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回顾六四现场 清场军队就定位开始平息反革命暴乱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29日 转载)
    

    民众与军方爆发严重推挤。(美联社/档案照片)
    
    1989年6月3日星期六
    戒严部队实施清场行动,发生震惊世界的屠杀事件。参与部队:北京军区第24、27、28、38、63、65集团军,天津警备区坦克第1师,北京卫戍区警卫第1师和警卫第3师,炮兵第14师。
    
    还有:沈阳军区的第39、40、64集团军;济南军区的第20、26、54、67集团军;直属中央军委的空降兵第15军,武警部队北京市总队。总人数逾20万。
    
    【凌晨】
    
    戒严部队按既定清场计划开进,由于昨(2日)晚武警吉普车在长安街撞人事件已引起警觉,大批学生和民众在通往广场的各路口设置路障,拦截军车,戒严部队行动受到阻碍。
    
    【上午】
    
    7时过后,一批军械堆到广场学运之声广播站帐篷外展览,包括钢盔、菜刀、匕首、枪支弹药。封从德嘱咐尽快将武器弹药交给公安局,不让政府找到镇压的借口。
    
    9时,「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高瑜出家门后被秘密逮捕,原因是她参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联名信一事。高瑜的家人以为她在六四屠杀事件遇难,直到后来在中共13届4中全会的文件中,发现有多处印有「据高瑜」字样,才知道她被逮捕。
    
    中午,广场指挥部成员召开例会。李录说,各路传来的消息都很紧张,都说戒严部队已开始行动;他为了安定广场上学生的情绪,守着广播站一遍又一遍播放贝多芬的第9交响乐「欢乐颂」。
    
    【下午】
    
    4时,乔石在中南海召集紧急会议研究广场清场问题,李鹏、杨尚昆、刘华清、陈希同等与会者一致认为,当前形势十分紧急,军队已与暴徒发生正面冲突,不能再给喘息机会。今天如不及时采取行动,明天是星期日,将有更多的人进入广场,清场将更加困难。
    
    会议决定:1.今晚9时起,戒严部队、武警部队开始平息反革命暴乱,公安干警配合。2.戒严部队于明天(4日)凌晨1时抵达广场,6时完成全部清场任务。3.戒严部队一定要坚决按计划执行戒严任务,决不能耽误或拖延时间。
    
    会议结束后,李鹏把今晚清场的决定通报江泽民、姚依林、宋平、万里等人。他们都一致表示同意。杨尚昆向邓小平汇报今晚的清场方案,获得批准。
    
    5时,戒严部队指挥部下达紧急命令,各戒严部队按清理广场行动方案,立即组织部队在晚上9时开始向天安门开进。
    
    【晚上】
    
    由于绝食者侯德健的高知名度,引来成千上万的慕名者,聚集在纪念碑基座北侧,不时地形成一波波汹涌人潮。
    
    6时许,下班时刻长安街上挤满人,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来观察动静。广大民众、学生显然不能理解戒严部队进城的行动,弥漫着一股强烈的对抗情绪。
    
    10时许,第38集团军车队经过五棵松路口,向街道旁民众开枪,行走在路口的中国航天部二院283厂工人宋晓明中弹,送到解放军301医院不治死亡,年仅32岁。他是已知的第一个六四遇难者。
    
    解放军301医院外科主任蒋彦永在2004年2月24日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的公开信透露,6月3日晚上从10时到半夜12时,301医院急诊室接收8、9位枪伤民众,其中7位因抢救无效死亡。医生们发现,军队使用国际公法禁止的开花弹。
    
    在戒严部队开枪杀人后不久,大批警察和武警严密封锁居住大量港台和外国记者的北京饭店,只许进不许出;警告所有的住客只能待在房间,不许到阳台观看、拍摄,否则人身安全无法保障,一切后果自负。
    
    屠杀事件发生后,人民日报社电话声一直响不停,都是读者询问戒严部队开枪情况。人民日报人员刚开始不予回答。将近午夜12时,一位编辑主任怒不可遏地喊道:「告诉他,已经杀人了,全世界都知道了!」
    
    直至午夜,不愿执行镇压命令的第39集团军第116师长许峰,仍带领部队车队在北京郊区转悠,说是收不到上级指示。六四事件后,许峰被撤职,并离开军队。
    
    12时许,一位学生透过绝食团广播站称,戒严部队在西长安街已向民众开枪;紧接着,广播传出吾​​尔开希声音:「他们已经拿起了屠刀,我们要团结起来,严惩杀人犯李鹏!用我们的血泪,誓与广场共存亡!」
    
    广场学生指挥部集聚了几十个被屠杀激怒的人,有人拿枪对着柴玲说,「如果你敢在这个时候撤,我先毙了你。这么多人已经为你们学生死了,你要是再敢撤,我先毙了你,宣布我当总指挥」。
    
    整个晚上,李鹏、乔石、杨尚昆在中南海游泳池大厅,密切观察戒严部队和广场动态并坐镇指挥;罗干等人在人民大会堂负责清场指挥部;迟浩田在西山中央军委指挥所指挥各路部队行动;邓小平则在秘密地点进行遥控。
    
    陈希同在「陈希同亲述」一书称:当天晚上「很多领导人都在人民大会堂,包括万里都去了。由罗干、李锡铭负责,北京市的领导人也在场」;「我和其他领导同志一起,在人民大会堂」。
    
    

    学者吴仁华「六四事件全程实录」一书。(允晨文化提供)
    
    中央社 (博讯 boxun.com)
4582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回顾六四现场 官媒称认清动乱实质戒严清场进入倒数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刘晓波宣布绝食戒严部队完成清场准备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元老面试江泽民新集体领导要五湖四海 (图)
·回顾六四现场 邓开常委会撤紫阳职务李鹏签北京戒严令 (图)
·回顾六四现场 紫阳现身广场对话邓小平决意调军队戒严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局势骤变​​提戒严紫阳披露邓小平幕后掌舵 (图)
·回顾六四现场 戈巴契夫访北京知识界上街声援绝食学生 (图)
·回顾六四现场 紫阳亚银发表不同声音五四游行和平结束 (图)
·我的六四:飞虎队、医院的尸臭味和检举揭发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市民支持大游行中共元老不安谋新策 (图)
·回顾六四现场 人民日报社论定性动乱学生决定游行抗议 (图)
·回顾六四现场 耀邦追悼会悲愤北京学生声言全国大罢课 (图)
·重回六四现场 北京高校悼念转至天安门中共中央起疑心 (图)
·六四反官倒 掀翻红色家族邓小平:先从我们家开刀 (图)
·我的六四故事:清华学生89年国庆跳楼自杀 (图)
·我的六四:清华学生89年国庆跳楼自杀 (图)
·洛德大使回忆驻华密辛:布什六四前后对中国太软弱
·袁木离世「六四」关键人物有咩下场? (图)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2/2 (图)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2/2) (图)
·89六四逼近 习近平五四将发表讲话压惊 (图)
·《我的六四》:“天安门纠察总长”用连环画纪念六四 (图)
·“六四酒案”三公民,遭即时监控 (图)
·六四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图)
·成都“六四酒案"三君子被“三个代表" (图)
·徕卡宣传片影射六四中共急删华为恐无端遭殃 (图)
·网上流传含“六四坦克人”短片引发中共五毛谩骂 (图)
·网上流传含“六四坦克人”短片引发五毛谩骂 (图)
·中共军医蒋彦永吁正名六四被住院严控 (图)
·曾多次呼吁平反六四 揭沙士疫情军医蒋彦永失联 (图)
·法国出版连环画纪念六四3周年 亲历者张伦教授现身说法 (图)
·六四30周年在即 天安门母亲继续抗争要求为六四正名 (图)
·六四临近,揭萨斯疫情军医蒋彦永被失联 (图)
·专访:鲍彤谈六四: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图)
·中国抹去蜡烛表情包 仅为掩盖六四历史?
·抹去六四历史中共九年删文逾千 连蜡烛表情包都被移除 (图)
·从耀邦逝世到六四:鲍彤谈必须分清“两次学生上街”(二) (图)
·从耀邦逝世到六四:鲍彤谈必须分清“两次学生上街”(二) (图)
·由“六四”造就的今日中国 (图)
·六四30周年加强维稳 胡耀邦忌辰显得冷清 (图)
·缅怀六四英雄张健先生仗义执言救助落难管桂林 (图)
·抗议对“六四酒案”人的持续迫害
·六四与占中 正义的审判何时到来 (图)
·美前官员:六四导致美中冷战战略合作的终结 (图)
·纽时:“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中国
·六四30周年 周锋锁:中国仍在专制奴役下 (图)
·李伟东:由“六四”造就的今日中国
·“六四”三十周年纪念与反思学术讨论会在法拉盛举行
·判处“六四酒”,拉开斗争序幕
·胡耀邦逝世三十周年暨"六四"三十周年研讨会通知
·北京国保三名干警到陈小雅家谈“六四” (图)
·廖亦武:曾接待六四流亡学生的法国今何在? (图)
·关于“六四”有没有见好就收,我的看法/李伟东
·葫芦:六四纪念馆重新对外 中国对土耳其经济恐吓
·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 希望硅谷在数字极权时代坚持原则
·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希望硅谷在数字极权时代坚持原则
·高洪明:袁木死了但制造六四事件的谎言还笼罩着中国
·多维网:重评六四”让新时代改革开放轻装上阵
·2018年中秋节前基督徒看望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六四”是邓小平一手策划的政变?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