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95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玉凤揭秘 毛泽东对女性的癖好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03日 转载)
    
      孟锦云和张玉凤去北京饭店烫了头,回到毛泽东身边的时候,毛泽东一下子就发现她们两个都烫了头,便对她们说:“你们就是不听我的话。”后来张玉凤跟孟锦云谈起了发式的事,张玉凤说,主席多少年前就喜欢他说的那种发型,不知为什么。孟锦云说,主席讲的就是杨开慧的那种发型,可能是怀念她吧。本文摘自《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作者郭金荣,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小孟来到主席身边工作,开始的那些日子里,主席十分高兴。小孟的一举一动,他都看着顺眼,小孟对他的一些提醒劝说,他都听着中意。
    
      在小孟刚来主席身边的时候,他身边有两个工作人员,除了张玉凤是他的生活机要秘书,还有个护士小李。小李性格爽朗,心直口快,走路一阵风,说话嘎巴利落脆,颇有点男孩子气。有好长一段时间,她负责护理主席的生活,但渐渐地,小李有些不能胜任其职了。
    
      一次,主席侧躺在床上看书,小李看他出了很多汗,就用毛巾给主席擦擦背。她用毛巾上下噌噌地来回擦了几下,不知是因擦得太重,还是打搅了他读书,主席生气了。主席一声不吭,本来他用一只手把书卷成个小纸筒似地转着看,这是很久以来形成的习惯。这时,他迅速地用卷着的书向后一打,正打在小李的手背上。当时小李心里好不是滋味。后来她对张玉凤诉苦:“我好心好意地去给主席擦背,他却用书打我,他有意见就说嘛,干吗对我这样。”张玉凤还给她解释:可能你的动作太生硬了,主席岁数大了,也有些怪脾气。过了几天,小孟、小张和主席在一起吃芒果,刚吃几口,主席说:“把这些留给小李吃吧。”当张玉凤把这些告诉小李的时候,小李说:“主席还想着我,我还以为他讨厌我。”又过了几天,主席见了小李,主动向她赔礼道歉:“那天是我脾气不好,请你见谅。”小李说:“您要对我有意见,您就跟我说,我会注意。”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以后的很多事情,都使小李感到,主席对她不满意,弄得她左右为难。
      有一天下午,小李在主席身边值班,主席看了一段时间的书,忽然说:“出去。”他浓重的湖南口音,本来就使他的话很难让人听懂,虽然小李大概猜着他说的是“出去”,但还未反应过来,主席又是一声“出去!”小李这下子确实听清是“出去”。于是他就离开了主席的卧室。小李走开之后,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听见主席按响了床头的电铃,但她又不敢进去,她认为主席肯定是发脾气。当小孟进去之后,才弄清意思是让通报外面的警卫人员,主席自己要出去走走。渐渐地,小李护理主席,主席感到有些不顺手了。
    
      一次,小孟正好有别的事情要办,便对小李说:“你喂主席吃西瓜吧,我已经把西瓜子儿全挑出来弄好了。”但小李端着盘子要来喂主席吃的时候,主席却摆摆手,指着小孟说:“还是请她来喂。”
    
      类似这样的几件事情发生后,在组织的安排下,小李就到外面去工作了。
    
      为什么主席对小李屡次发脾气,感到不顺其心,这是小李本身的原因,还是主席自身的心理。大概两者皆有。小李刚来主席身边时,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小李与小孟到主席身边的时间,可以说是前后脚,有一段时间她们俩都作为护士在主席身边工作。
    
      有一天,主席与小李聊天,顺口念了两句诗:
    
      “风云帐下奇儿在,古角灯前老泪多。”
    
      小李听着,没有完全听懂,便说:“主席,您把这两句诗写下来给我看看。”
    
      于是主席拿起铅笔,在一张白纸上认真地写了出来,然后递给小李。小李这下子看清楚了,她一边读着,一边问:“这是您自己的诗,还是引用的诗呢。”
    
      主席说:“这是我借用的诗句,这两句诗正表达了我此时的心境,我见到你们,见到你和小孟的心情就是这样的。”
    
      小李,小孟,都是毛泽东多年不见的朋友,她们都经历了磨难,度过了坎坷。毛泽东会感到她们是“风云帐下奇儿在”了。
    
      而老年的毛泽东,在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也感到了精疲力竭。各种事件的冲击,亲人的相继离去,久病缠身的痛苦,都使他产生了“古角灯前老泪多”的孤寂、苍凉之感。
    
      毛泽东在小李刚来时,也是与之相处不错的。他也经常与小李开玩笑,说长论短。小李进中南海时,刚刚结婚,并且很快怀了孕。她考虑刚来工作就怀孕,工作会受影响,便决定去做人工流产。当主席知道此事之后,便表示反对,并说这样对身体不好。主席还是对小李满意的,关怀的。但后来为什么就发生了变化?或许天长日久,就难免磕磕碰碰。
    
      小孟的护理就那么合意?恐怕心理状态也有很大的作用。
    
      小孟来了之后,主席与她有说有笑。饭后茶余,花园小径的散步,卧室客厅里的谈天,显得十分和谐,主席常常把小孟逗得开怀大笑。多一点幽默,生活中就多一些欢乐的音符。
    
      “孟夫子,来,我给你讲个故事。”主席喜欢用这个名字来称呼她。
    
      小孟把沙发椅向主席的身边搬近一些,主席操着难懂但还能让人听懂的湖南话,给小孟讲起来。此时的小孟,就像几岁时,听爷爷奶奶讲故事一样,听得那么专心,那么入迷。
    
      “有一个人,从自己脖子上捏下一个虱子,害怕别人嫌脏,赶忙扔到地下说:‘我当是一个虱子呢,原来不是个虱子!’另一个人马上捡起来说:‘我当不是个虱子,原来是个虱子!’”
    
      小孟听完了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故事,瞪着她那清澈如水的大眼,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似地发问了:
    
      “这个故事有什么意思,一点儿也不好听。”
    
      “傻丫头,你什么都不懂噢,这就是说,告诉我们要讲实话嘛,虚伪的人真是可笑。”
    
      小孟听了恍然大悟,于是她也觉得这样的小故事很有意思。
    
      “主席,再给我讲一个,你看看我能不能猜出什么意思。”
    
      主席又给小孟讲了另外一个故事:
    
      “有一天,乾隆皇帝和一个大臣来到一个庙里,里面是个大肚子弥勒佛。乾隆便问大臣,弥勒佛为什么对着我笑啊,那大臣说,这是‘佛见佛笑’。乾隆听了很高兴,当他往佛的侧面走几步之后,又回头一看,见弥勒佛正对着那大臣笑呢,于是便又问那大臣:‘弥勒佛为什么也对你笑呢?’那大臣赶紧回答说:‘他笑我今生不能成佛。’”
    
      小孟听到这里,咯咯地笑起来,急忙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这是讲那个大臣会拍马屁。”
    
      主席点头称赞:“进步很快嘛,好聪明的丫头!”
    
      就是这样,主席高兴的时候,常常给小孟讲着一些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讲起来是那样轻松、自然,透出一种强烈的幽默感。
    
      这天,主席把诗刊杂志要发表的他的两首词的清样,拿给小孟,对她说:“小孟,请你把这两首词读给我听听。”
    
      小孟拿过来,也不先看一遍,马上就读起来:
    
      念奴娇·鸟儿问答
    
      (1965年)
    
      鲲鹏展翅,
    
      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
    
      背负青天朝下看,
    
      都是人间城郭。
    
      炮火连天,
    
      弹痕遍地,
    
      吓倒蓬间雀。
    
      怎么得了,
    
      哎呀我要飞跃。
    
      借问君去何方,
    
      雀儿答道:
    
      有仙山琼阁。 不见前年秋月朗,
    
      订了三家条约。
    
      还有吃的,
    
      土豆烧熟了,
    
      再加牛肉。
    
      不须放屁!
    
      试看天地翻覆。
    
      小孟用高声快速地读了起来,当她读到“不须放屁”这句的时候,她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主席,您写不许放屁,可您今天放了28个屁。我都给您数着呢。”
    
      “噢,你还给我记着黑账。”
    
      主席也笑了。
    
      “活人哪个不放屁,屁,人之气也,五谷杂粮之气也。放屁者洋洋得意,闻屁者垂头丧气。”
    
      小孟听了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
    
      小孟边笑边说:“那您为什么在词里还写上‘不许放屁’?”
    
      “两回事情嘛,孟夫子。”小孟来到主席身边时,主席已患了白内障,很多人劝他做个手术,他却总是不愿意,就像劝他吃药一样。他常说:“医生的话不能听,最多只能听一半。”
    
      一天上午,小孟对主席说:“你做个手术吧,很简单,手术之后,你就能看清楚我了。”
    
      不知为什么,这次主席没有表示反对,但也没有当时点头答应。主席的习惯就是这样,同意做的事不一定立刻答应,要做的事马上就去做。
    
      就在这天下午,主席对小孟说:“我要做手术。”小孟听了,立刻打电话通知主席的医务人员。半个小时后,一切准备就绪。
    
      原来,尽管很多人多次劝他动手术,但他没有同意,不过眼科医生们却早在几个月前就做好了准备。就在他从卧室去客厅的宽宽通道上,早就布置了一个小手术室,预备好消毒及手术用的器具。而且在这之前,眼科专家唐由之大夫,给八十岁高龄的老人做了四个这样的手术,都相当成功,当然,这也为给主席做这个手术取得了试验。
    
      这次手术,就是唐由之大夫来做的,是用了针拨的方法。先把主席推到小手术室后,不一会儿,唐大夫问主席:“可以开始了吗?”主席轻轻点点头。唐大夫在主席的左眼眼角部位打了一针麻药,部位找得准确无误。打完针后,主席突然提出要听京剧。小孟赶紧找来唱片,用电唱机放了京剧《李陵碑》。她知道,这是主席平时最喜欢听的。主席边听京剧,大夫边给他做手术,前后用了近一个小时,非常顺利。手术后,唐大夫给主席戴上了眼罩。
    
      手术后的第二天,唐由之大夫给主席打开眼罩,上点眼药水。刚摘掉眼罩,主席一下子觉得眼前那么明亮,眼前一切都清清楚楚。他很兴奋,忙说:“好了,好了,手术做得好,我看不用戴上眼罩了。”就这样,本来应该再戴三天的眼罩就戴了一天。
    
      这次眼科手术,主席是听了小孟的劝告。
    
      从此,主席又配了副眼镜,因视力的恢复,他有好长一段时间很愉快。
    
      不久的一天下午,小孟穿着一条米黄色的裙子出现在主席面前,主席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她。然后摇摇头说:“这条裙子颜色不好看,你去做条红裙子穿吧,玫瑰色的,算我送给你。”
    
      小孟去“红都”做了件红色凡尔丁的连衣裙,做好之后,立刻穿起来给主席看。主席看着,已显得灰暗的眼睛里放出了光彩。他说:“我就喜欢这样的玫瑰红,好看。”小孟穿着这件连衣裙,工作在主席身边,像一朵俏丽的玫瑰花在主席的房间里闪着光。
    
      1975年的那个时代,中南海的外面,还是灰色、蓝色的海洋,还是时髦的绿军装统治着人们的服装。小孟穿着玫瑰红的连衣裙走在外面,使人们投以惊奇的目光,即使在舞台、银幕上,也难见这样的形象。
    
      天气渐渐热了,依旧梳着短辫子的小孟很想去理个发。变变发式,会给人以新鲜感。小孟虽然没有想得那么多,但要求变换样式,锦上添花,却是人们的共性。
    
      小孟说:“主席,我和张姐(对张玉凤的称呼)想去理个发,您看理什么样的好?”
    
      “剪个短发好,前面有刘海,后边齐齐的那种样子很好看。”主席回答得十分具体。
    
      小孟没想到,主席对什么样的发式也有研究,她只是随便一问罢了。那么大一个领袖哪里关心这些呢,但是她想错了。
    
      小孟和张姐去了北京饭店。到那里一看,有烫头的,她们临时改变了主意:不如干脆烫了吧。当她们两个都烫了头,回到主席身边的时候,主席一下子就发现她们两个都烫了头,便对她们说:“你们就是不听我的话。”
    
      后来张玉凤跟小孟谈起了发式的事,张玉凤说,主席多少年前就喜欢他说的那种发型,不知为什么。小孟说,主席讲的就是杨开慧的那种发型,可能是怀念她吧。
    
      也许是吧,杨开慧,主席自由恋爱的第一个幸福伴侣,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尽管不长,但杨开慧的形象永远留在毛泽东的心里。杨开慧,永远是青春的化身,她过早地离他而去,但她永远给他留下了青春的明丽。
    
      杨开慧式的短发,玫瑰色的红裙子,与一代伟人毛泽东似乎不能联系在一起,但这一切的发现,又是多么符合人之常情。
    
     来源: 凤凰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1107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为制造原子弹花费了多少钱?(图) (图)
·斯大林曾对毛泽东的粪便一探究竟? (图)
·斯大林下令偷毛泽东粪便 目的是··· (图)
·毛泽东打倒刘少奇 打反政变的旗帜搞政变
·前苏联特工称:苏联曾化验分析毛泽东粪便 (图)
·潜伏在毛泽东身边的国民党特工
·毛泽东周恩来发指示,有时灵有时不灵
·毛泽东死后危局 叶剑英举荐五位领导人 (图)
·张玉凤孟锦云评价毛泽东:这个人是怪兽
·刘源一针见血:毛泽东刘少奇注定翻脸
·大棒挥向后脑 毛泽东延安遇刺始末
·胡小伟:贱人毛泽东对于死亡的恐惧
·毛泽东被拍卖的信,如何解读? (图)
·这封信拍出580万:毛泽东朱德双语签名 (图)
·秦始皇、毛泽东死前 天有异象 (图)
·伦敦将拍卖毛泽东致艾德礼英文信函 (图)
·毛泽东为何想在哈尔滨建都? (图)
·毛泽东为何要王光美和他一起游长江 (图)
·蒋介石一生最大误判 未在重庆干掉毛泽东 (图)
·7000人大会多转折 毛泽东再当一回太上皇 (图)
·拆除毛泽东雕像:郑州上街区工人阶级的强烈抗议
·中共党刊《求是》奇论:想砍掉毛泽东 党决不答应 (图)
·中国象征—毛泽东还是肯德基? (图)
·纽约时报:金色毛泽东像拆不掉的大饥荒记忆 (图)
·官方冷民间热:毛泽东雕像的兴衰与清除红色遗产 (图)
·时事大家谈:推倒毛泽东金像,是谁伤了毛粉的心?
·开封朱氏岗村一座毛泽东雕塑因未经登记审核遭拆除 (图)
·毛泽东巨雕被神秘地拆除 表面原因没有得到批准 (图)
·河南农村巨大金色毛泽东塑像被当局拆除 (图)
·河南农村建36米高金色毛泽东雕塑 被拆 (图)
·河南农村金色毛泽东雕塑已被拆除
·专家:德国人雷克将毛泽东比作希特勒违法
·毛泽东外孙女 孔东梅的4个关键词 (图)
·中共主办纪念毛泽东活动:“红色资源”成“好色资源” (图)
·电影明星王宝强在毛日发跪拜毛泽东微博遭网友狂骂 (图)
·致信江泽民 毛泽东外孙女孔东梅多重身份曝光 (图)
·湖南韶山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活动 (图)
·毛泽东对个人崇拜直言不讳:崇拜我好一点
·BBC:毛泽东把朝鲜惯坏了
·华东师大教授沈志华:毛泽东把朝鲜惯坏了 (图)
·长平:巨型毛泽东塑像的建与拆 (图)
·岩石:毛泽东热捧秦始皇:反动邪恶之极
·萧天权:希特勒和毛泽东比较
·未普:毛泽东重回神坛的深层原因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谢选骏:习近平的领袖气质远超毛泽东
·谢选骏:毛泽东的俄狄浦斯情结弑父淫母
·独孤行:毛泽东是今日中国社会问题的总根源
·卢峰:找毛泽东教英国搞经济的荒谬! (图)
·王康:思与诗: 漫话毛泽东诗词(下) (图)
·王康:思与诗:漫话毛泽东诗词(上) (图)
·余杰:“习近平主义”是马克思加孔夫子,以及毛泽东加普丁?
·湖滨散人:华国锋是毛泽东亲自指定的接班人吗
·刘东:毛泽东才是中国的实事求是派
·谢选骏:毛泽东像章窃取北魏佛教艺术
·高耀洁:毛泽东,中国扰民的灾星
·孔祥新:金钱支撑的毛泽东崇拜 (图)
·高新:毛泽东不但领导了中国抗战,还“指引”了整个二战? (图)
·查建国:环报吹嘘毛泽东是伟大的人
·李平:毛泽东完胜秦始皇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