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8、9期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5月05日 来稿)
    2020年3月1日 第八期
    
     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年3月1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八期。我继续读这本书,就是在违反“人伦”的轨迹上继续前行。其实用“在鞭挞违背人性、腐朽的‘人伦’文化传统的轨迹上坚定前行”来形容,更为准确。今天在开始连播之前,我想先将前湖南《书屋》杂志主编周实先生为我这本书写的“序”唸给大家。

    
    倔犟且诚实
    
    李南央倔犟,这是肯定的。不然,她就不会写《我有这样一个母亲》和这本《我有这样一个继母》了。
    
    倔犟的人,不拐弯,说人论事,不看场合,不瞧脸色,不会“宜粗不宜细”,只会扭住自己想的,自己亲眼所看见的,自己亲身所经历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知世上还有“大局”,只会死死盯着那些无关“本质”的“鸡毛蒜皮”,说呀,说呀,掰开,捏碎,仿佛就在“如数家珍”。
    
    然而,事情奇怪得很,她越这样“如数家珍”,越是如此“鸡毛蒜皮”,我们就越看见“本质”,看见那个所谓“大局”。你说奇怪不奇怪?
    
    为什么?你说,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认真地想了想,除了前面说的倔犟,还有两个字,那就是诚实,写母亲是这样,写继母是这样,写父亲是这样,写自己还这样,件件,桩桩,都不回避,一丝半点也不粉饰。
    
    正因她倔犟,再加上诚实,所以,她的文字真实,真实得令你震惊又无奈,感到人事的诡异荒谬。
    
    记得一九九九年,《书屋》杂志第三期,发了她的“母亲”之后,我还编过一本书,书名叫作《齐人物论》,书中对她的这篇文字,有此一段简短的评论:
    
    “也许她一辈子只有这一篇文章留世,就像她一辈子只能有这样一位母亲。但这也够了,李南央的‘母亲’让人大长见识,大开眼界,也大感沉痛。妙的是作者的笔墨具有可贵的‘良史’特质,据实道来,裁剪工细,那是厚积薄发、一气呵成的文字信物。以大爱写真情,开创了中国散文写母亲的新纪元。”
    
    今天,再看她的“继母”,觉得也和“母亲”一样,也是一篇使你读后,仍会不时想起的文字。
    
    言归正传,下面就接着昨天的“开始整理父亲的资料”继续读给大家。
    
第八期 2020.3.1(接“开始整理父亲的资料”) 3800字

    父亲在他的日记里也有很多相关的记述:
    2002年6月25日(星期二)
    小妹、忙忙来,带来许多药物。“范李旧信”整理了一部分,非常正规,原件塑料夹页,打印件已装订。疑问人名录等都另页打出,真是了不起的整理。认为内容如实反映一代青年历史。
    2002年6月29日(星期六)
    上午九点,丁东、刘瑞琳(女,山东“老照片”社总编)、小妹先后来。谈《有个母亲》书有关情况。李范信件已打印部分交丁一份,同刘谈如何出版:全由南央操作(79年个人档案找出后即由她保存着),出版社分送稿酬,丁与南央都肯定信件的历史价值(丁操办过郭小川日记等)。个人与时代紧密相联关系,尤其当年延安生活种种实情。
    2003年9月14日(星期日)
    上午朱正先来,钟叔河从小妹处带回的两厚本“李范通信”,他已看完,说极有价值。我将另一厚本与他,请他先看。
    2004年6月5日(星期六)
    今天起,下决心看小妹交来的《没有粉饰的历史》(李范1938—1960通信集)。上下午都没间断。困难的是,有些人名注释我也没办法。
    2004年6月11日(星期五)
    五点半起床。续看《信集》。小妹是花了大功夫的,没有一种“历史责任感”,也难做此事。
    2004年6月14日(星期一)
    六点起床。续看《信集》下册。小妹许多“编者感记”,很是得体。
    2005年1月3日(星期一)
    上午《父母昨日书》(上下册,定价60元)千套送来。小妹给我10套。人物注就有283+227条。开页李南央署名:“谨以此书尽我对父母的孝道。感谢他们用自己的笔,记录下了他们那一代人的足迹,我得以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向更高处攀登。”朱正序言甚好。编者也有序,此书可以“补历史的空白点”。
    2005年2月11日(星期五)
    送晓梦《父母昨日书》。医农说此书境内外已传开,不少人要买也。
    2005年2月14日(星期一)
    七点多起床。翻看《父母昨日书》,朱正序文好,“编者感言”都说到点子上。
    2005年3月16日(星期三)
    六点起床。翻看《父母昨日书》。真是了不起的浩大工程,感叹当年如何想做一个“布尔塞维克”也。
    2005年3月17日(星期四)
    李普电话,甚赞《昨日书》太典型了,看到夜一点。告他下册313—314页,范的“阶级立场”淋漓尽致的表白。
    我后来从父亲的日记中看到,他曾试图让张玉珍了解我整理编辑的这本书的内容和意义,可惜没有得到他希望的结果。
    2004年6月12日(星期六)
    昨夜服眠药,六点起床。《信集》中册只剩尾巴了。1947.3.13我的信大谈夫妻生活以政治为主,小妹的“编者感言”大加议论,则庐山会议后范的揭发是完全合理的,并谈到范一次到周家,陈毅在座,说“老夫老妻离什么婚呵。”总理即正色:“嗯,这是大是大非呵。”“父亲的晚年应该说是走出了这个误区。他和玉珍妈妈很难在一起研究什么政治问题,更谈不上以政治为重心,开展自我批评。但是憑着玉珍妈妈对他的那份絮絮叨叨,吃饭、穿衣,用药、打针的‘生活琐事’的日复一日,永不厌倦的关心体贴;憑着‘六四’后父亲处于危险状况时,玉珍妈妈打点好衣服、药物,时时准备着和老头子一起坐牢的感情,终于彻底征服了父亲。他对我说,他晚年能有这样一个老伴儿,他很幸福。”这一段让玉珍过目。
    2004年6月17日(星期四)
    五点起床。《信集》下册看完。小妹最后的“编者感记”总结得很好。又唸了一段与玉珍听。
    2004年7月18日(星期日)
    15日我不在,小妹、嘉楠(金老女儿)和玉珍一起闲谈,说起此楼老头都先走,夫人都留下等,引起玉珍不快。小妹电话,“信件”上册忘带走,晚上嘉楠来取时,玉珍冷淡应之。
    2004年12月25日(星期六)
    早饭后,小妹来,将《书信集》照片上的错字改正。玉珍来,一起谈,消除多年隔阂(小妹言“年青时的不懂事”)。
    2008年12月,广东人民出版社删去了我的“编者感言”和1949年后的通信,将此书纳入其新史学丛书系列,以上下两册正式出版。出版时保留了自印本书名《父母昨日书》。
    
    她也容不下我的姑姑
    录入、整理和编辑《父母昨日书》的过程中,父亲应该是相信了我的能力和做这件事的动力——“历史责任感”。2003年10月回国时,父亲将我二姑姑的儿子王力丰给他的一大包信件转交给了我,那是他和二姐李英华1975年至1979年期间的来往信件。在等待朱正先生和父亲最后校定《父母昨日书》的同时,我开始整理、编辑“李锐家信集”。我的大姑姑也曾经将父亲写给她的信件交还给他,可是我在父亲堆积如山的书房里没有找到。父亲去世后他书房里的所有书籍、字纸一夜间不知所踪,真希望收缴人没有将那些珍贵的信件销毁。
    我同大姑姑的大女儿、我的大表姐联系,她从家里找到了不多几封父亲写给她母亲和她们姊妹的信,还有我写给他们的信,我都一并收入进“李锐家书”中。2005年10月回国,于10月24日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签订了出版合同,书名暂定《李锐家书:1975—1979》。我用Word文本存下了编辑过程中我和出版社责编及大表姐之间的电子邮件,这些文字是对围绕着这本书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的原始记录。
    南央你好:
    上午李老来电话,要把扉页上的文字改为:“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纪念她们当年对我父亲的亲情.”
    XX 2005.12.13
    XX:你好!
    我爸的修改,我完全明白他为什么会提出做这个修改。但是如此改了,对我两个姑姑不公。特别是我的大姑姑已经看到样书,我大表姐告诉我,大姑姑感到非常安慰。这样改了,老人会伤心的。
    我可做一个折衷,将最后一句话删去,亦即最后定稿为:
    “亲情是水、是阳光、是蓝天白云。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
    你可回复我爸:南央将扉页题词定稿为:
    “亲情是水、是阳光、是蓝天白云。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
    其余的话不必说。
    南央
    2005.12.13
    南央你好:
    虽说长姐比母,姐姐疼弟弟乃人之常情,但综览全书,两位姑姑对李老的爱仍让我感到震撼!没有两位姑姑从精神到物质、堪称无微不至的关心(甚至可以用“呵护”),至少李老在磨子潭的日子会更加难熬。从李老写给两位姐姐的信中不难看出,那时的姐姐几乎是他全部的精神支柱(余者为书,可书也是姐姐寄的,没有姐姐也就没有书)。我也估计到李老做如此改动的原因(当然仅仅是猜测,未必准确)。我以为保持扉页原貌是最好的选择。我会把你的意见反映给李老,问题是假如李老坚持他的意见,又该怎么办?
    要是改为以下这样,你赞成吗?如果赞成,我再征求李老的意见。
    “亲情是水,是阳光,是蓝天白云。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没有她们,我的父亲很难熬过那段艰难的日子。”
    XX 2005.12.14
    南央你好:
    刚才和李老通过电话,他同意你的意见。那就这样定稿吧:亲情是水,是阳光,是蓝天白云。谨将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李南央(我加了“谨将”二字,李老同意)
     XX 2005.12.14
    XX:你好!
    你的信对我是一种安慰。亲人为亲人做事,是没有任何交换条件的,是不求回报的。但是因为提了会让有的人不高兴,就不再提了,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过,甚至常常还会有很难听的话和很难堪的事情都要去忍受,毕竟令人伤心。人心总是肉长的,无法脱俗。被批评是心胸狭窄吧,却也难再怎样宽容得连伤心都不伤心了。
    就按我爸最后同意的改吧,你加的“谨将”两个字很好,没有意见。其实我是很珍惜那个扉页题词的,那是想了很久,反反复复改了很多遍才最后落笔的。二姑姑和我爸之间的那些通信,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我和悌忠都很遗憾二姑姑没有能等到这本书。我感到两位姑姑身上所体现出的超越“阶级”、超越“政治”,超越一切利己的利益的博大的爱,在中国的这片土地上是太太稀有了,在共产党的干部中就更是难以得见了。读这些信件,对我的心灵也是一种净化。我应该像我的两位姑姑一样,用更多的心去爱家人,用落难时的那种纯净的不掺物欲的爱心去对待亲人,不思回报。这样自己会活得更美好些。
    还是那句话,谢谢你对此书认真的编辑和对我的理解!
    南央
    2005.12.14
    南央你好:
    信悉,照办。
    XX 2005.12.15
    大妹:你好!
    今天接到编辑电邮如下:
    “上午李老来电话,要把扉页上的文字改为:‘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纪念她们当年对我父亲的亲情。’”
    你可对照书的原文:
    “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没有她们我的父亲不会活到今天。”
    我明白我爸为什么突然提出这种修改。我不想为难他。但是我也不愿意用我爸的修改,这对两个姑姑不公,太让人伤心了。大姑姑对我爸的感情是永远委屈自己和自己的亲人,是致死不变的。我出这本书不是为了纪念“当年”的什么,而是我永远的感谢和纪念。我已告诉编辑采取折衷方式,删去最后一句话,即最后定稿为:
    “亲情是水、是阳光、是蓝天白云。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
    因为你手中已有一本样书,怕看到最后出版书的扉页题词的不同,对我有意见。特告知修改的原委,希望谅解。
    祝好!
    小妹 2005.12.15
    小妹你好!
    得知扉页的修改,你说“我明白我爸为什么突然提出这种修改。我不想为难他。”我不懂为什么提出这种修改。有什么意思吗?我们怎么都没有关系的!也十分理解你编辑过程的艰辛与感情。你千万别为难,更不要因此而影响你与爸爸的关系。真的!千万千万!!如果照舅舅的意思改了,舅舅高兴,你也能接受的话,那就坚决改!不必折中,完全不要考虑我们(妈妈)!说实话:我们只要舅舅高兴!只要舅舅与你好就好!别无所求!
    随信发来几张这次在长沙舅舅与妈妈的照片,请查收。
    大妹2005.12.14
    
第九期 2020.3.7 (接“她也容不下我的姑姑”)

    大妹你好!
    照片收到。多谢了!
    自从爸爸安了起搏器以后,我每次回家,张阿姨都要反反复复地讲:“那天要不是我坚持,你爸就没命了。”爸爸会立即说:“是啊,是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你我活不到今天。”对每一个我在家时来的客人,张阿姨必定要讲:“那天要不是我,老李就没有命了!”爸爸也会即附和上:“那是真的,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她我活不到今天。”李普在美国的女儿也告诉我,张阿姨在他们家也说了好几次,每次说起,我爸也总要附和:“没有玉珍我活不到今天。”
    爸爸第一次看了我为这本书写的序言后说:“让宋晓梦再写个序吧,让她最后加一段,写一写张阿姨。要说明没有她,我活不到今天。”我虽然心里不愿意,因为1975年到1979年这一段,张阿姨是不存在的,她与此书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没有表示反对,只是说:“让我想想,怎样处理好。”但是当编辑到家里来谈出书具体事宜时,编辑一口否认了让宋晓梦写序的做法,认为她不够分量,还是让朱正写序为好。爸爸也就同意了。因此,序言中就没有出现对张阿姨的好话。我在时,张阿姨并没有看这本书,因此一直到签完合同都没出现任何问题。我爸只提过一次,张阿姨对忙忙收在《大哉李锐》中的那篇文章很有意见,非常不高兴,说:“你这个外孙女眼中只有外公,没有我这个外婆啊。”我当时对爸爸说:“孩子哪会想那末多,写外公自然是想到写你了。哪里会想到还要同时说外婆的好话?”爸爸说:“是啊,可是她心眼比较小,想得多。”他自己似乎并没有对忙忙如何不满的意思。
    在书即将付印之前,我爸突然打电话要求修改题词,我估计是张阿姨看到这本书了。这个家里只有她这么一个救命恩人,怎么会突然出现了另外两个人“没有她们,我的父亲不会活到今天”,她大概非常不能接受和容忍。我爸那样修改,大概是要告诉张阿姨,安抚她,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她们对我的亲情都已经过去,现在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你是我唯一的救命恩人。但是我爸就没有想,他这样做,可不论对亲人是否公平,怎可不顾及对他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我抄录编辑给我的回复如下,你就知道了:
    “南央你好:虽说长姐比母,姐姐疼弟弟乃人之常情,但综览全书.两位姑姑对李老的爱仍让我感到震撼!没有两位姑姑从精神到物质、堪称无微不至的关心(甚至可以用’呵护’),至少李老在磨子潭的日子会更加难熬。从李老写给两位姐姐的信中不难看出,那时的姐姐几乎是他全部的精神支柱(余者为书,可书也是姐姐寄的,没有姐姐也就没有书)。我也估计到李老做如此改动的原因(当然仅仅是猜测,未必准确)。我以为保持扉页原貌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我现在很多情况下主要不是考虑家里的关系,而更多的是爸爸的名声。我就听到张阿姨当着朱正的面大骂丁东,说他不是好东西,不知道他从我爸的书里搞了多少钱,一分钱都不给我爸。我当时心里很紧张,不知朱正会怎么想。幸亏我爸说了她:“你不要把人讲得这么难听。人家给我好几百本书,那也是钱。再说,人家能够帮助出书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朱正立即附和:“是啊,是啊,那些书也不少钱呢。”再举一个例子,那个电影《早晨的太阳》里有对我爸的采访。我前年回家,张阿姨知道电影出来了,对我说:“那个卡玛不象话,采访应该是给钱的。你回去问问她出了电影怎么不给钱。”我当时说:“我们所有的人都没有拿钱。在美国作这种电影是不能给钱的。否则会认为是用钱买这些人按制片人的意图说话,而失去了真实性。这和故事片不一样。”张阿姨很不高兴。我怕她误认为我把爸爸的那份钱拿了,回到美国告诉卡玛,请她再去北京,务必到我家向张阿姨解释一下,所有的被采访人她都没有给钱。卡玛的反应你可想而知。再有我十月份回家,恰遇陈利明给我爸送他写的那本《胡耀邦传》,并给了我爸1千元的题写“胡耀邦传”四个字的书名费。等陈利明走后,爸爸让我赶快去叫张阿姨,把钱给了她。她拿过钱,吐着唾沫立即数起来。我当时替爸爸难过得差点没落泪,终于忍住了。
    这是一件非常两难的事情。像你说的“我们只要舅舅高兴!”,其实是“只要张阿姨高兴。”可是很多时候,这种高兴的代价是太大了。人们不是没想法,只是不好说罢了。当年我妈那样闹,我爸包括公公,所有的人对她一味忍让,结果呢?!
    最后定下来的题词如下:
    “南央你好:刚才和李老通过电话,他同意你的意见。那就这样定稿吧:亲情是水,是阳光,是蓝天白云。谨将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李南央(我加了“谨将”二字,李老同意)”
    我寄了一张节日贺卡给你们全家,收到了吧?祝你们全家节日快乐!
    小妹 2005.12.14
    小妹你好!
    来信收到,看完后才明白个中原由,真是的!!真是难为了你,也难为舅舅。我觉得编辑给你的回复非常有道理!一方面他是外人,旁观者清!另方面他是编辑,对此书有定夺编辑的权力,他的感受与意见是非常客观与正确的,应该尽可能尊重。编辑给你的回复,舅舅看了吗?编辑说“以为保持扉页原貌是最好的选择。”舅舅知道吗?应该尊重历史啊!这点舅舅应该清楚的。看来他是大事清楚,家务事上······如果编辑给你的回复舅舅不知道,你要给舅舅看到,并说明尊重历史,争取保持扉页原貌,我以为这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舅舅知道编辑的意见仍要删去后一句,那也只好就这样了,我真是感到有些遗憾,也为舅舅难受。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能一味迁就,要力争,但也只能适可而止,咱们一切以对舅舅有利为准。小妹,我才明白了你的难处,真不容易啊!
     昨天不在,今天上班才打开信箱,回信。望你百忙中保重身体!贺卡还未收到。问候悌忠、忙忙!
     大妹05-12-16
    大妹:你好!
    题词已经最后定下了,就是我上封信中最后编辑给我的来信说的:
    “南央你好:刚才和李老通过电话,他同意你的意见。那就这样定稿吧:亲情是水,是阳光,是蓝天白云。谨将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李南央(我加了“谨将”二字,李老同意)”
    能够把“纪念她们当年对我父亲的亲情”这句不伦不类的话删去,我已经满足了。
    我估计编辑是不敢将他写给我的话直接对我爸讲的,我也不知道怎样让我爸知道才好。他已经跟我说过了,以后不要再给他写信了,避免麻烦。我现在什么意见都不好说,一说,他就觉得是我心胸狭窄,和张阿姨争。上次回国我先给爸爸打了个电话,告知已到北京,也想试一下,有没有让我回家住的意思。他在电话里第一句话就是:“你为什么要写那封信?搞得我很被动。你们女人是不是都一样,心胸十分狭窄?”当时我非常非常难过,我说:“爸爸,我要是心胸再狭窄,这个世界上就找不到心胸宽阔的人了。你放心,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永远都不会做第二个巴掌。”这次明显是因为张阿姨发表了意见,爸爸才让改的(因为我上次还在北京,爸爸就将全书看完了,临走把他修改过的样书还给了我,没有对扉页题词提出任何不同意见。)我还告诉他,悌忠非常喜欢那个题词,他也没说不赞成这样写。再说,一天只我和爸爸在凉台上,我问起去长沙的情况,他还很感情地谈了见到大姑姑,说大姑姑真是个好人啊!无论如何,我不相信是我爸主动要做那样的修改。那么我要说不改,就是和张阿姨对着来了,结果肯定不好。我想还是算了,“亲情是水,是阳光,是蓝天白云,谨将此书献给我的两位姑姑。”我是在一个几乎没有亲情,充满恶毒的家庭里长大的,每次重读这句话,我都难抑制自己的感情。书中所有的信,是历史的见证。即使我不说,有心的读者都会有和编辑一样的感悟的。
    我一直记得第一次去长沙大姑姑给我做了一件月白色的短袖衬衫,你送了我一条黑绸裤。在北京二姑姑给我买了一件白底带红色小鸟,小燕领的短袖衬衫。离开磨子潭时,爸爸给了我二百元钱。苦难中,那种没有任何物欲的感情是任何金钱都换不来的。读那些艰难岁月中的信,对人的心灵是一种净化。两个姑姑对我爸爸那种超越“阶级”、“政治”,牺牲自己和家人利益的无私的博大的爱,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是太稀有了,在共产党的队伍中就更是难得见到了。我愿意像两个姑姑一样,始终以没有代价和任何条件的爱去爱亲人,这样我自己也能活得更美好些。
    再次谢谢你的理解和关心!
    小妹
    2005.12.15(美西时间)
    小妹你好!
    来信收到,看完后十分感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因为我象悌忠一样,非常欣赏与喜欢你扉页的题词!不能完整的保留,当然遗憾!但能有现在的结果,已经不容易了,这还是你设法力争得来的,我们也理解舅舅的难处。你通过对此书的编辑,不光是保留了这段历史(非常有意义!),更重要的是你精神上的更深层面的收获!你愿“以没有代价和任何条件的爱去爱亲人,这样我自己也能活得更美好些”。这是最为重要的,也是我最为高兴的。回想当年,物资匮缺、经济有限,的确良衣、绸裤、奶粉······这些现在看来毫不起眼的东西,在当年的的确确是我们亲情的表达,这点我是太清楚了。小妹,愿这种浓浓的亲情永远伴随着你,温暖着你。祝你快乐!健康!问候全家!
     大妹
    2005.12.17
    大妹:你好!
    谢谢你充满感情的来信。
    我下个星期三开始放假,到明年1月10日上班。1月5日开车送忙忙到洛杉矶去一个医院面试。她从那里返回学校,我开车回家。悌忠学校假期比我的少一些。下星期五才放假,过完新年就上班。
    假期会有许多朋友来做客。忙忙的三、四个大学要好的朋友也会从圣地亚哥开车过来,在我们家住几天。节日期间一定会十分热闹的。
    祝你们全家新年假期团聚、快乐!
    小妹
    2005.12.17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7511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6、7期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五期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四期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第三期
·李锐之女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1-2期
·李南央:“三年困难”时期的省委大院生活
·李南央: 一九七八,找回父亲、找回自我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回忆邓力群的二三事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10:终篇·民事判决书 (图)
·中共元老李锐妻:起诉李南央非个人意愿 (图)
·李锐妻:起诉李南央非个人意愿 (图)
·李锐日记:起诉李南央案6:张玉珍625声明真伪辨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60:不移、不屈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4——查不到开庭信息
·《李锐日记》案北京法院没判决 李南央:令人意外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5:法庭没有宣判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2)西城区法院的蒙混之术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59:"传出去"同"掩埋掉"的博弈 (图)
·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图)
·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一)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8:人生能有几回搏 (图)
·李南央:为保护《李锐日记》而战 (图)
·李南央回应,继母起诉讨要李锐日记 (图)
·李锐遗孀起诉女儿李南央阻美国出版《李锐日记》 (图)
·李锐的妻子张玉珍将李南央告上法庭
·李锐遗孀起诉其女儿李南央 索要李锐日记
·李南央:李锐在严酷的环境下保留了独立人格 (图)
·李南央:党旗覆盖李锐遗体是对其最大侮辱 (图)
·李南央:老爹都是一样情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62: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就《李锐日记》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7:当奴才、还是做人 (图)
·女儿说李锐(李南央) (图)
·读李南央《跟进报道》(48)(49)感言
·“状告海关案”李南央:夏霖案的判决荒谬绝伦
·李南央:细节的重要、国家的力量
·李南央、巴悌忠:支持“《炎黄春秋》的停刊声明”
·李南央:夏霖案是用非意识形态手段制造的一桩假案
·李南央:告别二零一五
·高瑜案判决的联想:“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十一)
·编织皇帝新衣的裁缝——为邓力群去世而写/李南央
·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李南央
·《触摸“一二九”一代人的脉搏》/李南央 (图)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刘自立
·为卡玛辩诬、对历史尽责——我看王容芬的《卡玛和她的网站》一文/李南央
·李南央:我为什么支持《天安门》长弓制作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