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杨天石:蒋经国“打虎”为何失败(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3日 转载)
    
    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杨天石
    
    1948年蒋经国上海“打虎”期间,上海的反奸商游行。
    

    蒋经国和蒋介石
    

    一、蒋经国高调“打虎”
    
    1948年8月,蒋介石为挽救因内战而迅速加剧的巨大经济危机,颁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等几项法令和办法,宣布发行金圆券,实行限价,规定各地物价必需冻结在8月19日的水准上,不得提高,同时限期收兑民间所藏金银、外币。8月20日,行政院特设经济管制委员会,下设上海、天津、广州三个督导区。上海区以曾任财政部长、中央银行总裁的俞鸿钧为经济管制督导员,蒋经国为助理,其任务是到上海实行“经济管制”。蒋经国虽名为助理,实际上负全责。9月9日,行政院颁布《实施取缔日用重要物品囤积居奇办法补充要点》,规定个人和商家购买物品,其用量不得超过三个月,否则以囤积论。
    
    蒋经国深知在上海前台活动的商界大佬们的后台就是南京的党国要人,任务艰难,赴任之前,就对乃父说:“上海金融投机机关无不与党政军要人有密切关系,且作后盾,故将来阻力必大,非有破除情面,快刀斩乱麻之精神贯彻到底不可也。”注1 到上海后,蒋经国即在中央银行设置经济管制督导员办公室,调来1948年成立的国防部戡乱建国总队作为基本干部,以亲信王升(少将)指挥,企图雷厉风行,大刀阔斧,以铁腕手段实行经济管制,打击囤积居奇、投机倒把等行为。蒋经国声称,这是一种“社会性质的革命运动”,要“发动广大的民众来参加这伟大的工作”。注2 戡建队宣称:将“以伸张正义的作法,严惩囤积居奇的奸商、污吏,稳定民生必需品的供应”,同时希望“以群众运动的方式,获得广大民众的共鸣和支持”。注3 8月下旬,王升从戡建队员中选拔精明成员成立“经济管理工作队”,与新成立的经济警察大队联合办公,拥有检查仓库、货栈、账目,直接带走违纪人员,查抄货物等各种权力。8月29日,成立“人民服务站”,设立检举箱,鼓励各界检举。其后,蒋经国先后扣押上海申新纺织公司总经理荣鸿元及杜月笙之子、鸿兴证券号负责人杜维屏等“老虎”,转交法庭审理。
    
    蒋介石支持蒋经国的铁腕做法。9月4日,蒋介石召见上海市长吴国桢,吴担心蒋经国的做法有问题,蒋介石不以为然,日记称:“经儿将沪上最大纱商鸿元与杜月笙之子拿办,移交法庭,可谓雷厉风行,竭其全力以赴之。惟忌者亦必益甚,此为民之事,只有牺牲我父子,不能再有所顾忌,惟天父必能尽察也。”9月7日,蒋经国亲自回南京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对上海官商勾结的严重状况虽感到痛心,但对蒋经国的“战果”却听得眉开眼笑,“兴奋非常”。注4 当日,蒋介石日记云:“经儿由上海来报告经济管制情形。往日所有黑市与囤积等弊多有我党政当局为首,言之痛心。但由此彻查,所有上海黑幕皆得发见,实堪欣幸。”11日,蒋介石得悉上海“物价平稳,黑市几乎消灭”,认为蒋经国克服了经济上的“滔天大祸”,为“戡乱”奠定基业,高兴地感谢上帝的“保佑”,在日记中表示“不胜感祷之至”!注5 14日,蒋经国奉命再次回南京报告。蒋介石告以“食鼠之猫不威”的古训,要他“多做实事,少发议论”,以免他人指责。注6 后来,行政院院长翁文灏转告蒋介石,美国有人认为蒋经国在上海的作风,“全为俄共产主义之思想,而其行动真是打到大小资本家之力行者”,“美国人必强力反对,并将正式警告”,蒋介石得悉后,一笑置之。注7
    
    由于满意蒋经国的工作,9月19日晚,蒋介石在和宋美龄乘车到南京东郊兜风时,特别和妻子相约,支持蒋经国在上海的举措,“同为经儿前途打算,使之有成而无败也”。注8
    
    二、报纸报道的微妙变化
    
    自9月12日起,戡建大队号召上海年满18岁至35岁的青年参加大上海青年服务总队,与奸商、污吏斗争。报名者25428人,获批准者12339人。9月25日,大上海青年服务总队成立,举行入队宣誓,蒋经国为监誓人,要求队员协助政府肃清上海的奸商。注9 同日,蒋经国决定在上海实行物资总登记,限令各工厂及商家,于当月30日前将所存原料及制造品向同业公会登记,报告社会局,逾期即在全市普查,凡未经登记的商品、原料,一概没收。
    
    当时,上海最大的“老虎”是孔祥熙、宋霭龄的儿子孔令侃及其所开设的扬子建业公司(简称扬子公司)。9月29日,卢家湾警察局向上海警察总局报告,茂名南路、长乐路口的英商利 公司汽车行囤有大量物资。经济警察大队会同该局前往检查,发现该处存有大量物资,均系扬子公司所有。另在大通路277号及虹桥路仓库中也发现该公司储存的大量物资。30日,奉命查封所有物资。10月2日,上海《正言报》发表消息,标题为:《豪门惊人囤积案,扬子公司仓库被封》,副标题有《新型汽车数近百辆,零件数百箱,西药、呢绒,价值连城,何来巨额外汇,有关当局查究中》、《货主孔令侃昨晚传已赴京》等。其中提到:“据该库及邻近住居者语记者,经警曾于前日至该库检查,并查封该项物资。后因为数过多,乃续于昨日完成查封手续。”
    
    该报未说明消息来源,但据其中“该库及邻近住居者语记者”一语,可知该消息出自该报记者自身的采访。《正言报》创刊于1946年,创办者为曾任上海市副市长、市党部主任委员、社会局局长的吴绍澍。吴早年参加反帝、反军阀运动,思想进步,后因与军统和杜月笙矛盾,被撤销职务,创办《正言报》,批评国民党和政府。该报在上海各报中率先刊登扬子公司被查的消息,正是吴绍澍和国民党当局矛盾的体现。
    
    同日《正言报》所发消息中,还根据接近孔令侃的扬子公司职员谈话,披露了公司被查封的后续情况:在扬子公司被查封后,孔令侃曾致函蒋经国交涉,说明扬子公司营业额不大,查封之物,已向社会局登记,孔令侃并已于事发后乘夜车离沪赴京。
    
    扬子公司的被查封,《正言报》和当时上海各报都未说明缘由,但是,根据当事人程义宽事后透露,这是杜月笙在儿子被捕后对对蒋经国的“将军”。
    
    程义宽隶属军统,时任经济检察大队长,每天都需要会见蒋经国,汇报情况。据他所说,蒋经国决定召集上海巨商开会,坚要杜月笙出席。杜在会上说:“我的小儿子囤积了6000多元的物资,违犯国家的规定,是我的管教不好,我叫他把物资登记交出,而且把他交给蒋先生依法惩办。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也可以说是今天到会的各位大家的要求,就是请蒋先生派人到上海扬子公司的仓库去检查检查。扬子公司囤积的东西,尽人皆知是上海首屈一指的。今天我们的亲友的物资登记封存交给国家处理,也希望蒋先生一视同仁,把扬子公司所囤积的物资,同样予以查封处理,这样才服人心。我的身体有病,在这里不能多呆,叫我的儿子维屏留在这里听候处理。”杜月笙的话,合情合理,无懈可击,蒋经国不无尴尬地表示:“扬子公司如有违法行为,我也一定绳之以法。”在送走杜月笙之后,蒋经国立即派程义宽赴扬子公司执行。注10
    
    孔令侃不仅是孔祥熙、宋霭龄的大儿子,而且和宋美龄关系密切。宋由于早年小产,后来一直没有生育,非常疼爱她的这个外甥,视同己出,精心培植、呵护。杜月笙要求蒋经国去检查扬子公司,这就等于在他的嘴里硬塞了一块硬骨头。
    
    继《正言报》之后,10月3日,上海三家大报《申报》、《新闻报》和《大公报》陆续报道扬子公司被查封的有关消息,但其态度却出现了微妙的变化。《申报》的标题是《抄获杨子建业物资,呈候经管局候示》,不仅较《正言报》平淡,其内容则一是强调“上项物资均已向主管机关呈报有案”;二是强调外传相关报道不确,声称“至外传查获大批新汽车及呢绒等,则并非事实”。《新闻报》的报道根据上海警察局特别刑事处的官方文书,其内容大体与《申报》相仿,但其标题则为《扬子公司物资呈报当局有案》,说明该批查封物资“呈报”过,有案可查,意在告诉读者,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报道还称:“关于外传警局抄获大批汽车零件、呢绒等物,并非事实”。《大公报》的标题为《扬子建业公司查获一批囤货》,内容亦与《申报》、《新闻报》相近,完全未提查获汽车问题。
    
    仅仅相隔一天,但三报与《正言报》的报道却相差很大。其故安在?
    
    推其原,当和孔令侃的紧急赴宁与宋美龄的紧急上海之行有关。
    
    据程义宽回忆,孔令侃在扬子公司被查封的当天,曾飞往南京,向宋美龄求救。《正言报》的报道则说,孔令侃系乘夜车赴宁。两说在孔令侃赴宁所用交通工具上虽有不同,但9月30日确有南京之行则一致。注11 另据中央社消息:宋美龄于10月1日晨9时乘美龄号专机抵沪。注12 《申报》、《新闻报》、《大公报》的低调处理显然和孔令侃、宋美龄抵沪之间的紧急互动相关。
    
    三、蒋经国进退维谷
    
    按蒋经国的脾气和一贯作风,在扬子公司查获了如此巨额的囤积物资,自然只有一个办法——审查、扣押、查办其主人孔令侃。然而,蒋经国感到,抓不得。
    
    《正言报》、《申报》、《新闻报》的报道都提到了一个共同的情节,这就是被查封的扬子公司物资在事前已向上海社会局呈报登记。据后来监察院的调查,在蒋经国发布“物资总登记”的命令后,扬子公司确曾向经济管制督导员办公室递交过一份英文货单,虽然手续上略有未合,应该以中文向上海社会局报告,但是,人家总是报告、登记过的呀!
    
    10月2日,蒋经国日记云:“前天发现的扬子公司仓库里面所囤积的货物,都非日用品,而外面则扩大其事,使得此事不易处理,真是头痛。”
    
    10月9日,蒋经国《反省录》云:“本星期的工作环境,是工作以来最困难的一段,希望这是一个转机。除了物价不易管制以外,再加上扬子公司的案子,弄得满城风雨。在法律上讲,扬子公司是站得住的。倘使此案发现在物资总登记以前,那我一定要将其移送特种刑庭。总之,我必秉公办理,问心无愧。但是,四处所造成的空气,确实可怕。凡是不沉着的人,是挡不住的。”注13
    
    扬子公司以孔令侃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属于权贵资本(当时称为“豪门资本”)。成立于1946年4月,注册资本1亿元,1947年资本增加为10亿元,分为100万股,孔令侃占24.9万股。该公司长期名声极糟。1947年7月,已因套用大量外汇事引起广泛的社会反感。此次囤积大量物资一事被发现,自然更加激起各阶层人士的不满,甚至愤怒,不少人,主张立即逮捕孔令侃。据蒋经国当时的亲信贾亦斌回忆,某日,他问蒋经国:“孔令侃案办不办?”蒋经国装作没有听见,不回答。贾亦斌再问:“孔令侃案你准备办不办?”蒋经国便说:“塔斯社发表了一篇文章,评论上海‘打老虎’,说用政治手段去解决经济问题是危险的。”说完便不再吭声。贾亦斌当时对蒋经国仍怀有希望,过了几天,再到蒋经国的住处,对他提出:“你对孔令侃一案究竟办不办?如果不办,那岂不真像报纸上所说‘只拍苍蝇,不打老虎’了吗?”蒋经国本来情绪就不好,听了贾亦斌的话,便将沙哑的喉咙放得特别大,嚷道:“孔令侃又没犯法,你叫我怎么办?”这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失望和愤怒从贾亦斌胸中涌起,一拳击在桌上,大声反驳说:“孔令侃没有犯法,谁犯法?……你这个话不仅骗不了上海人民,首先就骗不了我!”注14
    
    犯法还是不犯法,需要通过法律程序,以证据说话,孔令侃按蒋经国的规定,将扬子公司的囤积物资事先办理了登记手续,这就让蒋经国感到为难了。
    
    四、蒋介石令《大众夜报》等报停刊
    
    东北战局逐渐转向有利于中共。林彪实行“关门打狗”方针,先围锦州,企图卡断东北国民党军退往关内的通道。由于锦州危急,蒋介石于9月30日自南京飞北平。10月2日,自北平飞沈阳,召开军事会议,决定由廖耀湘指挥西进兵团,与自葫芦岛北上的东进兵团汇合,增援锦州。10月3日,蒋介石自北平致电上海市长吴国桢,请其转致已到上海的宋美龄,告以“兄已由沈阳返平,约数日后回京”,可见,当时蒋介石原无自北平直飞上海的计划。注15 此后,蒋介石逛颐和园,参观卢沟桥,听谭富英的戏,好整以暇,显得并不十分紧迫。10月5日,蒋介石和傅作义同赴天津,至塘沽,登上重庆号军舰,至葫芦岛视察,部署、指挥。10月7日,返回塘沽,重回北平。10月8日上午,蒋介石先后与侯镜如、陈铁、傅作义等将领研究东北作战计划,但是,当日下午,蒋介石却突然乘“中美号”专机,飞抵上海,住进东平路官邸。
    
    蒋介石突然飞抵上海,是蒋经国、孔令侃之间矛盾激化的结果。
    
    据贾亦斌回忆,宋美龄到上海后,即乘中秋节之机召见蒋经国、孔令侃,企图调解这两个表兄弟之间的矛盾,蒋要孔“顾全大局”,孔则大吼:“什么!你把我的公司都查封了,还要我顾全大局!”两人大吵起来。蒋经国临走时表示:“我蒋某一定依法办事!”孔则回答:“你不要逼人太甚,狗急了也要跳墙!假如你要搞我的扬子公司,我就把一切都掀出来,向新闻界公布我们两家包括宋家在美国的财产。”当即气得宋美龄面色煞白,手脚发抖,急忙打电话给在北平的蒋介石,说是上海出了大事,要蒋介石火速乘飞机南下。注16
    
    蒋介石到上海后,当夜与宋美龄“月下谈心”。同晚见到上海出版的《大众夜报》,其第一版报道为《扬子囤货案,监委进行彻查,必要时并将传讯孔令侃》。
    
    该报称:监察院为彻查该案真相,特派监委两人来沪。该报并配发一篇社评:《请蒋督导为政府立信,为人民请命》,中云:
    
    轰动一时的沪上豪门大囤积案似有烟消云散之势,方在人民心中栽下了的对政府的一点“信仰”之幼芽,恐将因此而连根拔去,同时亦可能给当前的经管工作以致命的打击,瞻望前途,不胜忧惶。
    
    总理当初所梦想不到的,在革命的阵营中,竟有若干人因缘际会,形成了所谓“豪门资本家”……在国内藉其政治上特殊的关系,经营一切戕贼民生之买卖,如攫取大量外汇以输入口红、尼龙丝袜等奢侈品,获取暴利;囤积操纵,掀动经济风潮;从事投机,扰乱金融等等,不一而足,从不见将其资本投向生产事业,做一丝一毫有益于国家人民之事。而政府一切经济上的政策措施,往往被若辈略施小技,便已破坏无余。
    
    人所共知,其中最著名者为孔氏豪门,此次利 公司孔令侃大囤积案,不过是许多事件中被发现的一件。
    
    政府究竟是要豪门呢?还是要人民?将此处决定。
    
    社评表示:“吾人盼望蒋先生贯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主张‘大义灭亲’,毫无顾忌的对孔令侃大囤积案迅予彻查,铁面无私,惩以应得之罪。”《大众夜报》原名《大英夜报》,创刊于1946年8月,其后台是当时担任上海警备司令的宣铁吾。宣铁吾和蒋经国关系密切,支持蒋经国实行“经济管制”,报纸上的报道和社评,很可能反映蒋经国的态度。
    
    蒋介石读了《大众夜报》的两篇文章后,非常生气,不过当晚还无法发作。
    
    蒋介石到上海的时候,蒋经国正在无锡参加十一个县的经济管制会议,受到群众的包围欢呼。在参观工厂的时候,工人伫立桥头静候,见到蒋经国经过,再次以欢呼送行。蒋经国见到此情此景,“内心十分难受,而且惭愧,眼泪亦想流出来。”注17 当晚9时,蒋经国离锡,12时到达上海。第二天5点30分,天色破晓,蒋经国就急不可耐地拜见蒋介石。其日记称:“清晨拜见父亲,报告上海情况。目前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但亦不忍报告。盖不愿烦父之心也。”注18 蒋介石的日记则记载说:“经儿自锡来见,在美亭中叙谈,听取其上海经济管制经过之报告。经济本为复杂难理之事,而上海之难,更为全国一切万恶鬼诈荟萃之地,其处理不易,可想而知。”二人的日记都没有记载双方讨论孔令侃和扬子公司的情况,显然是一种有意的省略。
    
    蒋介石会见蒋经国之后,先后接见薛岳、宣铁吾、吴国桢、吴开先等人,所谈均为有关沪市“经济管制”事项。接见情况,上海报纸的报道一片祥和,不见半丝风雨,说是“总统先后接见吴国桢、蒋经国、宣铁吾、吴开先、方治、薛岳、俞鸿钧等,对于本市物价及最近经管工作进展状况,垂询颇详,并面谕必须稳定物价,安定民生。”注19 但是,当日蒋介石日记所记却完全相反:“对于孔令侃问题,反动派更借题发挥,强令为难,必欲陷其于罪,否则即谓经〈国〉之包蔽,尤以宣铁吾机关报专事攻讦为甚。余声斥其妄,令其自动停刊。”“声斥其妄”云云,虽仅四字,但不难想见当时蒋介石怒火中烧,严厉斥责的状况。
    
    宣铁吾,浙江诸暨人,黄埔军校第一期的毕业生。在军校时就被蒋介石选为贴身侍卫,因忠诚和才干,被提升为办公室侍卫长。抗战期间任浙江省保安副司令,并因蒋经国力荐,兼任三青团浙江省筹备主任。抗战胜利后,被蒋介石亲自提名,出任上海市警察局局长,接着兼任淞沪警备司令。他积极支持蒋经国,曾亲自下令逮捕杜月笙的管家万墨林,又曾带队抓捕杜维屏。注20 对于这样一个忠心耿耿,和蒋氏父子都有长远而深厚关系的人,蒋介石一时激愤,居然将之归入“反动派”之列,显然不当。
    
    值得注意的是,蒋经国、宣铁吾等辞出后,宋美龄却于当日上午10时亲自驾车将孔令侃带进官邸,引见蒋介石。据报道:“夫人御黑色旗袍,孔御灰色西装,神态怡然。”注21 这无异在向上海各界示威了。
    
    10月12日,《大众夜报》发表《紧急启事》,声称:“本报为改变组织,整理内部,自本月13日起,暂行停刊,敬希亲爱读者,赐以鉴谅。”一直到10月20日,该报才得以复刊,整整停办了一个星期。
    
    《正言报》最早报道扬子公司被查消息,但是,其后并未发表相关激烈言论。9月30日,地下共产党员王孝和因领导杨树浦发电厂工人运动,被国民党当局杀害,《正言报》发表消息,指责国民党“特刑庭乱杀人!王孝和口眼不闭,一路喊冤。”第二天,在吴绍澍指示下,又发表社论《不要再制造第二个王孝和了》。10月13日,国民党举行“宣传会报”,蒋介石日记云:“对《正言报》吴绍澍等不法言行,气愤不堪,暴怒峻斥,事后自觉无谓,而且吴本人并不在座,轻忽狂言,不惟伤神,且亦自鄙人格。”
    
    大概蒋介石的脾气发得太大,言词过于粗鲁,所以蒋介石自觉不当。但是,有关当局还是下令《正言报》停刊。不过,其主因是该报对王孝和事件所发言论,而扬子公司案则可能只是次因。两因并发,所以惩处分外严厉。前此相关著作将其与《大众夜报》视为同受扬子公司案件之殃,显然失之于简单。(未完待续)
    
    注释:
    
    注1 《蒋介石日记》,1948年7月2日,美国胡佛档案馆藏,以下均同,不一一注明。
    
    注2 《申报》,1848年9月13日-16日。
    
    注3 王章陵:《蒋经国上海打虎记》,台北正中书局1999年版,第20页。
    
    注4 蒋经国:《沪滨日记》,见《蒋经国自述》,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74页。
    
    注5 《蒋介石日记》,1948年9月11日。
    
    注6 《蒋介石日记》,1948年9月14日。
    
    注7 《蒋介石日记》,1948年10月31日。
    
    注8 《蒋介石日记》,1948年9月19日。
    
    注9 王章陵:《蒋经国上海打虎记》,第38页
    
    注10 郭旭:《扬子公司查而未抄的内幕》,《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6卷,中国文史出版社版203页。
    
    注11 参见郭旭:《扬子公司查而未抄的内幕》,《中国文史资料文库》第6卷,第203页。
    
    注12 《大公报》,1948年10月2日。
    
    注13 蒋经国:《沪滨日记》,《蒋经国自述》,第184、188页。
    
    注14 《贾亦斌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2011年版,第161-162页。
    
    注15 《事略稿本》,1948年10月3日。
    
    注16 《贾亦斌回忆录》,第163页。
    
    注17 《沪滨日记》,《蒋经国自述》,第187-188页。
    
    注18 《沪滨日记》,《蒋经国自述》,第188页。
    
    注19 《正言报》,1948年10月10日。
    
    注20 《宣铁吾:国民党内的好人》,www.eeloves.com/memorials- show/id/312324
    
    注21 《大众夜报》,1948年10月9日。

(Modified on 2014/1/23) (博讯 boxun.com)
341919401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楚瑜回忆"蒋经国执政时期的收入差距“
·国民党败局与蒋经国“打虎”失败无关 (图)
·蒋经国用人要先看他的老婆 (图)
·蒋经国与蒋方良结婚为何不提与冯玉祥女儿的婚姻
·蒋经国为何曾喊“打倒蒋介石 他是我敌人” (图)
·蒋介石去世后宋美龄与蒋经国真能和平相处?
·揭秘:蒋经国曾计划 趁文革反攻大陆
·蒋经国邓小平在莫斯科是同班同学 两人常散步
·蒋介石的最后岁月:留16字遗嘱给蒋经国 (图)
·蒋介石要蒋经国接班为何不立遗嘱:碍于父子关系 (图)
·蒋介石救蒋经国离苏联有条件:须认我妻美龄为母 (图)
·蒋经国赞李登辉“表现非常好” 因其驳“台湾独立” (图)
·蒋经国严惩麻将赌博 手下红人太太也被罚跪三天 (图)
·揭秘:蒋经国如何通过女青年掌控军队
·蒋经国家族的那些寡妇:低调生活 远离公众视野 (图)
·蒋经国最后十年 党外势力开始如野火般延烧
·邓小平在莫斯科与蒋经国同窗 初识第一位妻子
·揭秘:1970年蒋经国在华盛顿遭台独份子刺杀始末
·揭1970年蒋经国在华盛顿遭台独份子刺杀始末 (图)
·出人意料 习近平演讲竟引蒋经国的座右铭
·政改关口别无选择 习近平就是当年的蒋经国? (图)
·透过李光耀 邓小平曾想见蒋经国遭拒绝
·蒋经国儿媳寄望后代:以中国人为傲
·台湾人看习近平吃包子 他比蒋经国差远了
·“先做普京再做蒋经国”/清水君
·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曾节明
·鉄流:习近平或是中国大陆未来的蒋经国
·习近平先生不要输于蒋经国先生/陈泱潮
·蒋经国为什么解除党禁,报禁? /伍玉龙
·王铁群:蒋经国与台湾政治转型
·习近平会成为大陆的蒋经国吗?
·蒋经国是从独夫民贼变成世纪伟人的吗?/刘自立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解龙将军:蒋经国够不上历史终结者
·蒋经国的“民主化”和“本土化”/淳于雁
·中共已把中华引至亡国的边缘,出现“蒋经国”非天方夜谈/刘诚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姜维平(图)
·蒋经国突亡改变了国民党命运/王丰文
·蒋经国夫人苦守空闺 抑郁难忍 (图)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铁流:历史伟人蒋经国-写在蒋经国逝世二十周年
·紀念 蒋经国先生逝世20年(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