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洗手的历史:这个19世纪医生曾呼吁洗手而被毒打至死
请看博讯热点:新非典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07日 转载)
    

    
    曾经有一段时间,将病人送去医院绝不是一件好事。
    
    19世纪的医院,是各种感染的温床,那些生病甚至垂死的人也只能使用最原始的设施。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在家里就医更安全:当时在医院里的死亡率比在民居环境下高三至五倍。
    
    死亡之屋
    当时的医院总是弥漫着尿液、呕吐物和其他体液散发的恶臭。那种气味令人难以忍受,工作人员在医院里走动时,有时候要用手帕捂住鼻子。
    
    当时的医生绝少会洗手或者清洁医疗用具,而手术室就和那些不讲卫生的外科医生一样肮脏不堪。
    
    因此,那时候的医院也被人称作“Death House(死亡之屋)”。
    
    在那样一个对细菌仍然一无所知的世界里,有一个人曾试图通过科学的方法来阻止感染的蔓延。
    
    他是一个叫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的匈牙利医生。
    
    在19年纪40年代,塞麦尔维斯曾试图在维也纳的产房内实行洗手的制度,以此来降低死亡率。
    
    现在听来这个提议当然值得采纳,但是当时他却失败了,而且还因此而被同僚排挤。
    
    不过到后来,他被看作是“母亲们的救星”。
    
    对细菌一无所知的世界
    塞麦尔维斯当时在维也纳总医院工作。那时候,就像其他所有医院一样,里面的房间时常放满死尸。
    
    在19世纪下半叶细菌理论正式得到世人认可之后,很多医生都没有想过,医院里恶劣的卫生条件可能是造成感染蔓延的原因之一。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我们不知道细菌存在的世界,”纽约大学的医学史专家巴伦·H·勒内尔(Barron H. Lerner)告诉BBC说。
    
    “在19世纪中期,人们认为疾病是通过有毒的雾气传播的,一种叫‘瘴气’的有害微粒被锁在里面。”
    
    一个无法忽视的差异
    最容易受到感染的人群之一就是产妇,特别是那些在生产过程中出现阴道撕裂的母亲——裂开的伤口正是细菌最理想的栖息处,而医生当时就是细菌的载体。
    
    塞麦尔维斯首先注意到的,是维也纳总医院里两个产房之间一个有趣的差别。
    
    一个是由男性的医科学生管理;另一个则是由一些中年女性料理。
    
    由医学院学生监督的那一个,在1847年里每1000次接生当中造成死亡的个案是98.4个;另一个由中年妇女操作的产房,1000个接生个案中只有36.2宗死亡。
    
    这种差异,一开始曾被归因于男性医科学生在处理病人时“比中年妇女而粗糙”。
    
    同僚之死
    人们相信,这种粗糙令母亲们更容易出现像产褥热等一类的病——那是一种生产之后的子宫感染,当时几乎是所有医院产妇死亡的元凶。
    
    不过,塞麦尔维斯却不相信官方的解释。
    
    就在那一年,他的一个同事在进行尸检时割伤手,给了这名匈牙利医生一个他所需要的线索。
    
    在那个年代,解剖尸体有致命的受伤危险。
    
    解剖刀造成的任何皮肤伤口,不论多小,是长期存在的危险,哪怕是对有经验的解剖学家来说也是一样。
    
    查理·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叔叔在1778年就是因为在解剖儿童尸体时受伤致死。
    
    在维也纳,塞麦尔维斯看着自己的同事死去,发现他的症状与那些患上产褥热的女性很相似。
    
    有没有可能,是解剖室里那些医生将“有害微粒”带到了产房?
    
    塞麦尔维斯观察到,很多医学院学生会从解剖间直接走去为孕妇接生。
    
    由于在当时,没有人会在解剖时戴上手套或者使用任何保护措施,医学院学生在课后走进产房时,衣服上沾有少量肉或者人体组织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失控的医疗感染
    而中年妇女们却不会去上解剖课。
    
    这是否就是问题的关键?这件事一直困扰着塞麦尔维斯。
    
    在人们对细菌了解更多之前,要解决医院环境不洁的问题是非常困难的。
    
    第一个证明三氯甲烷(俗称氯仿)对人体有麻醉作用的妇产科医生詹姆斯·Y·辛普森(James Y. Simpson,1811-1870)指出,如果交叉感染不能得到控制的话,医院就应该定期拆毁重建。
    
    19世纪最著名的外科医生之一、1853年《外科手术的科学与艺术》一书的作者约翰·埃里克·艾里克森(John Eric Erichsen)对此很认同:“一旦医院的脓血症感染不可修复,用任何已知的清洁手段都不可能解决,就像要将已经占据整堵墙的蚂蚁清除,或者将一块腐坏乳酪上的蛆清除一样。”
    
    然而,塞麦尔维斯却不认为必须通过如此激烈的手段才能解决问题。
    
    在断定产褥热的病因是尸体上的“感染性物质”之后,他就在医院里增设一盆子的氯化石灰溶液。
    
    从解剖室出来的医生,必须用这种杀菌溶液洗手,才能再去照顾病人。
    
    到1848年,医学院学生主理的产房,每1000宗接生的死亡率下降到12.7个。
    
    生命的代价
    可是,塞麦尔维斯却未能令他的同僚信服,产褥热的多发与接触尸体造成的交叉感染有关。
    
    那些愿意测试这种方法的人常常做得不正确,从而得出不尽人意的结果。
    
    “你要知道,虽然他没有直接说,但他相当于是说医学院学生在造成这些女性的死亡,而这是非常难以接受的,”勒内尔解释说。
    
    事实上,使用杀菌剂洗手直到1880年代才成为产房的惯例。
    
    他关于这个话题而写的书收到一些负评之后,塞麦尔维斯猛烈抨击了他的批评者,甚至将那些不洗手的医生标签为“杀手”。
    
    后来他在维也纳总医院没有得到续约,塞麦尔维斯回到了祖国匈牙利。在布达佩斯一所小医院里,他以无薪的形式担任产房的名誉医生。
    
    在那里和他后来任教的布达佩斯大学,之前都是产褥热肆虐,直到他的到来,几乎完全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过,对于他这个理论的批评仍然猛烈,塞麦尔维斯对于同僚不愿意采纳这种做法的愤怒也越来越强烈。
    
    到1861年,他的行为变得越来越古怪。四年后,塞麦尔维斯被关进了疯人院。
    
    一名同僚以带他去一家新的医院为托辞,将他带去维也纳的疯人塔。
    
    当塞麦尔维斯发现真相后试图逃跑,卫兵对他施以毒打,用缚住袖子的紧身衣套在他身上,将他关进小黑屋。
    
    两星期后,塞麦尔维斯死于右手的严重感染,终年47岁。
    
    在后来微生物学奠基人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外科消毒法创始人约瑟夫·李斯特(Joseph Lister)和细菌学始祖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等医学先锋所做的贡献中,都没有塞麦尔维斯的参与。
    
    不过,塞麦尔维斯的贡献后来得到了承认:时至今日,洗手仍然被认为是医院避免感染的最重要方式之一。
    
    来源于BBC (博讯 boxun.com)
20511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对话秦晋先生:习近平是否做得成毛泽东第二?将以何种方式
  • 李宗仁私通敵營
  • 绥靖,绥靖,绥靖到死死方休!
  •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
  •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 蓋棺論定唐德剛
  •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 《香港雜事》26.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下﹞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 TengBiaoExaminesHumanRightsInChina
  •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 海归反右运动开始了
  •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 徐文立:任何大變局都是綜合因素的結果
  •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 李芳敏14400012因有無數的禍患圍繞著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看
  • 胡志伟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 毕汝谐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顧維鈞之女稱其父回憶錄非唐德剛所撰
  • 江棋生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 曾节明二战电影中战争罪行的观感
  • 胡志伟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 徐永海道成肉身的耶稣是唯一真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
  • 胡志伟翁婿都是陳世美
  • 曾节明新冠状瘟疫对中共国的影响:复辟毛共式极权加速、内斗加剧
  • 胡志伟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 陈泱潮11.以反人類生物武器超限戰滅亡美國,完全合乎中共惡魔匪
  • 胡志伟人頭畜鳴奸同鬼蜮
  • 张杰博闻歧视武汉人后果很严重一场政治风暴正在到来
  • 谢选骏指着奸臣骂昏君
  • 胡志伟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论坛最新文章: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 第十五节 规训与监视之四
  • 加拿大向老人及弱势群体提供疫情资助
  • 上海等地部分景点再度关闭 引发外界对中国疫情真实情况猜
  • 意大利确诊感染病例“趋缓”死亡人数连续两日递减
  • 调查显示:在华美国企业对‘复工’后前景悲观
  • 法国军机及高速列车运送病患“大转院” 缓解东部医院紧张
  • 新冠肺炎:台湾大学研发出30秒行动快筛仪
  • 抗击新冠疫情:德国科赫研究所警告人们避免接触珍稀动物
  • 全球寻找解药竞赛中美欧日各显神通
  • 捷克媒体追溯援意中国口罩为何经手抵达该国
  • 德国卢森堡瑞士接收法国重症 抢救床位决定战疫输赢
  • 冰岛出现全球首例感染双重新冠病毒患者
  • 朝鲜发射两疑似近程导弹 韩国:下月起所有入境人员隔离
  • 捐赠逾140国 马云基金会:抗疫资金全部来自马云个人
  • WHO 官员受访提台湾“直接断线”台外长:对抗疫情应让政治
  • 钟南山:推断中国无大量无症状感染者 国家卫健委:本土疫
  • 深圳:全面开放公共场所 口岸通关异常情况不实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