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国焘叛逃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10日 转载)
    原题:张国焘叛逃始末:被王明苦苦相逼 遭遇死亡威胁
    来源;搜狐文化
    
      【提要】在76年前的今天,1937年2月6日,张国焘在延安向中共中央作了《从现在看过去》的书面检讨,他说,错误表现在过分估计了五次围剿中的主观错误,抹煞了中央红军在长征中的英勇与坚强;对中央所提出的战略方针的怀疑,对中央的批评和指示表示不接受和误解;组织上的对立。而错误的根源在于“军阀主义倾向得到发展”。然而,时隔一年后,他竟然私逃叛党投向国民党的怀抱,上演了一幕“中共缔造者反对中共”的丑剧。
      张国焘是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之一。他曾参与领导南昌起义;指导鄂豫皖苏区根据地;三去莫斯科,是中共领导人中唯一获得列宁亲自接见殊荣的人。那么,为何最终他却走上“叛党”之路?引发叛逃的导火索又是什么……
    张国焘叛逃内幕


    张国焘
    
      本文摘自《刘继兴读史》,刘继兴著,崇文书局
      曾经在中共历史上叱咤风云的王明(原名陈绍禹)与张国焘有不少共同点。
      首先,他俩都出身于富户。张国焘1897年出生于江西萍乡县上栗,父亲是一个乡绅;王明1904年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金家寨,父亲是一个商贩。
      其次,他俩都曾是我党早期的最高层领导干部。张国焘是中共创始人之一,中共一大上,他是大会的主持人。会上他和陈独秀、李达共同被选为中央局领导成员,他负责组织工作,中共一大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红军会师后任红军总政委、中央军委副主席。1931年中国共产党六届四中全会上,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支持下,选入中央政治局,很快又补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取得了中央领导权。1931年6月,总书记向忠发被捕叛变,米夫以国际名义指定由王明为代理书记。党内开始了第三次“左”倾错误的统治。同年9月,党中央机关遇到破坏,王明随米夫去苏联,任中共驻国际代表团团长,不久当选为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委员,负责亚洲、拉美各国共产党事务。王明去苏联前指定中央由博古负责,博古执行的仍是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错误给革命带来很大的危害。1937年11月,王明由苏联回国,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推行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使革命力量又一次遭到严重损失。
      再次,他俩在叛党叛国的路上“殊途同归”。1938年张国焘弃自己为之奋斗十几载的信仰而去,成为反党急先锋。事隔20年,即1958年,去苏联定居的王明步其后尘,化名“马马维奇”、“波波维奇”撰文歪曲我党历史,成为国际反华势力的枪手。
      然而,这两位在我党早期颇具分量的领导人之间的关系却相当糟糕,彼此间曾有过两次较量,但都以王明胜出张国焘败北告终。
      第一次较量是在莫斯科。
      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苏联为纪念这位与其有着伟大友谊的中国资产阶级革命家,决定在莫斯科创办中山大学,招收中国学生。当年11月28日,第一批学生在纷飞大雪中来到了莫斯科。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历届学生中,有许多是后来对中国革命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如邓小平、博古、傅钟、张闻天、俞秀松、王稼祥、陈昌浩、伍修权、孙冶方、沈泽民、张琴秋、李培之、董亦湘等,还有后来将莫斯科中山大学闹得翻天覆地的王明(即陈绍禹)。
      1928年夏,张国焘被委任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在莫斯科工作了两年之久。适逢王明在中山大学学习,并开始在党内领导层崭露头角。两人互不相容,相处得极不融洽。
      1927年夏,中山大学校长拉狄克因托派问题被免职后,中山大学党支部局书记塞特尼可夫与代理校长阿古尔在学校工作上意见不一,对一些问题的认识有严重分歧。他们又各有一派支持者,形成了“党务派”和“教务派”。不久,副校长米夫利用两派之间的矛盾,经过与王明共同策划,搞垮了阿古尔,米夫便正式升任校长一职。从此,王明在米夫的支持下,控制了中山大学支部局,逐渐形成了以米夫为靠山、以王明为代表的王明教条宗派集团。这个集团从脱离实际照搬照套的教条主义出发,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结党营私,排除异己的宗派立场,惯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斗争手段。在好几次风潮中,将斗争的矛头对准了张国焘,使他吃了不少苦头。
      1931年春,张国焘败在王明手下,被排挤回国,而后去了鄂豫皖苏区。
      第二次较量是在延安。这一次张国焘败得更惨。
      红一、四方面军懋功会师,毛泽东、张国焘相拥而庆。然而,自恃兵强马壮的张国焘却拒绝北上企图另立中央。经历了南下的数次惨败后,张国焘不得不放弃南下的错误主张,三过草地,也北上到达延安。
    张国焘到延安后,政治地位与红一、四方面军会师时不可同日而语。但他还是政治局委员,党的一系列重要文电,都有其署名。
      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张浩归国后,带来了共产国际的指示,中共负责人人应由毛泽东担任。张浩以仲裁者的身份出现,分别找毛泽东、张国焘详谈了数次。张国焘接受了共产国际的指示,表示服从毛泽东在党内的领导地位。
      不久,西路军失败的消息传到延安,张国焘失声痛哭。联系到张国焘在过草地期间“逼宫夺权”的表现,左路军三过草地,南下川康的失败,1937年前后,延安各界纷纷要求批判和清算张国焘妄图分裂党、分裂红军的罪行。
      一次,在与抗大学员“面对面”的会上,许多来自红四方面军的高级指挥员对张国焘遮遮掩掩的认错态度极不满意。少林将军钱钧(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揭发到义愤处,忍不住走上台来,脱下布鞋,朝张国焘劈头盖脸地打去。全场立时震惊了。张国焘忙站起身,捂着脸,举起一只手,高声吼道:“我抗议,我抗议。我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你居然敢打我!”
      事后,毛泽东亲自到张国焘住处,向张国焘赔礼道歉。
      “国焘同志,你受委屈了。今天的事我们听说了,大会没组织好,有些对不住你。怎么能随便打人,蠢哟!”
      张国焘余怒未息:“我犯了再大的错误,大家可以批评帮助,但就是不能打人。怎么说我还是政治局委员、边区政府主席。”
      “莫计较了。我有责任,没组织好。”
      “我想明白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里面有文章,我能有什么办法?”
      毛泽东又劝道:“打人者不对,要批评处理。但是,国焘同志,你想过没有,打人者可是你们四方面军的。你的检讨不过关,大家都着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眼下,我们稳定了,有了这么个家,是该总结的时候了。你、我、闻天、恩来、博古,每个人都挂了账,该有个态度才行。诚如你所说的,要检讨政治路线才对。不然,这样下去,对全党上下都不利……”
      两人长谈了多时,张国焘有所触动。几天后,他亲自给中央政治局写下了检讨。他承认:“我否定中央的政治路线,实际上是为了争夺红军的最高指挥权。”
      中央对张国焘的这份检讨比较满意,认为他终于部分地认识到了错误。
      然而,没过多久,王明的归来却令张国焘如芒刺在背,并最终成了他叛逃的导火线。
      那天,张国焘一如既往,早起晨练。不料,几名管理人员径直走上前,让他今天必须腾出他所在的那孔窑洞,供另外一位中央领导居住。他不解地打探,究竟是哪位领导。对方告诉他是刚从苏联归国的王明。闻知是王明,已现怒态的张国焘在寒风中一激灵,冰冷袭击全身。
      这次,王明是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和主席团委员的身份回国的,不仅带着共产国际的“尚方宝剑”,而且回国前还受到了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的接见。当时中国共产党仍然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王明的分量可想而知。一时间,毛泽东、张闻天、王明,人们已分不清谁是中共的最高领袖了。
      昔日的宿敌王明从共产国际归来,以钦差大臣自居,而张国焘却正失势落魄,两相比较,他当然明白自己的处境。
      张国焘打心眼里厌恶王明,他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写道:“王明当时俨然是捧着尚方宝剑的莫斯科的‘天使’,说话的态度,仿佛是传达‘圣旨’似的。可是他仍是一个无经验的小伙子,显得志大才疏,爱放言高论,不考察实际情况,也缺乏贯彻其主张的能力和方法,他最初几天的表演就造成首脑部一些不安的情绪。”
      惹不起躲得起。于是,张国焘悄悄带着家人,到山下一僻静处,另外找了孔窑洞,隐居起来。他心里默默地说,一定要找到王明的软肋,以出当年的恶气。他相信,以王明的无知与狂妄,肯定会出一些昏招,不愁抓不住其“辫子”。
      但是,令他始料不及的是,王明先发制人,居然主动找上门来。王明首先告诉张国焘,曾被张国焘倚重的原西路军将领黄超、李特等已被当作托派分子,秘密处决了。张国焘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王明仍像当年在莫斯科一样,盛气凌人,不断以批评的口吻正告张国焘必须深刻检讨、认识错误,而且明确指出,张国焘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且有托派特嫌。随后,王明在各种场合公开点名,批评张国焘,并将其错误进一步理论定性。
      从这天起,张国焘心神不定,坐卧不安。前一段中央对他的斗争和批判,他毕竟还能接受。王明的归来却使他产生了死亡的恐怖。他不会忘记,1931年1月中共中央六届四中全会后,上海地下党领导人何孟雄、林育南就是在王明的打击陷害下,被国民党当局逮捕,杀害于龙华。回想自己在鄂豫皖苏区大搞肃反,也曾杀害过不少红军将领。如果中央清算他的这些罪恶,后果也是可想而知的。从这时起,张国焘就打算叛变革命了。
      就在这时,原四方面军重要将领何畏公开叛变投敌,张国焘的处境更加艰难。1938年4月,惊恐不安的张国焘借祭拜黄帝陵之机,从西安逃至武汉,然后公开叛变投敌。
      张国焘叛党投靠国民党阵营,真实的原因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而给他带来死亡恐惧的是王明。也可以说,是王明把张国焘从延安逼走了,导致其走上了叛逃之路。
      4月18日,中共中央作出决定,开除张国焘的党籍。4月22日的《新华日报》公开发表了党中央《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决定》。全文如下:
      张国焘已于四月十七日在武汉自行脱党。查张国焘历年来在党内所犯错误极多,造成许多罪恶。其最著者为一九三五年进行公开的反党反中央斗争,并自立伪中央,以破坏党的统一,破坏革命纪律,给中国革命以很多损失。在中央发布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总路线后,他始终表示不满与怀疑。西安事变时,他主张采取内战方针,怀疑中央的和平方针。此次不经中央许可私自离开工作,跑到武汉,对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总路线表示不信任,对中国革命的光明前途表示绝望,并进行破坏全国抗日团结与全党团结的各种活动。虽经中央采取各种方法促其觉悟,回党工作,但他仍毫无悔改,最后竟以书面声明自行脱党。张国焘这种行为当然不是偶然的,这是张国焘历来机会主义错误的最后发展及必然结果。中共中央为巩固党内铁的纪律起见,特决定开除其党籍,并予以公布。
      中共中央决定的公布,对张国焘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张国焘没有想到中央会如此果断地处理他,慌忙给周恩来等写信。在4月24日的信中说:“连日因寓所未就绪,故不曾致函诸兄。昨晚即写好一信,拟今晨派人送来。忽阅报上载有开除弟党籍的决定之公布,深使我痛心。……千祈我们间应维持冷静而光明之政治讨论,万一决定不能改变时,亦希彼此维持最好友谊。”
      但是,中共中央已经把张国焘扫地出门,没有人再理会他了。从中央决定公布之日,在各级组织和部队中开展了广泛的宣传和教育。同志们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对张国焘的叛变行为表示了极大的义愤和不齿。1938年5月5日,延安《新中华报》刊登了陕甘宁边区政府第七号命令——《关于开除张国焘边区政府执行委员及代主席等一切职务事》,全文如下:
      本政府执行委员兼代主席张国焘,于本月三日经主席团派往中部谒黄帝陵,即弃职潜逃。在此全国抗战紧急关头,张国焘此种行动,实属有违革命利益和革命纪律。特由本政府执行委员会决定,开除其本政府执行委员及其一切职务。嗣后凡张国焘一切言论行动,本政府概不负责。
      就这样,中共创始人之一的张国焘在人们的视野中淡出了,投奔了国民党的他很快就被国民党摈弃,过着很困窘的生活,最后凄惨地客死异国他乡。 (博讯 boxun.com)
171934416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国焘叛逃后总结“教训”:长征中不够心狠手辣 (图)
·张国焘叛逃始末:周恩来深夜去旅馆 谈一通宵 (图)
·林彪叛逃死无全尸,周恩来为何嚎啕大哭? (图)
·伊塔事件:1962年六万新疆人叛逃苏联内幕 (图)
·林彪一家叛逃坠毁时刻揭秘 (图)
·解禁:建国后中国空军及高级将领叛逃名单
·中越战争解密:解放军驾机叛逃后的下场(图)
·建国后最后一起驾机叛逃:让前苏联大吃一惊
·中国最后一个,也是最笨的一个飞行员叛逃记
·林彪叛逃的四大谜题:黑匣子保存在哪?
·中国最轰动的叛逃事件 到台后与邓丽君合影
·俞强声叛逃美国后 其兄弟俞正声在中国的遭遇(图)
·林彪突叛逃 中央电台急清查让“林彪”匿迹
·苏军三大叛逃事件震惊世界 美国军方大开绿灯
·解放军空军飞行员叛逃全记录
·林彪叛逃前11天被杀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张国焘叛逃后的生活
·国安副部长秘书叛逃曝惊天内幕 国保与国安恶斗十年 (图)
·太子党系列丑闻 谁被处死谁成功叛逃
·重庆规定单位发现叛逃人员要立即上报 (图)
·重庆实施国家安全法规定:发现叛逃立即上报
·俞正声胞兄叛逃美国 中共特工追杀多年 (图)
·“叛逃反腐”逼中南海转维稳党内—— 薄熙来立功大于王立军
·党报呼唤“叛逃反腐”新模式
·王立军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受贿案一审开庭
·王立军涉叛逃等四宗罪被公诉
·王立军被诉枉法、叛逃、滥权、受贿
·检方就王立军涉徇私枉法叛逃案提起公诉
·俞正声的哥哥俞强声叛逃事件:后果极其严重
·博讯独家:王立军叛逃案下周将在成都秘密开庭
·王立军辞任人大代表职务将被以“叛逃罪”起诉
·「企图叛逃」 王立军有望逃过一死
·闯美领馆或囚终身 王立军定性为叛逃罪
·法广:薄熙来免职 王立军定性为叛逃 官方未证实
·解放军少将爆高官叛逃内幕 USB塞肛门出卖情报 (图)
·刑法修正案:公务员叛逃境外最高判10年
·公安说我是叛逃人员/叶明锋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由王立军叛逃引起的一堆电话(四)/网络游戏
·由王立军叛逃引起的一堆电话(三)/网络游戏
·由王立军叛逃引起的一堆电话(二)/网络游戏
·由王立军叛逃引起的一堆电话(一)/网络游戏
·中国的鱼都“叛逃”到俄罗斯去了 /郑义
·卡扎菲这根烫手山竽会不会“叛逃”中国?
·中国外交官妻子叛逃加拿大的前前后后
·中國官員貪污叛逃的情況,罪魁禍首是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