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大跃进四川饿死人1000万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8日 转载)

原四川省政协主席廖伯康访谈录
    
     林 雪

    

饥饿的农村触目惊心
    
     1960年,全国性的“大跃进”已经进行了三年,人们面临的现实,是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1960年的粮食产量已经下降到2870亿斤,比“大跃进”前的1957年下降了26%,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四川的情况更加严重。从1959年至1961年,粮食年年大幅度减产,到1961年粮食产量已经下降到260亿斤,比1958年的420亿斤下降了38%,甚至比1949年还少收30亿斤。可是,当时的西南局和四川省委主要领导却继续执行极“左”路线,对上浮夸虚报,隐瞒四川农业生产的实际情况,对下实行“一言堂”,压制党内民主,对敢讲真话的同志打击报复。他高唱着“发扬共产主义风格”的高调,继续大量往省外调粮,仅1958年至1960年三年就外调157亿斤,几乎相当于前五年外调粮食的总数,其中严重减产的1960年就外调了68亿4千万斤,大致相当于当年产量的1/4还多。就在他骄傲地宣称四川外调粮食“居全国之冠”的同时,号称“天府之国”的四川农村却大量饿死人,城市也普遍饿饭,老百姓怨声载道。
    
     尚昆同志继续说:“我们知道四川死人的情况严重,但详情如何,得不到证实。我们要四川报,四川始终未报。我们找民政部问,四川情况如此严重,你们是管救济的,那里究竟死了多少人?民政部说是400万,实际上他们是通过四川省民政厅报的,中央不相信。然后又找公安部,公安部是管户口的,那时的粮票、布票、油票、肥皂、火柴等一切生活用品都同户口挂钩,死一个人就抹掉一个人,这个数字应该准确啊!公安部查的结果,当然也是通过四川省公安厅,说是800万。中央依然不相信,但究竟死了多少人,中央不清楚。你说说,四川究竟死了多少人?”
    

廖伯康举起一个指头,说:“死了1000万。
    
     1000万?你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
    
     “是从省委正式文件上来的。”
    
     “全国县以上的文件都要送中央办公厅,为什么我不知道?”
    
     廖伯康说:“我看文件和你看文件不一样,你看文件是备查,我看文件是要贯彻执行,所以我要研究文件。1962年5月,省委批转《省委行政机关编制小组关于全省国家机关、党派、人民团体精简工作的意见(草案)》,规定各市、地、州要分别按照城乡人口的比例定编。这个文件本来很简单,但后面附有一个各个地区的人口数字及各地干部定编数。我一看,1960年底的四川人口总数是6236万,而国家统计局中国人口统计年鉴上1957年的四川人口是7215.7万,两数相减正好约为一千万。这只是从文件上推算出的数字,实际上恐怕不止。”
    
     “为什么?”
    
     廖伯康说:“从1957年到1960年还有人口的自然增长数没有包括进来,这还只是到1960年的数字,从1961年到1962年上半年,全国形势都好转了,四川却还在饿死人。1961年底,江北县还有人饿死;涪陵地区先后饿死了350万;1962年3月省委传达 七千人大会 的时候,雅安地区荥经县委书记说他那个县的人饿死了一半,前任县委书记姚青到任不到半年,就因为全县饿死人太多被捕判刑。这份简报刚刚发出就被收回去了,别说中央,就连四川的同志也不完全知道。雅安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恩,早在1959年就到荥经调查饿死人的情况,并写成报告上报,结果被打成 三反分子 。根据这些情况估计,四川饿死的人,起码比我推算的还要多出250万!但我正式反映只说死了1000万。”
    
     尚昆同志听到这里,一拍大腿说:“就是你这个数字!”说着吩咐秘书将书记处小会议室里的一个保密柜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折叠账本式本子,打开看了一下,又说了一句,“就是你这个数字!”
    
    直到20年后的1982年,划入此案的人才得到平反。1993年,廖伯康从四川省政协主席的岗位上离休。2000年10月,他开始撰写关于此事的回忆录,这篇题为《历史长河里的一个旋涡 四川“萧李廖事件”回眸》的文章被收入《当代四川要事实录(第一辑)》,2005年11月由四川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此时,“萧李廖”集团中的其他两位已经去世,中央曾介入此事的胡耀邦、杨尚昆、贺龙、刘少奇、田家英等同志也相继离去。然而,这个事件在中国当代史上留下的印记,却是永远无法磨灭的。但愿人们能从中认真总结经验,让这样的悲剧不要在中国大地上重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372231320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跃进期”间毛泽东因何事上了谭震林的当? (图)
·《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年》序/胡绩伟 胡績偉 遗作
·陈云忆:大跃进后我主张包产到户 毛主席很生气 (图)
·大跃进公、检、法三家变成一家:妇女也能“鸡奸”
·“大跃进”时的神奇判决书:妇女也能“鸡奸” (图)
·"大跃进”时的神奇判决书:妇女也能“鸡奸”
·毛泽东谈大跃进饿死人:右派拿鸡毛蒜皮当旗帜进攻党 (图)
·林彪反对大跃进 私下里说毛泽东“凭空想胡来” (图)
·大跃进时某副总理谈公社食堂:有猴头 燕窝 海味 (图)
·“妇女赤膊化”的疯狂大跃进年代
·1961年云南省委书记反思大跃进:我们欠了农民的债 (图)
·大跃进时期湖南某右派因饥饿抓吃生米被逼自杀 (图)
·李成瑞:大跃进饿死约2200万人
·大跃进某些干部恶行:临夏干部利用粮食诱奸妇女 (图)
·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觉察大跃进错误为何不能反对
·“大跃进”的真相!
·周恩来大跃进时期喝下“世界上最昂贵的一杯酒” (图)
·大跃进和大饥荒年代,竟然用小孩死尸制化肥/蒋学成
·大跃进时期大面积饿死人时“干部特供制度”
·胡祖六:中国城镇化盲目模仿 满街汽车处处大跃进
·中国高速公路负债超千亿元 与长年大跃进建设有关
·摩天大楼大跃进 预警中国经济崩溃即将来临
·贵州仁怀“大跃进式”违规建酒厂
·冯骥才炮轰“文化大跃进”
·文联冯骥才狠批各地在搞「文化大跃进」
·南都报揭秘大跃进安徽饿死500万人
·洪深:人民日报副总编承认大跃进饿死3000多万人
·实体书店死中求生 网上书店进入“大跃进”时代
·大跃进的后果:中国在建高铁线九成停工
·7·23事故何以祸起信号:不愿意搞大跃进马上被拿下 (图)
·大连:填海“大跃进”
·洪深:国务院正式承认高铁大跃进制造人祸 (图)
·《毛的大饥荒》获奖 大跃进灾难生动重现 (图)
·中共功罪评说之八:大跃进和大饥荒饿死多少人? (图)
·院士批官员有点傻:中国核电大跃进不顾安全 (图)
·纽约时报纪思道:中国大跃进式的倒退
·吴敬琏:警惕当代中国“大跃进”
·中国多城市地铁“大跃进” 全国都在亏损(图)
·造新城,终成“大跃进”/苑柍 (图)
·“城镇化”又是一场政治挂帅的“大跃进”/陈金晖
·城市化大跃进无法成就中国改革红利/徐笑冬
·安邦:地铁“大跃进”将使不少城市深陷财政泥潭
·胡績偉 遗作《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年》序
·“神九飞天”胡坠地——“胡最美”大跃进传承文革DNA
·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下)/宋永毅
·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上)/宋永毅
·郎咸平:大跃进的疯狂之后 高铁时代的提速恐慌
·新能源汽车“大跃进”导致“海市蜃楼”
·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 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牟传珩
·两头不负责的高铁大跃进恐导致浪费/童大焕
·造楼大跃进产生多少抗震隐患屋/田嘉力
·抢笔省长李鸿忠在湖北要搞毛泽东式“大跃进”(图)
·大造楼就是“大跃进”/彭兴业
·孔子学院“大跃进”的表象/顾村言(图)
·“博士大跃进”泡沫令人担忧 中国博士超美国?
·寒山:从“丰碑”到墓碑 —《大跃进--大饥荒:历史和比较视野下的史实和思辩》评介
·学历大跃进,用权力换文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