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6、7期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4月01日 来稿)
第六期 2020.2.23 (接“远了亲”) 5000字

    1993年5月父亲来美国参加科罗拉多大学举办的“党——国”中国问题研讨会。我请了假去洛杉矶接他。陪他在加大洛杉矶分校、圣地亚哥分校分别做了一场关于毛泽东的讲演和一场三峡的讲演。又开车带他去拜访了许家屯,游玩了圣地亚哥的海洋公园、洛杉矶的环球影城、迪斯尼乐园。父亲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剥了香蕉给我,递给我水瓶喝水。记得从环球影城出来,天已经擦黑,父亲驻足观看入口处的艺人杂耍,看了又看,舍不得离开。终于恋恋不舍地下决心回旅馆时,心满意足地对我说:“今天真是玩得发了癫!”我看到久违了的、1978年磨子潭的那个可爱的父亲。
     在回到旅馆的路上,父亲感慨:“美国人真会玩啊!”又问我:“你说人生在世为了什么?”不等我开口,朗声自答:“吃喝玩乐!”又再感叹:“建国这些年,我们都搞了些什么?把老百姓折腾得那么苦!”

    在科罗拉多大学开会时,我和父亲就如何评价中国共产党发生了公开的争执,这件事我已经有文章叙述过了,这里就不赘述。全场听众对我的发言报以了热烈的掌声,父亲一点没有因此而恼怒。我发现了父亲在政治问题上对异见的包容,后来发现他竟然渐渐地接受了我对共产党的评价。后来我又陪父亲飞到东岸在哈佛大学做了讲演,又接受了《中国革命》纪录片的採访。这一路除了张玉珍,我们无话不谈。父亲对我很平等,从未言辞激烈地给我的不同政见扣过帽子。我感到了一种真正的惋惜:共产党内怎么连刘澜波这样开明的人,又是父亲的好朋友,都会在李锐和李鹏之间选择后者而不是前者呢?宋晓梦女士为父亲写的传记《李锐其人》中有一章“一塌糊涂的‘家政’”。政治头脑如此清晰的父亲,怎么就搞不清爽“家政”呢?这是我另一个百思难解的疑问。
    后来悌忠又陪着父亲参加了在明尼苏达大学举办的两岸问题研讨会。父亲看到了我们在美国的生活,第一次了解了我和悌忠自学英文的水平和我磁铁工程师的业务及悌忠正在进行的学业。我们那时在美国落脚不久,悌忠还在读MBA,我所在的SSC工程面临关闭,经济上不但不宽裕还面临着危机。但是我们将会议给父亲的补贴和我的那份补贴都装在一个信封里给了父亲,还为张玉珍和她的养儿女买了礼物让父亲带回去。临走的头天晚上,我们将特意为父亲的到来买的可以放躺倒的沙发拆了包箱,给他带回北京。一边拆一边向父亲讲解如何复装回去,悌忠还写了个说明。父亲坐在一旁看着我们干活,诚心诚意地说:“你们俩都是劳动的好手。”一种长辈同儿女间的温馨情感,令我和悌忠难以忘怀。
    后来SSC终于倒闭了,我在加州的伯克利国家实验室找到了工作,在旧金山湾区安顿下来后就将悌忠的父母接来同住了一段。女儿上大学前,我们在较远的地方买了自己的房子,再次将悌忠的父母接来住了几个月。我是多么希望父亲能够到我们的新家看一看,住一住啊,我们再带着他开车好好玩玩,见见这里的朋友们。可是张玉珍坚决不来,此愿终成泡影。后来我看到父亲在日记中有一些记述,2000年2月1日最后一次提及来美,现在输入,仍然止不住泪流满面······
    
    1997年12月19日(星期五)
    下午游800米,觉累。小妹来年卡信,玉珍还是不愿出国门。
    1998年1月5日(星期一)
    小妹接我们去美国住的办护照等件已寄来。玉珍还是坚决不能去,身体担心是主因。
    1998年1月18日(星期日)
    同小妹电话······坚催妈妈去旧金山一住,玉珍似不好再拒绝了。
    1998年5月24日(星期日)
    小妹电话,还是想我们能去也。她得到吕勇的电话,知我深圳之行。
    1998年10月22日(星期四)
    八点半琬姐和王敬之来(王有好三菱吉普,自己开)。漫谈孩子们情况(晚上谈玉珍去美国事,由于身体坚决不想去,难以说服。觉得我不再去为好,免得谣言又起)。
    1999年1月10日(星期日)
    小妹电话,催妈妈早办好护照,他们已办好医疗保险。
    1999年1月23日(星期六)
    小妹电话,玉珍谈自己病情,难以去旧金山也。
    1999年2月3日(星期三)
    给小妹写了封信,说明玉珍病情,不能去旧金山。请金小满Email。
    1999年3月8日(星期一)
    上午张敖荣来,送茶叶等。他在小妹家住过,当然赞成玉珍去美一行。
    1999年6月13日(星期日)
    下午小胖夫妇与王宇来。孩子已长到1.72米,英语甚好,会瑞语,高中二年级。力丰谈瑞典汉学家多知道我,愿意我去访问,在筹经费。我说明年去罢······玉珍同意去瑞典一行。
    1999年10月13日(星期三)
    到李慎之家······在美国时,去过南央家,谈岳父母种菜,要劝说玉珍去一次也。
    1999年12月29日(星期三)
    李普夫妇十点来,谈即去美国女儿处。沈容为治哮喘,鼓励玉珍定要去住一段时间。穆青夫人长年病躯,到美国一住,空气新鲜之故,病情好转了。
    2000年2月1日(星期二)
    七点接到小妹电话,说已寄出邀请探亲信函······玉珍这几天都血压高,很不舒服。听说去旧金山事力疾拒绝,身体决吃不消,我颇不耐烦,说“不去不去”。吃饭时我竟发作吵了起来,放下饭碗回到书房。上午都闷闷不乐。
    
父亲终于相信了我

    父亲总是跟我说:你那个母亲是应该写一写的。但是我对自己的文笔没有信心。1993年父亲来美国开会后,我将我们之间发生的争论写了一篇短文,由父亲的朋友戈杨女士介绍给香港《开放》杂志发表了。后来父亲告诉我大陆《读书》的总编看到了,说你女儿这篇文章写得好,是否可在《读书》上转载?父亲觉得内容太敏感,没有同意。但是《读书》总编居然对我的短文十分赞赏,让我有了些信心,决定动笔写自己的母亲。是父亲的日记记下了我这个决心的时间,他还记下亲手为我誊抄了杨尚昆对范元甄、邓力群之间发生事情所做的总结,这个结论我在《我有这样一个母亲》一文中全文录入了。
    1997年7月27日(星期日)
    小妹决定写范元甄其人,母女关系为中心,自认同江青一样坚持“革命”。问到一些细节,如桥儿沟乡任文书时,邓力群仍冒充丈夫住一周等。
    晚上在水库坐船近一小时,凉风使呼吸畅通,但一上岸就堵塞,只得喷雾。晚上十点又喷一次,同小妹谈到九点多。
    1997年7月28日(星期一)
    晚上同小妹闲谈到九点半。写范元甄,历史悲剧与个人悲剧的结合,左倾教条主义与阶级斗争为纲,深入意识形态与“运动健将”的结合。
    1997年7月31日(星期四)
    上午九点半小妹来,她明天回美国。谈核聚变也许要百年后才能用于生活,尖端必须长远坚持。为她得此工作而庆幸。又谈写范元甄的主线索,玉珍说不要干预,甚是(还不甚同意如此暴露也)。小妹说也写其从小对孩子人性的一面。
    1997年9月13日(星期六)
    四点半醒来,五点起床。将杨尚昆1945.1.21总结讲话抄了一份,寄小妹。
    1997年10月27日(星期一)
    给小妹电话,寄来各件都收到,妈妈对信很高兴。那种新药(黑激素丸)另寄。写范文即寄与我。
    1997年10月31日(星期五)
    小妹寄来《短短长长话母亲》长文,晚上看到十点半,一气呵成,但如谈话录,人、事交待有的不清楚,像个草稿,写得确淋漓尽至。
    1997年11月2日(星期日)
    五点起床,四点即醒来。改小妹的《谈母亲》长稿,到晚上只剩个尾巴了。
    父亲看过草稿后写给我一封信:
    小妹:
    文章完全写事实,也有跌宕,甚好。(最好分节加小标题)我稍有文字修饰,订正一些人、事、时的出入(如解放前不能用“总理”代周恩来)。
    题目可否改为“谈谈我的母亲”,更确切可用。“我有这样(一个)的母亲”(仍是中性词,“一个”即可能有贬意)。那么,第一段就得改写一下。
    ······
    你们都好。
    爸爸,妈妈附笔
    ’97.11.3.
    1997年12月,《开放》杂志将文章的题目改为《六十年恩怨情仇》一次刊出。1999年3月大陆的《书屋》杂志刊发了《我有这样一个母亲》的大陆版,并获得了那年读者投票选出的“读书奖”。大陆很多的报刊杂志在未通知我这个作者的情况下转载了这篇文章,有些小报甚至用自己编撰的为吸眼球的滥题目做了摘载。骂声、责备声似乎比赞同的声音响亮得多,到父亲那里当面表达不满的人也不少,张玉珍当然是自始至终的反对者。但是父亲对这篇文章的赞同立场从来没有动摇过。2002年4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大陆版《我有这样一个母亲》,两周后被中宣部禁了。2003年5月香港出版发行了港版《我有这样一个母亲》。这篇文章的发表是一个分水岭,我从父亲对我的态度中感到,他对我的为人和品德似不再有以前那样的疑虑,尽管对一些事情的处理也有过反复,但是随着岁月的流淌,由张玉珍枕边风产生的摇摆,频率越来越低,幅度越来越小,临终前终于停留在“信任”点上。父亲的日记中有关《我有这样一个母亲》的记述持续了多年,这里摘录其中的几则:
    1997年12月9日(星期二)
    下午戴晴电话,已看到小妹文,《开放》12期。
    1998年1月2日(星期五)
    胜利三点来,同他正式谈夫妻家庭生活事。感情似尚可。小徐不会理家,也不懂生活,但已学会抓房子、弄钱(按:小徐是张玉珍养子钟胜利的第二任妻子)。告诫胜利:认真对待下半生。上半生并非自己努力得到今日之处境(包括工作与家庭),而是父母福荫。应力求责任感,尤其对孩子教育,引导合理的家庭生活,包括经济节约。同我相处一二十年,感受到一点什么没有?(向他提出问题)。介绍读小妹文,她是同家庭与环境奋斗出来的,自我成才的,有独立思考与独立能力的。
    1998年1月10日(星期六)
    早餐后同玉珍去看望赵朴初老(411)。谈去年90岁,为母亲做了三件事:印出著作;找出唯一照片;故乡助学基金20万元。就很心安了。母亲逝世50周年。将小妹长文《开放》与之一阅。
    1998年1月13日(星期二)
    上午周子健来长谈了近两个小时。他看了我的发言稿与小妹长文。范元甄他认识。(按:周子健原中共中央中顾委委员,曾任一机部部长,安徽省省长。)
    1998年1月15日(星期四)
    王雅琪上午长电话,谈读小妹文感想,很激动,更全面了解我,到夜四点未能入睡。对小妹备加称赞,尤对玉珍妈妈(大概同自己境遇对照也)。(按王雅琪是李锐从延安时期起的好友,曾任中宣部副部长,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刘祖春的续弦。)
    1998年1月21日(星期三)
    若水谓小妹文,惊心动魄。他的前夫人也是菜刀置于被子下面的,有过我类似处境。
    1998年2月11日(星期三)
晚上同郑仲兵电话,他想编入小妹的长文,XXX代人名。(按:以代替邓力群的名字。)

    1998年3月24日(星期二)
    寄萧克信、书,小妹长文寄黄宗江。
    1999年9月8日(星期三)阴
    七点出发,八点差五分即到党史出版社。先见到萧淮苏副社长。他看过小妹那篇文章,知道我的情况。
    2001年4月17日(星期一)
    看完小妹的两篇长文,略予改动。一篇《答读者问》(《我有这样一个母亲》在网上讨论,颇多质问与反对意见),一篇《千禧之年的悲伤》(写中国民航服务之落后)。
    2001年6月16日(星期五)
    同若水电话,他同意为小妹的母亲文写篇东西,要份原文。
    2001年9月5日(星期三)
    刘清与郭佩珊女儿来,(按:刘清与郭佩珊均为李锐武汉大学时的同学)她去看望了范元甄,范有个录音带回答女儿,反对我的右倾和“爱钱”(女儿说,薛京曾同她谈及我最不爱钱)(按:薛京至李锐离世前一直担任李锐的秘书)。于是只好谈及当年离婚书,将120元生活费的一半给孩子事。她也谈到范带大三个孩子不易。我于是说玉珍反对南央这样写。
    2001年10月14日(星期六)
    大胖夫妇、小妹先后来。王若水文交小妹,苏绍智也写了一篇短文,很是精彩,悌忠还要写些。这样《我有这样一位母亲》文集就颇丰满了。
    2001年6月4日(星期一)
    收到钟叔河寄来的《书屋》第6期,刊有他写我的文章《老社长——李锐识小》(及王若水、李冰封、朱正谈小妹《我有这样一个母亲》的文章),信中有清人诗句:“别有伤心看落照,自锄自地种相思。”信中还说李普让他写写我。将几篇文章粗读一遍,真是感叹无穷也。若水说范是“制度的牺牲者”,当然个人有责任。朱正题为“是家务事,是大历史”,冰封将我大夸奖了一顿。
    2002年6月15日(星期六)
    上床前沐浴。挤时间翻完《这样一个母亲》。
    2002年6月18日(星期二)
    《有这个母亲》各篇大体看完,从实际到理论,从家到党到国,都议论到了。确是一本可读书。
    2002年6月19日(星期三)
    八点半,南生(按:吴南生)夫妇来,一起早餐。······临别将《有这样个母亲》相赠。
    2002年6月21日(星期五)
    小赵取回上海寄来的《我有这样个母亲》三大綑(50公斤,大概百本)。此书还有几篇没看过。玉珍对小妹之结未全解开,让她又谈一阵。
    
第七期 2020.2.29 (接“父亲终于相信了我”)4600字

    2002年7月3日(星期三)
    杨团来取字,给我袁永熙儿子写父亲的文章等复印件。谈70年时,家庭会中忆旧,父母亲都谈过范元甄,说“邓力群太坏了”。我说,她的父亲是“大傻瓜”(太驯服、忠臣了),母亲很聪明。从而谈及往事,她完全同意。小妹来,又同小妹谈及。
    徐瑞章的媳妇绿河来(她从书店买到《母亲》交徐一本),送花篮、水果······由于她做工作,徐瑞章对这本书看法可能有变化,但反对女儿揭母亲则不会改变。(按:应为:徐瑞璋。由我的母亲范元甄介绍参加中共革命,在延安时任中共电台播音员)我同她们谈到此书的意义,在解剖并回答过去这个时代的许多根本问题,特别是关于“党”、“思想改造”其中关键。
    2002年7月9日(星期二)
    中午在文采阁,约李普夫妇,黄宗江、苏仲湘、戴煌夫妇、张锲是阁主人,送我50年茅台精品。各赠《母亲》书。
    2002年7月11日(星期四)
    将《母亲》书与小邓一本,他在李普处看到。
    2002年7月22日(星期一)
    慎之电话,知道《母亲》书被查禁事,也要这本书。
    2002年7月25日(星期四)
    《母亲》书赠白介夫(按:曾任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市政协主席)。
    2002年7月29日(星期一)
    白介夫夫妇来,他们明天回城。夫人名秦肖娜(56岁),说《母亲》看了一天,流了眼泪,很高兴赠送与她了。
    2002年9月1日(星期日)
    张宣来电话,收到《一个母亲》书,甚赞南央文章写得好,各种看法,应当宽容。
    2003年6月15日(星期日)
    五点半起床。翻看港版《母亲》,玉珍也看到写蔡嫂的一篇。
    2003年6月16日(星期一)
    翻港版小妹书,编得比大陆版好,封面封底有父、母及此书评语:
    “一对天作地合热血青年,追随共产党历经悲欢离合,女儿真情文章震撼大陆”。母亲:“曾被周恩来视为干女儿,延安出名的美貌才女,效忠阶级斗争数十年,大义灭亲,终成孤家寡人”。父亲:“曾任毛、陈、高秘书,直言进谏,遭二十年流放监禁,八六高龄仍批体制,力倡政改。书生本色,誉满中外”。封底除刊若水、单少杰等三篇书评外,又写作者父亲:“毛时代災难性政策权威见证人。三峡工程择善固执的批判者,新世纪中共政治改革的推手”。看来,编者金钟是代表了港人的观点。
    2003年7月9日(星期三)
    晚上单少杰来······给他港版《母亲》、《新湖南报五十人》等。谈毛与人性的背离。
    
    2004年3月6日(星期六)
    十点同玉珍到李普家,壁上新悬电动万年历,报日报时,厅室布置舒适之至,真是令人羡慕。随后南生夫妇、苗子夫妇到来。南生赠我此次来京的广东书画展览出的广东书法集数种,苗子赠夫妇书画与文集三本。我只能以晓梦的《其人》与南央的《一个母亲》为报了。
    2004年6月30日(星期三)
    五点起床。再翻小妹的《这样一个母亲》。
    2004年11月3日(星期三)
    六点半起床。重看小妹《这样个母亲》中单少杰写的文章,很有深度。“传统中国,既不是一个以宗教戒条为本文的国家,也不是一个以普通法理为本位的国家,而主要是一个以世俗伦理为本位的国家。”孔子的家庭伦理,人伦关系可以衍化为社会伦理模式。叶公:“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其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孔子观点透出相互叠加价值取向:一是家庭伦理主义的取向,二是功利主义取向。)“仁”之根本——“孝”与“悌”,又衍生出“忠”与“义”。儒家伦理是一种世俗伦理。
    2005年2月6日(星期日)
    张全景来了,也送年礼,特邀到书房小坐。向我要《李慎之文集》等。赠《近作》与“悼赵”文。他竟谈到:“开枪,绝对不对。”“若干年后总得平反。”于是又赠《大学人文读本》并借给《我有这样一个母亲》的港版。(按:1994—1999任中组部部长。与李锐同住复外大街22号楼,但不同单元。)
    2005年4月17日(星期日)
    下午杜(润生)老夫妇来,他明天有位美国客人约谈中国农业问题,晚上还聚餐,特来致意,明天不能参加聚会,还送了礼物。马阿姨(按:杜润生夫人)也喜读我的书(读过小妹写的《母亲》)。特赠《大哉》与《昨日书》。
    
开始整理父亲的历史资料

    2002年4月《我有这样一个母亲》在上海出版之后,突然地就有了很多的时间。这让我想起了父亲平反回到北京后,我帮助父亲从机关取回的那些1959年庐山会议后被封存在机关保险柜内大包大包的信件。我告诉父亲我想将那些信件整理出来,他一口应允了。父亲在日记中记下了他将那些故纸交给我的情形:
    2002年4月24日(星期三)
    四点起床。继续清理信件。玉珍不理解此举,且认为对范“过份”也。只好缓言解释,唸了几封原信(咒骂我的失去阶级立场等)。
    下午小妹来,一起最后清完,分时期包装好,共十袋。她将印制出复件,原件由悌忠装裱好。估计得一年多功夫。如何处理,将来再说。
    2003年10月27日(星期一)
    下午小妹来,将找出物件交她,其母全部遗物由女儿保管了。
    我将父亲交给我的旧时信件和几本小日记带回美国后,便同悌忠俩人立即开始工作。如今对整理过程的细节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张玉珍曾跟很多人说过我利用父亲李锐为自己捞名捞利,今年(2020年)的1月15日,更是在美国律师代为拟写的应诉中断言我为父亲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换取金钱及其他利益。写这篇文章时,我在计算机的存档中找到了当年将信件一张张用塑料薄膜活页夹好按册分装后给自己制定的计划和两封信稿,录在这里“晒晒”曾经的艰辛(“x”号表示该项程序已经完成,不同的字体表示信件所属的不同年份,括号里的序号,则是父亲交给我时所放的文件袋号)。我以为,这种“捞名捞利”实在应该大大地予以鼓励——一笑。那时网上搜索引擎的功能还十分简单,信中人名、事件、地点的注释,朱正先生和父亲帮了大忙。
    文件序号 输入 核对 编辑
    文件夹1 (1) 范元甄 1939 重庆 x x x
    文件夹2 (2.1)范元甄 1940-1942 延安 x x x
    文件夹3 (2.2) 范元甄 1942延安 x x x
    文件夹4 (2.3) 范元甄 1942-1943延安 x x x
    文件夹5 (3.1) 范元甄 1946-1947 北平,东北,热河
    文件夹6 (3.2) 同上
    文件夹7 (3.3) 同上
    文件夹8 (3.4) 同上
    文件夹9 (4.1) 范元甄 1949-1950 寄长沙
    文件夹10 (4.2) 李锐 1949 寄北平,汉口
    文件夹11 (4.3) 范元甄 19151-1952 汉口寄长沙
    文件夹12 (5.1) 李锐 1939 湖南、重庆 x x x
    文件夹13 (5.2) 李锐 1940-1942.8. 延安 x x x
    文件夹14 (5.3) 李锐 1942.9-11 延安 x x x
    文件夹15 (5.4) 李锐 1942.12-43 延安 x x x
    文件夹16 (6.1) 李锐 1950 –52 长沙寄汉口
    文件夹17 (6.2) 同上
    文件夹18 (6.3) 同上
    文件夹19 (6.4) 同上
    文件夹20 (6.5) 李锐 1952 –56 北京时出差
    文件夹21 (6.6) 同上
    文件夹22 (6.7) 同上 x
    文件夹23 (7.1) 李锐 1946 –1947 热河,承德, x
    文件夹24 (7.2) 林西寄北平,东北
    文件夹25 (7.3) 同上
    文件夹26 (7.4) 同上
    文件夹27 (7.5) 同上
    文件夹28 (8) 李锐 1960 北大荒
    文件夹29 散页
    一、重庆-湖南两地书 (2002年七月底编辑完毕)
    文件夹1 (1) ,12 (5.1)
    二、延安小两地(2002年八月底编辑完毕)
    文件夹2 (2.1),3 (2.2),4 (2.3);文件夹13 (5.2) ,14 (5.3),15 (5.4)
    三、出延安待解放 (2002年十一月底编辑完毕)
    文件夹5 (3.1),6 (3.2),7 (3.3),8 (3.4);文件夹23 (7.1),24 (7.2),25 (7.3),26 (7.4),27 (7.5)
    四、解放后分居两地书(2003年一月底编辑完毕)
    文件夹9 (4.1)范,文件夹10 (4.2)李,文件夹11 (4.3)范,文件夹16 (6.1)李,17 (6.2),18 (6.3),19 (6.4)
    五、出差两地书(2003年二月底编辑完毕)
    文件夹20 (6.5)李,21 (6.6),22 (6.7)
    六、北大荒一地书(2003年二月底编辑完毕)
    文件夹28 (8)
    Nanyang 2002.7.18.
    爸爸、朱正叔叔:
    现托人带回以下稿件:
    1. 打印好的通信的最后一部分(第四部)。
    2. 按你们校正后的意见修改完的第一、二两部分(现合并在一起,为全书的上册)。
    3. 编者说明。
    4. 编者序。
    5. 李锐、范元甄通信大事年表。
    6. 后记。
    7. 部分有关书籍。
    8. 我设计的封面。
    至此,尚未完成的工作如下:
    1. 最后一部分需要请你们二人初校,最好在我六月回国探亲时做完,这样我可在国内停留其间进行修改,将修改后稿留你们复校。
    2. 第三部分朱正已校完,爸爸需进行初校。卡玛4月23日到京,5月1日回美,她会去看爸爸,可请她将校好稿带回。另外有一对夫妇也回国探亲,是我很好的朋友。他们在美国的家离我们不远,如能托他们将稿件带回最好。他们5月7日回美,会在5月4日打电话到家里询问稿件是否校好。如校好,烦请满起 送到他们家一趟。他们在国内只呆两个星期,还要去天津男方家,让他们专门跑一趟取东西不大好开口。
    3. 第一、二部分(全书上册)需要你们复校。如能在我探亲前做完最好。
    4. “编者说明”,“编者序”,“大事年表”,“后记”,“部分有关书籍”和封面设计需要你们提出补充、修改意见。如能在我探亲时做完最好。
    5. 我争取今年十一月再回国一次,将全书定稿。
    几点说明:
    1. 书名我暂定为《没有粉饰的历史》,副标题为“李锐、范元甄1939年——1960年通信集”。现第一、二部分——湖南、重庆、延安,约二十四万字左右合并为“上册”;现第三部分——热河、东北,约二十八万字定为“中册”;现第四部分——解放后,约二十二万字定为“下册”。全书加“序”等约七十五万字。请你们斟酌这样合适否。
    2. 朱正在第一、二部分中修改的“莫明其妙”,我查了成语字典,原输入“莫名其妙”是正确的,因此未予更正。
    3. 爸爸将第一、二部分中的“和”xx写信、谈话,改为“跟”、“与”、“同”等等,我还是保留了当年的会话习惯,未予更正。
4. 朱正在第一、二部分中有两处缺页、漏信注明。我查了原件,并没有这些缺、漏页、信。看来是那些拿去复印的人在复印过程中将原件丢失了。请朱正帮忙在复印件中找出这两件缺、漏页。如来得及,可托夫妇带回,我补输入电脑。

    ①1941.10.14.范元甄信缺第二页。
    ②1941.10.10.范元甄信缺。
    我在打听国内有关“隐私权”的法律。香港的出版社苏绍智在帮助联系,他看过目录和我的简介,说肯定会有人感兴趣。只是担心么么 会出来跟香港打“隐私权”官司。朱正叔叔如在政协认识熟悉这方面法律问题的人,也请代为打听一下。
    有劳二老,万分感激!
    小妹
    2003.4.7
    (托李普女儿带回)
    朱正叔叔:
    送上书信集和最后一部份“日记”。其中我母亲43年在我爸进保安处后的那段日记极为珍贵。另47年底,48年接管东北工业的日记也很有价值。还盼帮助审校。我想应该把这些日记补入通信集(按时间插入),使没有通信的空白处得以补遗。
    另我考虑再三,还是觉得由你写篇序好。一是你是唯一看了全部通信的人,二,我听了你接受“亚洲自由之声”张敏有关“右派”的採访,并读过你那本反右的书及你送我的杂文集,我觉你思维极清晰,深刻、独到。有你的序,应是画龙点睛,否则少了神气。我爸的工作我去做。
    ······
    我六月二十六日回国,稿子审好,放在你处。我到京后与你联系。你原来看过的稿子,我爸至今还未看。大概很难了。准备不等他了。
    祝好!多谢,多谢!
    南央
    2004.4.1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2105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五期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四期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三期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1-2期
·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图)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图)
·李锐生前独家对谈曝光︰毛泽东元配 乃其父「小老婆」 (图)
·《李锐口述往事》述往思来寻史迹/韦弦佩
·出卖田家英算计陈伯达 戚本禹揭露李锐
·山西李锐:我曾经是一个红卫兵
·前妻与邓力群有染 李锐被她颠覆的一生
·“左王”邓力群新书承认 与李锐妻通奸 (图)
·李锐:不当奴隶,更不当奴才——纪念胡耀邦 (图)
·李锐致信邓小平:揭邓力群通奸他老婆
·李锐谈毛入木三分!
·盛禹九:复杂多面的胡乔木——同李锐谈话录
·李锐:关于“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 (图)
·李锐:关于“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 (图)
·李锐伤心事:延安整风时被人乘机“抢走”妻子
·中國反右運動數據庫(1957─)序/李锐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10:终篇·民事判决书 (图)
·已故中共元老李锐书房全部书籍和文稿已被抄没一空 (图)
·李锐书房全部书籍和文稿已被抄没一空 (图)
·中共元老李锐妻:起诉李南央非个人意愿 (图)
·李锐妻:起诉李南央非个人意愿 (图)
·李锐日记:起诉李南央案6:张玉珍625声明真伪辨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4——查不到开庭信息
·《李锐日记》案北京法院没判决 李南央:令人意外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5:法庭没有宣判 (图)
·李锐日记纠纷案 北京法院透露不公开审理原因 (图)
·李锐日记归属争夺北京法院开庭不开放旁听
·李锐日记遗产纠纷案在北京闭门审理 (图)
·李锐日记遗产纠纷案在北京西城区法院闭门审理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2)西城区法院的蒙混之术 (图)
·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一) (图)
·李南央:为保护《李锐日记》而战 (图)
·李锐日记争夺战遗孀告继女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生前日记的“遗产之争” (图)
·李南央回应,继母起诉讨要李锐日记 (图)
·程凯:《李锐日记》保卫战
·就《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7:当奴才、还是做人 (图)
·章立凡:告别李锐——中共民主派的谢幕
·习近平给李锐送花圈值得肯定
·中共如果多几个李锐 (图)
·李锐是一面照妖镜 已预言习近平的败局
·张杰:李锐是面照妖镜 早已预言习近平的败局 (图)
·鲍彤:敢讲真话的李锐 (图)
·李锐与习近平的交情与交锋 吕月
·葫芦:习近平出席李锐追悼会 十六个州状告川普滥权
·冯崇义:谈到新民主主义,李锐先生对我拍了桌子
·何清涟:百年风雨天地人——送别李锐先生 (图)
·胡平:李锐的一生是一个奇迹 (图)
·王康悼李锐先生
·女儿说李锐(李南央) (图)
·李锐先生眼中的习近平 /高新
·评:101岁的李锐老还活着,提前敬寄挽联、悼文/曾伯炎
·李锐:习近平只有小学程度且刚愎自用 (图)
·被屏蔽的李锐文章:九九感怀
·中国向哪里去? 李锐等老改革派的一次聚会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