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江泽民:赵紫阳犯有两宗罪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30日 转载)
    多维  
      
    1989年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通过由李鹏代表中央政治局提出的《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认为,赵紫阳在“六四事件”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错误,对动乱的形成和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决定撤销其总书记等一系列职务,对他的问题继续进行审查。新当选的总书记江泽民在讲话中说,赵紫阳犯有放弃四项基本原则,怂恿和助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泛滥,酿成“六四事件”以及打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抵制腐朽思想和丑恶现象的同志,保护、信用、提拔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两大错误。以下是江泽民讲话全文。
      
    这次中央全会推选我担任政治局常委、总书记。我没有这个思想准备,又缺乏中央全面工作的经验,深感担子很重,力不从心。现在全会已经作出决定,我感谢同志们的信任,决心同大家一道,刻苦学习,加强调查研究,尽心尽力做好工作,不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和同志们的期望。
      
    我们党已经制定和形成了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路线和一系列基本政策。概括地说,就是小平同志多次指出、最近再次强调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顶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这是我们有信心做好工作的根本的、坚实的基础。这次中央领导核心作了一些人事调整,但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和基本政策没有变,必须继续贯彻执行。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我要十分明确地讲两句话:一句是坚定不移,毫不动摇;一句是全面执行,一以贯之。
      
    小平同志几次讲话都表示了对新的中央领导的殷切期望。我深深感到要把今后的工作做好,一定要首先在党内充分发扬民主,依靠中央领导集体的智慧和力量,依靠全党同志和人民群众的支持和监督。同时有一个很有利的条件,就是邓小平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健在,一般日常的工作,我们绝不打扰他们,但遇到很重大的问题,我们还是可以随时向小平同志请教,听取其他老一辈革命家的意见。他们在长期革命斗争和建设实践中积累起来的治党、治国、治军的丰富经验,形成的崇高威望,是党的宝贵财富,对我们新的领导集体的工作仍然十分重要。
    江泽民:赵紫阳犯有两宗罪
      邓小平和江泽民(资料图)
      
    这次全会开得很成功,不仅正确处理了赵紫阳同志的问题,而且初步总结了教训,讨论和研究了不少重要问题。
      
    最近,小平同志的几次重要讲话,以及其他几位老同志的讲话,对于今后党的各项工作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李鹏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提交四中全会的报告的第三部分对于当前的工作,已经做了初步的部署,我完全同意。在他们讲话的启发下,讲一些想法,作为我在全会的发言。我初到中央,了解情况不多,不当之处,请同志们批评指正。
      
    彻底平息反革命暴乱,是当前第一位政治任务。回想起这场反革命暴乱,如果没有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决断,如果没有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的献身,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对制造动乱和暴乱的一切政治阴谋,一定要继续清查和彻底揭露,绝不可半途而废。对于策划、组织、指挥动乱和暴乱的阴谋分子,参与暴乱的反革命暴徒,务必依法惩处,坚决打击,决不能心慈手软。
      
    对于不同程度卷入动乱和暴乱的人,要多做争取教育、分化瓦解工作。对于不明真相而有过某些错误言行的青年学生和群众,要帮助他们总结教训,提高认识。为了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需要尽快着手制定一系列具体政策。各地要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妥善处理。总之,要通过坚决果断、艰苦细致的工作,集中打击极少数首恶分子和拒不改悔的顽固分子,尽力扩大教育面和团结面。
      
    各级党组织和全党同志,要深入思考两个问题:这场动乱和暴乱发生、蔓延的主要教训在哪里;怎样彻底消除动乱产生的思想、政治、经济、社会因素,保证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这些问题解决好了,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成果,才能从根本上得到巩固和发展。
      
    按照中央和小平同志确定的“三步走”的发展战略,积极稳步地发展国民经济,始终是我们现代化建设的中心任务。在经济发展中,要十分重视发挥教育和科学技术的作用。国家的昌盛,人民的富裕,说到底是经济实力问题,国际间的竞争,说到底也是经济实力的竞争。经济发展了,国力强大了,我们才能有力量抵御任何自然的和社会的风浪,顶住任何外来的威胁和压力,才能实现民族振兴,对人类做出更大贡献。
      
    当前,经济工作的迫切任务,是遵循十三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方针,继续抓好治理、整顿和深化改革。国务院已经制定和将要制定的各项措施,各级党委都要坚决支持和保证贯彻执行。全党同志都要为挽回动乱和暴乱造成的损失,贡献全部力量。
      
    在发展多种经济成分的同时,我们要千方百计地搞好搞活大中型国营企业。这是我们社会主义经济的骨干和基础。要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离开他们的积极性、创造性和主人翁责任感,一切都无从谈起。
    江泽民:赵紫阳犯有两宗罪


     

 赵紫阳在“六四事件”期间到天安门广场与学生对话
      
    十年来的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生活面貌,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注入了蓬勃的生机和活力。我们要继续更有效地进行改革开放,把这个工作搞得更快更好。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和指导者是邓小平同志。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我们坚持贯彻执行的改革开放,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改革开放。作为鲜明的对照,那些顽固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所主张的,却是以实现西方资本主义为目的,放弃人民民主专政,取消共产党的领导,背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改革开放”。他们的“改革开放”,中心就是资本主义化。这当然是党和人民绝对不能允许的。
      
    赵紫阳同志一个重要错误,就是把改革开放同四项基本原则割裂开来、对立起来,实际上是背离和放弃四项基本原则,怂恿和助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泛滥,酿成这次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给党和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这就从反面惊醒了我们。这个用鲜血换来的深刻教训,我们一定要永远记取。
      
    在抓紧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必须抓紧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坚决纠正一手硬、一手软的状况。
      
    几年来,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一切向钱看”,追求高消费,追求眼前实惠而放弃远大理想,计较个人私利而不顾国家、民族整体利益,鄙薄自己的祖国和人民而崇洋媚外等思想倾向滋长了,甚至腐化、堕落的不良风气发生了,建国初期就早已绝迹的种种丑恶现象再度出现了。面对这个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小平同志所指出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缺乏一贯性、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的问题,并从中引出深刻的教训。
      
    加强教育,我想特别提出国情教育的问题。这就是近百年来中国历史的教育,社会主义必然性的教育,经济文化发展现状的教育,经济资源和人口问题的教育,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教育,等等。)广大青年拥护改革开放,但是他们中不少人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因此也就不可能了解改革的艰巨性、长期性和复杂性,幻想在一夜之间把西方的物质文明搬到中国土地上,比较容易接受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宣传。他们生长在祖国的土地上,理应在这块土地扎下深根,理应从我们的工人、农民、战士的身上吸取精神营养。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思想宣传工作在批评“两个凡是”、促进思想解放方面,在探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规律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但是后来几年中,各种错误思潮特别是西方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纷至沓来,暴露出来的问题相当严重。赵紫阳同志打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抵制腐朽思想和丑恶现象的同志,保护、信用、提拔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由来已久,一些舆论阵地已经不在党和人民手里。有关部门一定要采取坚决措施进行整顿。
      
    我们有一支很好的知识分子队伍。他们活跃在生产、国防、科研、教育、卫生、宣传、新闻、出版、文学艺术等各条战线,忘我工作,无私奉献,真正是民族的精英,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骨干。知识分子中出现了极少数以骂共产党、骂社会主义出名的所谓“精英”。他们已经自己撕去“爱国”、“民主”的外衣。几年来,他们被捧得很高,不仅进行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政治宣传,而且形成了一种哗言惑众的很坏的学风。他们不能代表中国的知识分子,恰恰是中国知识分子中的败类。
      
    民主和法制建设要抓紧进行。许多群众和青年学生希望加快民主、法制建设,他们的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的各项民主制度和法律制度,都需要继续完善和发展,以保证党和国家的政策和工作能够充分体现人民的利益,保证各级干部置于人民群众的有效监督之下。但是,我们的民主和法制建设,决不能离开社会主义的方向和轨道,决不能引进西方资产阶级的那套所谓民主、自由的制度。全部中国近代史证明了它们在中国的破产,这次动乱也充分说明,想那样做,结果只能是天下大乱。
      
    这次学潮的事实还表明,一些青年学生和群众对民主缺乏正确认识,法制观念相当淡薄。有的人所要的“民主”,实际上是无法无天的极端民主化,是无政府状态,同民主根本不是一回事,是对民主的反动和破坏。他们所主张的极端民主化,即使在西方国家,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也都是行不通的。
      
    我们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力量。形势和任务不断变化,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斗争策略、活动方式、工作方法也要相应改变,但是党的性质不能变,共产主义的最高目标不能变。
      
    共产党的力量和作用,主要不在于党员的数量,而在于党员的素质。要结合建设、改革的实际和当代世界的发展状况,在全党进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基本理论教育,进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的教育,进行党纲党章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教育。
      
    这次动乱中所以有那么多人被阴谋分子煽动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党员干部、特别是极少数领导干部中存在严重腐败现象。全国各族人民的眼睛盯着我们,看我们能不能拿出惩治腐败的实际行动来。必须在近期办几件使党心民心为之振奋的事情。再经过一定时间的努力,制定防止和惩治腐败的制度,使党风有根本好转,恢复和加强党和群众的密切联系。
      
    同志们,我们是在党和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召开这次中央全会的。这次全会,将以党的胜利载入史册。但是必须看到,要挽回赵紫阳同志给党的事业造成的巨大损失,解决赵紫阳同志留给我们的重重难题,使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健康发展,保证先烈用生命换来的民族独立不致丧失,保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目标的完满实现,任重而道远。我们决心发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排除任何干扰,克服一切困难,以百倍的努力进行工作。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62286214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秘密审查赵紫阳内幕:定罪状30条 (图)
·邓小平要赵紫阳认错就可以复出,被赵拒绝 (图)
·89年胡耀邦追悼会:邓小平李鹏赵紫阳出席 (图)
·赵紫阳的打算:用二十年完成国家体制转变
·胡耀邦下台是不是与赵紫阳有关? (图)
·赵紫阳关于六四的谈话(记录稿):开枪最坚决的是李鹏,陈希同
·赵紫阳曾为阿坝"新叛"平反 (图)
·赵紫阳学运时惊叹:李鹏趁机下手真是快
·赵紫阳当邓小平的面声明:不接受两顶帽子
·5月19日 邓小平决定了赵紫阳的命运
·赵紫阳录音:5月17日决定了六四悲剧
·王任重:建議給赵紫阳一個好的結局(图)
·六四深度揭秘:赵紫阳与杨尚昆的“默契”(图)
·胡耀邦下台中赵紫阳的责任
·赵紫阳回忆录在胡耀邦问题上采用了下下策
·胡耀邦和赵紫阳:赵紫阳对胡耀邦的发难
·王任重一提问题,赵紫阳就放声痛哭/邓力群
·赵紫阳:宁愿下台也不能跟他们走
·文革后期我与四川省委书记赵紫阳的交往/孙振
·港媒:传赵紫阳晚年求人替他超度祈祷
·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回顾往事 (图)
·6月4日,上海访民冒大雨前往赵紫阳家/视频
·严控赵紫阳故居、天安门和木樨地 今年平反六四无望 (图)
· “六四“24周年,在京维权人士和访民继续呼吁发起为赵紫阳平反[签名] (图)
· “六四“前在京维权人士和访民呼吁发起为赵紫阳平反 (图)
·赵紫阳未曾公开的两封信曝光
·孔庆东六四时曾当中共线人 赵紫阳大秘曝内幕
·赵紫阳秘书揭秘:六四惨死人数高达2千 (图)
·赵紫阳前秘书鲍彤轰六四屠城 “犯了反人类罪”
·博讯独家: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谈“六四”内幕/视频
·习近平切割薄熙来 下一个让赵紫阳见光? (图)
·央视热播剧集释放强烈信号?赵紫阳或被平反 (图)
·中国央视热播《赵氏孤儿》 观众联想赵紫阳及六四事件 (图)
·重返赵紫阳的遗产——以法治党
·切割处理胡耀邦 下一个会否是赵紫阳 (图)
·六四真正有望平反 还得看赵紫阳能否解禁
·今天武汉等地访民继续到赵府祭拜赵紫阳 (图)
·博讯镜头 补充清明维权人士到赵紫阳府上祭拜紫阳 (图)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八九民运与赵紫阳/陈子明
·又到六四,看看赵紫阳的俗吏一面/蔡贤彬
·纪念赵紫阳/鲍彤
·支持温家宝政改 还政于民 为赵紫阳平反 (图)
·也谈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金一戈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图)
·刘逸明: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北京观察:赵紫阳曾为阿坝“新叛”平反 (图)
·温家宝真是个好总理:要用三峡为赵紫阳祭魂/东晓霓裳
·鲍彤:把人当人是普世价值——读《赵紫阳在四川》
·荆楚: 赵紫阳也是惨烈的大饥荒的始作俑者
·“六四”悲剧中的邓小平与赵紫阳/秦孟和
·任化邦:赵紫阳不如光绪皇帝
·赵紫阳六四说“邓掌舵”是出于好心
·赵紫阳本可以保住富贵
·严家祺:温家宝为何就不能看望赵紫阳?(图)
·清明杯具:人民不能自由悼念赵紫阳/高洪明
·《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读后感/秦晋
·赵紫阳“不镇压人民”原则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