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857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南巡真相:邓小平突袭“炮打”陈云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07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南巡真相:邓小平突袭“炮打”陈云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期间,已无任何党职和公职的邓小平在中国南方的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所做的巡视以及讲话,重申与改革开放相关的邓小平理论,使中共再次确立改革开放方向。在九二南巡中,邓小平有一句“左的思想影响恶劣,谁不改革谁下台。”被普遍解读为指责江泽民及李鹏保守的经济政策。但在中共前书记胡耀邦的智囊阮铭笔下,邓小平此番南巡却另有玄机。他在《邓小平帝国三十年》一书中披露,邓小平的这句话“连乔石和田纪云都会错意。”邓的真实意图不是罢黜江泽民,因为邓知道江没有背叛他的胆量。
    

江泽民被封为“第三代核心”
    
    江泽民被邓小平封为“第三代核心”的头三年,面对的政治局常委班子,是血雨腥风中拼凑起来的妥协产物。
    
    十三大选出的五个常委,去掉了赵紫阳、胡启立。
    
    剩下三个:李鹏、乔石、姚依林。
    
    补进三个:江泽民、宋平、李瑞环。
    
    江泽民是陈云、李先念提出,邓小平支持,确立为“第三代核心”。
    
    宋平,是陈云派的大将。长期以来,陈云是中共内部斯大林主义派别的主角,在党史上的资格比毛泽东、邓小平还老,因为他是工人出身,也更得共产国际的器重,与王明、康生同为驻莫斯科的中共代表。他从斯大林那里学得了极权制度的两种权力基础:一是对经济计划的垄断,一是对党组织的垄断。斯大林就是靠这两条打败了军事统帅托洛茨基与理论天才布哈林的。自延安整风王明失势后,陈云转向毛泽东营垒,即致力于经营经济、党务这两个部门。而宋平,是陈云派中唯一兼具计划经济和党务组织两方面经验的干将,比光懂计划经济的姚依林更受陈云器重。所以邓小平选择宋平进政治局常委,陈云喜出望外,认为是对他帮助邓小平废黜赵紫阳、平息暴乱、解决接班危机的回报。
    
    李瑞环也是邓小平提议进常委的,陈云本来不赞成,但因邓小平让宋平进了常委,陈云也只好妥协让李瑞环进常委。
    
    这样,六个常委中,三个“左”派:李鹏、姚依林、宋平。他们政治上是专政派,经济上是鸟笼派。
    
    另外三个算中间派:江泽民、乔石、李瑞环。在邓小平眼里,经济上是“改革派”或“开放派”,政治上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保守派”,符合他的“两个基本点”。
    
    这个政治局常委会上面,还有两个半“太上皇”:邓小平一个,陈云一个。李先念算半个,因为他没有自己独立的坚持,只是在邓小平、陈云之间摇摆。
    
    江泽民头三年(一九八九──一九九一)采取的策略,是疏远中间派乔石、李瑞环,靠拢“左”派。在经济领域,他依靠姚依林、宋平,执行陈云的鸟笼经济路线,搞“治理整顿”,打击地方、乡镇经济。江泽民自己也扬言,“要把个体户打得倾家荡产”;在思想文化领域,架空李瑞环,依靠邓力群、胡乔木的“左”派队伍。江泽民不但重用邓力群网罗的文革“左”派,而且把早期反胡风、反胡适、反右派历次运动中的老“左”派如林默涵、许立群、魏巍等都请出来组建“反自由化”思想文化战线。
    

反和平演变导致经济大滑坡
    
    中国天安门屠杀后出现的那场经济、政治、思想、文化领域全面向“左”转的危机,在一九九一年苏联共产党八月政变前后达到高峰。江泽民在一九九一年七月一日庆祝中国共产党诞生七十周年大会上,发表了引人瞩目的以“反和平演变”为中心的演说。接着在中央党校举办高级干部“反和平演变”学习班。邓力群们的“反和平演变”宣传,迅速扩展到经济领域,“特区租界论”、“鸟笼经济论”、“姓资姓社论”等争论,统统搬了出来。这股汹涌的“反和平演变”浪潮,导致连续两年的经济大滑坡。一九八九年GDP增长率从上年度的百分之十一点三降至百分之四点八,一九九○年降至百分之三点八。
    
    一九九二年一月十二日,邓力群在北京发表《学习毛泽东,做坚定革命者》,文中写道:
    
    “老一辈革命家王震说得好,战场上当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对方也困难,甚至比我们还困难,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就是胜利。”
    
    邓力群还强调,陈云提出重新学习毛泽东哲学着作,加强党的建设。
    
    这时在北京“韬光养晦”的邓小平坐不住了。一月十七日下午,他乘专列南下,开始了著名的“一九九二南巡”。有人把邓小平“一九九二南巡”与毛泽东的“一九七一南巡”游说地方和军队注意林彪相提并论,以为他又要废黜接班人了。
    
    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消息传到北京时,其中有一句“谁不改革谁下台!”连乔石和田纪云都会错意。当时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乔石,请田纪云到中央党校作反“左”报告,有些话是针对江泽民在党校办那个高级干部“反和平演变”学习班的。乔石还质问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薛驹:“办反和平演变学习班,为什么我这个校长不知道?”乔石当然知道薛驹是奉命办事,他是明批薛驹,暗攻江泽民。
    
    与邓小平相交共事六十年(一九三二──一九九二)的战友杨尚昆,也未弄明白邓小平的真意,赶忙紧跟着南下,为老战友“保驾护航”,助长声势。美国《纽约时报》有位偏好揣摩中共高层内斗秘辛的驻京记者Patrick Tylor,凭自己的臆测,写了一篇专稿《谁将拿到邓小平的斗篷?》断言邓小平将把最高权力交给杨尚昆,致使美国舆论界关注中国的目光再度转向邓小平:这个八十八岁的老人究竟又要干什么?
    
    邓小平在“南巡”最后一站上海,讲了一段后来整理文稿时被删去的话:
    
    “有人问我,难道今天还要全面批邓小平路线?我说这个问题问得好。那个高狄(六四屠杀后派去的《人民日报》社长)想干什么?看来《人民日报》不在我们手里。他们不发表改革开放文章,你们可以多发,广东也可以讲话。总之,现在不是四人帮当道的时代了,谁也别想封住我们的口。”
    

邓心中的“沛公”是陈云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邓小平心目中的“沛公”是“今天还要全面批邓小平路线”、“不发表改革开放文章”、“想封我们的口”的陈云集团,不是江泽民。邓小平知道江泽民没有这个胆量和能量。
    
    邓小平对待江泽民与对待胡耀邦、赵紫阳不一样。邓小平需要利用胡耀邦、赵紫阳的才干帮他开天辟地,但不放心胡、赵的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怕他们“树立自己的形象”,脱离他的“邓小平路线”。所以虽然重用,名义上让他们当“第一把手”,却并不交出权力;还小心设防,让邓力群、胡乔木们去监察,让陈云去制约,最终与陈云集团联手罢黜,把他们的名字从历史上抹掉。
    
    对江泽民,邓小平相信他不会主动背叛“邓小平路线”,但担心他顶不住压力,被动追随陈云集团。
    
    一是政治局常委有一半(李鹏、姚依林、宋平)是陈云派,中间派的乔石、李瑞环,也不会跟江泽民合作。
    
    二是一九八九至一九九一这几年,“国际大气候”是全球民主化高潮,整个苏联、东欧共产帝国被吞没;中国边缘的蒙古也自由化了。邓小平自己也常讲“和平演变”是“一场无硝烟的世界大战”。
    
    邓小平在这几年,也未如外界所言的“垂帘听政”,而是“韬光养晦,冷静观察”。他观察到陈云集团控制了中央的施政方向,在经济和意识形态领域全面背离他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提出以“反和平演变为中心”取代了他的“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力群、高狄掌控下的《人民日报》,“不发表改革开放文章”。若不反击,不但中共十三大确定的“翻两番”战略目标将落空,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制度能否在世界上生存下去都成问题。
    

邓依靠地方“炮打中央”
    
    邓小平选择一九九二年春节前后作为反击的时机,一是下半年要开中共十四大。他必须在十四大前解决路线问题。邓小平说过:“十三大政治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这个我征求了李先念、陈云的意见,他们都赞成。”现在陈云“动”了,讲过赞成也不算数;那邓小平就不客气了。
    
    二是各省、市尤其沿海地区,对陈云、姚依林宋平们那套中央干预地方的“禁令”已忍无可忍。邓小平选择广东、上海,依靠地方“炮打中央”,胜券在握。
    
    邓小平南巡前,并没有同政治局常委们通气,所以南巡讲话的消息断断续续传到北京,大家都不明白邓小平的意图。他有的话说得很重,如“谁不改革谁下台”!那个“谁”,是指哪一个?谁也猜不透。
    
    最敏感的是杨尚昆。邓小平一月十九日抵达广东深圳。两天后,一月二十一日,杨尚昆就赶到了。邓小平带着家人,杨尚昆也带着家人。一月二十二日上午,邓小平和杨尚昆两家三代人,在深圳仙湖植物园相逢,有一段谈话。
    
    邓小平:“我们在一起几十年了罗。”
    
    杨尚昆:“我们是一九三二年认识的。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二,六十年了!”
    
    (这时,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身背三部照相机走来。)
    
    杨绍明:“邓伯伯,新年好。”
    
    邓榕(邓小平之女):“他是全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呀!”
    
    邓小平:“你们杨家有两个主席了!”
    
    (两家人还在植物园各种下一棵常青树──高山榕。)
    
    当天下午,邓小平和杨尚昆,在深圳市迎宾馆一起接见了深圳市领导人。由于那时杨尚昆还掌握着军权,所以那回紧跟邓小平南下,称作“保驾护航”。杨尚昆大概不会想到,就在这年下半年,中共十四大召开,他同邓小平两家的友情即告终结,不再“常青”。
    
    江泽民当时也猜不透邓小平南巡真意何在?心情颇为不安,同曾庆红商量之后,决定找邓小平的牌友丁关根和邓小平的小儿子邓质方“通气”,表白自己对邓小平的忠诚,也诉说了在中央工作中的难处。
    
    邓小平表示理解,带给江泽民的话是:“注意同邓力群保持距离”。那意思很明白:南巡中那句画龙点睛的话:“警惕右,主要防止‘左’。”指的是邓力群们。邓小平嘱咐江泽民同“左”派保持距离,意味着他炮打的是“左”派,不是江“核心”。
    
    二月二十一日,邓小平结束“南巡”回到北京。二月二十八日,江泽民将邓小平“南巡”讲话要点作为一九九二年中央二号文件下发,要求“尽快逐级传达到全体党员干部”。江泽民自己重返中央党校,宣讲邓小平南巡讲话。
    
    接着,江泽民提出,“中共十四大报告要以邓小平南巡讲话作为贯穿全篇的主线”,“着重阐明为什么要毫不动摇地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就是要一百年不动摇!”
    
    江泽民说:
    
    “对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有这么几种提法:
    
    (一)建立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体制;
    
    (二)建立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体制;
    
    (三)建立社会主义市?经济体制。我个人的看法,倾向于使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个提法。”
    
    邓小平对江泽民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写进十四大报告稿表示赞赏,说“报告有份量”。
    
    “十四大”邓小平击退陈云路线
    
    中共十四大是邓小平“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路线击退陈云“鸟笼经济”路线的一次大会,也是江泽民巩固“第三代核心”地位的一次大会。邓小平为十四大挑选的政治局常委会,有几个特点:
    
    第一,原来的三个陈云派常委,姚依林、宋平出局。剩下一个李鹏、名义上仍是国务院总理,已无法主导经济政策。
    
    第二,朱镕基进入政治局常委,虽然职务上只是副总理,但实际上掌握经济大权,被称为“经济沙皇”。邓小平在推荐朱镕基时说:“我自己不懂经济,但听得懂;我现在推荐朱镕基,他懂经济”。邓小平还批评了反对市场经济的人,是“没有常识”。
    
    所以中共十四大,可以说是从路线到组织人事全面废弃“陈云鸟笼经济思想”的分水岭。十四大后的“江、李、朱”体制,实际上是“江、朱体制”,李鹏的影响力已式微。
    
    第三,七十六岁的老将军刘华清进入政治局常委,并非如当时评论家所言增强军队在中央决策的影响力,而是邓小平为江泽民巩固军权。
    
    邓小平在“南巡”时杨尚昆的“保驾护航”中,察觉江泽民在军队中无威望;让杨尚昆、杨白冰兄弟掌控了军队,对江泽民的军事统帅权将构成威胁。所以他宁可同相交六十年的老战友“割袍断义”,也要在中共十四大削掉“杨家将”的兵权,以刘华清取代“杨家将”,因刘华清没有个人政治野心,可以帮江泽民让军队“服从党的绝对领导”。
    
    邓小平废胡耀邦、废赵紫阳、弃杨尚昆,有一点值得注意,忌讳他们对外“树立自己形象”。陆铿的《胡耀邦访问记》,张五常的《陪同弗里特曼会晤赵紫阳》,《纽约时报》的《谁将拿到邓小平的斗篷》,这三篇海外评价胡、赵、杨的文章,刺激了邓小平对三人的反感。
    
    第四,四十九岁的胡锦涛进入政治局常委,比邓小平自己进入常委时(一九五六年,五十二岁)还年轻,那是对“江泽民之后”继续推行“邓小平路线一百年不变”的长期布局。
    

邓为江全面掌权扫清障碍
    
    这三个新人,朱镕基、刘清华、胡锦涛,是邓小平精心挑选:两个是过渡,一文一武,帮“第三代核心”江泽民巩固权力,朱镕基帮江泽民统帅经济,刘华清帮江泽民统帅军队;胡锦涛则是未来接江泽民班的隔代“储君”。邓小平下好这三步棋,自我感觉良好,他可以高枕无忧了。至于同江泽民、李鹏一起留下的老人乔石、李瑞环,在邓小平看来,已是无足轻重的保留席了。
    
    邓小平在十四大作出的另一重要“改革”,就是取消设置了十年之久的“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也就是取消了“退休”老人的干政权。当时有人主张保留一个七、八个人的“顾问小组”,让邓小平、陈云、李先念、杨尚昆、薄一波、万里、王震、宋任穷等七、八个人保留干政权,也被邓小平否决。
    
    在十四大结束之后五个月召开的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邓小平把杨尚昆的最后一个位置──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也给了江泽民。这就为他的“第三代核心”全面掌权扫清了道路。所以江泽民说,一九九二年的中共十四大,是他“个人的历史转折点”。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8708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巡目击者眼中的习近平:很随性没有架子
·朱家台:习近平是否急躁?——习近平仿邓南巡前景不容乐观
·习近平南巡警方骚扰佛具店 海外关注佛教人士境遇
·“南巡”是一次宣言:习近平执政不受江派控制
·习近平续走“南巡”路,改革与否仍是问题
·领导人南巡必有亲民秀 江弹钢琴温问肉价
·南巡过后 习近平能做的和不能做的
·习近平南巡2.0定基调 习汪原是同路人?
·习近平续走“南巡”路,改革与否再起争议
·习近平南巡 手提黑包神秘人寸步不离
·习近平南巡 凸显邓小平路线
·习近平南巡做两件事:树形象 定调子
·习近平南巡:一只手打左,一只手安抚
·习近平“南巡”背后 中国仍走邓小平之路
·中国官方媒体刊文纪念邓小平南巡谈话20周年
·改革尚未成功:重读小平南巡讲话
·民间借邓围胡慑习——“南巡20周年纪念”痛斥胡锦涛亡改革
·中国媒体纪念邓小平南巡 呼吁凝聚“改革共识”
·再议邓小平九二南巡(上)
·胡总新南巡,新时代确立/吉歌 (图)
·王福重:中国经济体制已退回南巡讲话前
·北京观察: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赞助外国高校 实现“未来种子”计划
  • 法国外交部网站遭黑客入侵公民个资被窃
  • 中国斥美国对等进入西藏法案是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 教育部拔管再遭监院纠正:违反大学自治斲伤政府信誉
  • 蔡英文批吴宝春的声明是大陆政治压迫所致
  • 访日游客今年将突破3000万人次最高记录
  • 法德纪录片:习近平的世界
  • 华为拟在全球化解各国安全担忧
  • 性 金钱 文化:中国人告诉你改革开放40年
  • 华盛顿今将正式宣布推迟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税
  • 中国11月工业生产和零售消费增长放缓
  • 日本拟在5G通信系统中不断剔除中国产品
  • 俄罗斯教科书删除“占领中国领土”北京闷不吭声
  • FBI:中国商业间谍活动俨如癌细胞转移威胁美国安全
  • 法官判一地两检合宪合法“撇除法律争议有利香港利益”
  • 特朗普:从来没有指示科恩违法
  • 法国斯堡恐袭逃犯终被警方击毙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