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蒋介石“卖国”文章里的玄机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8日 转载)
    
    来源:腾讯评论·短史记
    
    导语:此文引发了国内舆论界的热烈讨论,批评者尤其之多。如鲁迅在给友人的信函中,即指责该文“卖国”。
    
    蒋介石假名撰文《中日关系的检讨》,被鲁迅指责“卖国”
    
    1934年末,一篇洋洋洒洒,长达近两万字的文章——《敌乎?友乎?——中日关系的检讨》——在中国主流报刊媒体,迅速流传开来。文章旨在检讨中日关系,认为彼此交恶,对两国都不是好事,长远而言,“中日两国······实在是生则俱生,死则同死,共存共亡的民族。”“我敢说,一般有理解的中国人,都知道日本人终究不能作我们的敌人,我们中国亦究竟须有与日本携手之必要。”①
    
    此文引发了国内舆论界的热烈讨论,批评者尤其之多。如鲁迅在给友人的信函中,即指责该文“卖国”,如此讥讽道:
    
    “你记得去年各报上登过一篇《敌乎?友乎?》的文章吗?做的是徐树铮的儿子,现代阔人的代言人,他竟连日本是友是敌都怀疑起来了,怀疑的结果,才决定是‘友’。将来恐怕还会有一篇‘友乎?主乎?’要登出来。”②
    
    然而,鲁迅所不知道的是,此文虽署名徐道邻(“徐树铮的儿子”),但其真实作者,却是蒋介石。去台后,蒋曾撰文回顾该文的出炉始末:
    
    “民国二十三年秋,中日局势更趋危急,正进入最后关头,极思设法打开僵局,乃在病榻分章口述,而属(嘱)布雷同志笔录其详,以此为中日两国朝野作最后之忠告,期其警觉,克免同归于尽之浩劫。惟以当时政治关系,不便以布雷名义出之,乃托徐道邻君印行。”③
    
    在华北日军不断制造事端,步步蚕食中国主权的现实背景下,《敌乎?友乎?》这篇文章逆民意而动,倡言“中日友好”,自难免让鲁迅一流人物视为“卖国”、“汉奸”。这也正是文章虽是由蒋介石口授、其秘书陈布雷笔录,但刊登时却要借用徐道邻之名的缘故。然而,蒋介石却并不认为自己写这篇文章是在“卖国”,相反,是为了给“进入最后关头”的中日局势“打开僵局”而作,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若能对照《敌乎?友乎?》之原文,与同期之蒋介石日记,则不难发现,蒋写这篇文章,确实有着极为深刻的挽救民族危亡的用心。而这种用心,因不能明言,故难为满腔愤慨之爱国青年谅解。
    
    蒋动念写作此文,至少可以追溯到1934年11月28日。当天,蒋“以牙疾休养在家”,苦思如何缓解战争一触即发的中日关系。其思考重点,在如何利用“日本内部文武两派”——“使文派抬头,以制军阀?抑(或)使军阀横行,以促其孤立乎?”,最后,蒋决定采取一种策略——“对倭谅解,使其对俄”。④略言之,就是通过营造、推动“中日友好”氛围,来缓解华北所承受的日军进逼压力,并推动日、俄冲突加剧。
    
    1935年时任日本外相的广田弘毅
    

    作为局外人,鲁迅并不了解该文背后,蒋介石所隐藏的抗日策略
    
    在蒋看来,实现“对倭谅解,使其对俄”,首先必须“对倭说明以华制华之谬见,与以夷制夷之诬妄,以及以华制夷之得计。”⑤意即,必须让日本当局明白:1、支持中国地方军阀,颠覆南京中央政府,“以华制华”,是一种无利可图的“谬见”;2、中国政府无意引入欧美势力,用“以夷制夷”策略牵制日本;3、中日携手,“以华制夷”,共同对付苏联,才是两国真正的共同利益。
    
    《敌乎?友乎?》这篇文章,正是按上述思路而作。
    
    为“对倭说明以华制华之谬见”,文章以三千余字细致论述了日本灭亡不了中国的理由,断定日本“如欲以海军力量封锁中国海岸,将成为全世界公敌”,“如欲造成第二第三‘满洲国’,决非日本财力及军力所许可”,“如对中国正式出兵,仍不能达到彻底消灭中国的目的。”
    
    为“对倭说明以夷制夷之诬妄”,文章“坦承”:中国此前借助国联及欧美势力制约日本,是政策失当。“当时中国自政府以至人民,总以为国联盟约具在,日本为联盟之一,如其悍然不顾,联盟必能依照约章,实施经济的制裁,同时又以为英美或其它国家,如友谊的斡旋无效,亦必能为保障盟约尊严,或保障世界和平,起而作有力之干涉。······其后英美诸国之干涉固然不见事实,而国联除几次决议以外无表示,除所谓道义同情以外,亦更无力量,当时这种判断的错误,三年后的今日,也已证明。”
    
    为“对倭说明以华制夷之得计”,文章写得非常露骨:“现在日本如欲东向美国启衅,中国即在其背面,如欲北向苏俄开战,中国即在其侧面,所以日本如欲对美对俄备战,如不消弭侧背面的顾虑,岂但没有制胜的把握,直无开战的可能。消弭侧背方面顾虑的方法,本来也有两途,一种是以力量绝对控制住这个邻国,使无能为患;一种是与这个处在侧背方面的邻国结成协调关系。现在日本人既不能从协调方面与中国提携,则日本人的打算,显然是采取以强力控制中国的办法。然日本能否绝对达到控制中国的目的呢?而且以我们所见,中日两国既已交恶到这般田地,只控制中国也还不是办法,而必须在对美或对俄开战以前彻底灭亡了中国,若日本不能如孙中山先生所说,十天以内灭亡了中国,则日本地位甚为危险······美或俄必不能坐待日本之从容对付中国,而将迫日本以速战。”
    
    此文发表后,在蒋的授意下,不但在国内主流媒体刊出,在日本也传播甚广。日本当局也收到中方暗示,知晓此文乃蒋介石所作。作为呼应,蒋还在接受日本《朝日新闻》采访时,明确表示:“中日两国不仅从东亚大局上看来,有提携之必要,即为世界大局想,亦非提携不可。······中国不但无排日之行动与思想,亦无排日必要之理由。”⑥同时,对媒体刊登排日文章、民间抵制日货运动等,也作出了限制。但在日记中,蒋却始终坚持认为,“倭寇欲望无厌,侮辱如昔,何得望其变更夷华侵凌之方针,惟望其缓和时间足矣。”“倭寇方针决不能变更,吾人惟在争得时间,望其略为缓和可。”⑦
    
    不过,蒋此番“对倭谅解,使其对俄”策略,并未能够产生明显效果。其主因在于,此一时期的日本,军部为自身势力扩张,已不容内阁对华“亲善”;内阁既无力制约军部,且受国内狂热民意影响,除不断追认军部对华侵略行为的“合法性”之外,已无别事。次因则在于,中国地方军阀,为自身利益,与日军勾结,不惜挖中央政府之墙角。如1935年1月,西南军阀领袖胡汉民,公开告诫日方:“南京对日仅是假意亲善”。胡的这一告诫,在上海的日本报纸发表后,引起中外大哗,南京中央政治会议要求胡公开更正其言论,却遭拒绝。⑧
    
    1929年,蒋介石(左一),胡汉民(左三)在南京合影
   

    注释:
    
    ①《敌乎?友乎?——中日关系的检讨》,下文引自此处者,不再另注。②《致萧军、萧红》,1935年2月9日。收录于《鲁迅书信集》(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P751。③蒋介石:《中国之命运》附录,1950年9月。④《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1934年11月28日。⑤蒋介石日记,1935年1月17日。⑥《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P172-173。⑦蒋介石日记,1935年2月“反省条”、2月25日。⑧鹿锡俊:《蒋介石与1935年中日苏关系的转折》,《近代史研究》2009年第3期。

(Modified on 2015/4/18) (博讯 boxun.com)
38009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台媒爆青年蒋介石爱恨情仇:称宋美龄爱妻
·胡适悄悄拿了蒋介石的钱? (图)
·蒋介石宋美龄新婚第一天 整天未出新房 (图)
·蒋介石重庆谈判时 为何放走毛泽东? (图)
·听到林彪死讯 蒋介石也流下眼泪
·鲜为人知 毛泽东曾私下悼念蒋介石 (图)
·张学良是否收到蒋介石的“不抵抗令”?(3)/陈守中
·真相1942:蒋介石是罪魁祸首吗? (图)
·1965年国共秘谈:蒋介石已同意统一的六条件
·毛泽东认真阅读蒋介石宪法(图)
·韦大卫自述:“告诉蒋介石,老子走了”(图)
·老虎VS狮子----毛泽东VS蒋介石 相同环境为何造就不同性格?
·鲁迅有生之年为何从未点名批评过蒋介石?
·书信揭秘:蒋经国让蒋介石放弃西南退守台湾 (图)
·30多岁的蒋介石与13岁陈洁如的一段恩怨情仇 (图)
·刘文典没有踢过蒋介石,请勿以讹传讹
·蒋介石晚年生活:受心脏病折磨去世前爱听唐诗
·蒋介石日记公布有助解释几大历史疑问(图)
·新京报评区伯嫖娼:陈独秀蒋介石都嫖过
·蒋介石的干儿子康国雄先生追思会在渝举行 (图)
·蒋介石“干儿子”康国雄葬礼三百人出席 基督教仪式进行主礼牧师被软禁 (图)
·蒋介石密令亮相 涉众多历史事件与人物
·蒋介石的干儿子康国雄先生讣告 (图)
·蒋介石的“干儿子”康国雄去世
·蒋介石孙媳回杭州祭祖省亲 (图)
·美联社称毛泽东宿敌蒋介石的形象进入大陆主流社会 (图)
·蒋介石之孙 现国民党副主席蒋孝严回浙江奉化祭祖 (图)
·康国雄主持纪念蒋介石诞辰126周年/视频
·报道称民国南京市长为修道路拆蒋介石官邸
·习近平系统化“扫灰尘” 像蒋介石当年
·网友怀念蒋介石 斥当今中国乃奴隶社会
·男子酷似蒋介石靠合影赚钱 不堪高管理费贩毒被抓 (图)
·视频:有蒋介石“干儿子”之称的康国雄谈“第三党”
·中国泛蓝联盟浙江省负责人魏祯凌因去蒋介石故居扫墓被传唤
·蒋介石的干儿子康国雄纪念蒋介石125冥诞讲话/视频
·陈永苗:以兄弟朋友的方式纪念蒋介石冥诞125周年
·蒋介石重庆行营被“保护性拆除”
·周质平:张弛在自由与威权之间:胡适、林语堂与蒋介石
·蒋介石的阅读史/颜昌海
·蒋介石从来没有放弃过琉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