田、兴修水利、修建公路时,哪里有重活、险活,山东女青年就出现在哪里。修建乌库公路时要过高山和冰大坂,冰大坂海拔在4000多米,空气稀薄,气温在零下40℃左右,滴水成冰,高山上的飞石不时掉在面前,兵团先后有58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创业之初的艰苦条件,模糊了拓荒者的性别角色。1953年山东姑娘金茂芳成为兵团第一代女拖拉机手,每天犁地130亩,相当于100多人一天的开荒任务。有一天晚上耕地,天下起了大雨,离团部又远,回不了家,四个拖拉机手就住在一个苇棚子里,只有金茂芳是女性,她和徒弟刘在德挤在一个被窝里睡觉,紧张得刘在德一晚上都没伸开腿,而她累得头刚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在亘古荒原上拓荒造田,还有意想不到的困难。蚊子成群结队,用手在脸上一胡拉就是一把,为防蚊,只好把脸上手上都涂上草木灰。蛇常常是不速之客,或盘踞在土桌上,或是钻进被窝里,甚至爬到人身上,当早起叠被子才发现它。每当烧荒时,狼都四处乱窜,专盯大田里的单个人,防狼的办法是点火或是晚上打开拖拉机的大灯。
      
    在兵团农业生产第一线,主力是娘子军,创造兵团劳动记录的是巾帼英雄,这其中不乏山东女青年:金茂芳开了7年拖拉机,完成了20多年的耕作任务,是新疆自治区三八红旗手、兵团劳模、兵团12面红旗之一,后被评为兵团十大戈壁母亲,她驾驶的拖拉机今天还陈列在兵团军垦博物馆,成为西部屯垦伟业的实证。

屯垦戍边根连根
      
    当数万名女兵和妇女走进了军营,壮大了这支部队,也给部队带来了活力和生气,对稳定军心发挥了潜在作用。
      
    “人民战士来垦荒,就地取材盖营房,建起排排地窝子,冬天暖来夏天凉。扎根边疆搞建设,要在这里入洞房。”当时的规定是结婚年龄需年满18周岁,须有10年以上军龄和8年以上党龄。那时还有个不成文的程序,即是“组织牵线,领导谈话,双方谈心,服从决定。”山东是革命老区,山东女青年的组织观念较强,凡是组织介绍的,女青年们一般都同意,因此,有的女青年来到新疆当年年底就结了婚,进疆年龄18周岁以上的女青年在两三年内大部分都结了婚。她们说:“谁都想结婚,但我们不想这么早就结婚,既然组织上说他好,他又表现不错,我就同意啦。”
      
    金茂芳说,“我们当时来到兵营,见了他们都打招呼,说解放军叔叔好。但不久就嫁给了解放军叔叔,成为他们的媳妇。”有的说:“组织给我介绍的丈夫,政治上可靠,能体贴人,就是年龄大一点,这种条件我在农村也找不到。”小一些的女青年大多数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到1964年山东的女青年全都结婚成家。
      
    从文登县入伍的刘昌荣坐月子时,自己洗尿片子,自己挑水,水井离家就有1里路远,没有鸡蛋吃,食堂定量的饭老是吃不饱,营养跟不上,还搬了三次家,落下了腰疼、腿疼的毛病。那时,有的农场没有幼儿园,年轻的妈妈就背着孩子去参加劳动。有的妈妈去干活,就把两三岁的孩子放在家里,下班回家后孩子找不到了,后来发现在羊圈睡着了,羊成了孩子的小伙伴。
      
    那时讲阶级成分,阶级成分将决定一个人的政治命运。山东进疆女青年绝大多数都出身贫农和下中农,但进疆后,她们中的许多人都嫁给了国民党起义部队中的军垦官兵,结婚前组织上并没有向她们说明这些情况,嫁人后知道了这些情况就感到憋气、无奈。尤其是这些起义官兵“文革”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全家蹲牛棚。但她们没有怨天尤人,始终用山东人一颗宽厚、包容之心去疼爱自己的丈夫和家庭。

无怨无悔兵团人
      
    今年,是山东女青年进疆60周年纪念日。
      
    当年风华正茂的女学生、女青年,如今最大的已是92岁高龄,最小的也已73岁。她们回忆着当年的情景,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贺业英赋诗一首《无怨无悔》:“当年戎装来新疆,驻扎戈壁屯垦荒。荒漠戈壁成绿洲,无怨无悔鬓已霜。”60年,她们与所有兵团人一起,使亘古荒原发生了巨变:封沙育林360万亩,植树造林230万亩,绿洲面积达到1500万亩。在新疆,每三亩地就有一亩是兵团人开发的,兵团的陆地棉、长绒棉和玉米单产都位居全国第一。60年,她们和所有兵团人一起,建立了175个团场,其中边境团场58个,这些团场像一道天然的屏障,围堵着肆虐的沙漠,坚守着祖国的边境大门;一座座城市拔地而起,她们也从地窝子走进了平房,走进了高楼大厦,真正实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兵团人口,已由入疆时的不足20万人,到2011年发展到261.37万人。兵团的GDP到2011年达到968.84亿元。而她们自己也在兵团这个革命大熔炉里得到了锻炼和成长,成长为兵团各行各业的骨干。更令人欣喜的是,兵团的第二代和第三代已传承着她们的接力棒,成为兵团的主力军、生力军。
      
    本文来源:中国网 (博讯 boxun.com)
341919823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在南海要恩威并重 以油气开发屯垦戍边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 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苏轼的汉奸哲学
  • 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我在北京大家都草木皆兵嚇得半死!
  • 少不丁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 苏明张健评论此次肺炎疫情的扩散,责任在习蠢货
  • 谢选骏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 毕汝谐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毕汝谐(纽约作家)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三)社会的文明结构(3)
  • 谢选骏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 金光鸿武汉人,再来个首义如何
  • 曾节明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8《『学部』文革初期景象》Oxford大学出
  • 谢选骏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 毕汝谐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毕汝谐(作家纽约)
  • 李芳敏144000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 少不丁谣言满天飞与有组织有预谋地生存
  • 独往独来猛料来了,武汉肺炎的来龙去脉
  • 谢选骏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 少不丁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肺炎疫情攻陷德国
  • 中国:面对疫情传播人们从担忧变成精神疯狂
  • 世卫承认低估武汉肺炎危险大 国际吁关注
  • 加拿大第2起武汉肺炎推定病例 首例患者妻子
  • 处理疫情无方引发民怨 湖北官员成箭靶
  • 法专家:将返回的法国侨民会被隔离
  • 国际对武汉肺炎疫情忧虑升高 更多国家希望撤侨
  • 《柳叶刀》文疑武汉肺炎病毒有多个源头
  • 奥斯维辛75周年祭 法强调与反犹斗争任重道远
  • 武汉肺炎外逃500万人 行踪引疑
  • 解放军染武汉肺炎 孝感200空降兵隔离
  • 武汉肺炎或希望曙光 美研发疫苗3月后可试临床
  • 武汉肺炎:地方官员“无能”口罩戴反 网民谴责
  • “星星画会”四十周年聚首蓬皮杜艺术中心
  • 澳门跟风香港 禁湖北武汉人入境
  • 非洲或沦陷? 首例武汉肺炎疑似病例曝出
  • 武汉肺炎爆发威胁已放缓的中国经济发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